分卷阅读14

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作者:乱作一团

分卷阅读14

      他射过一次的肉棒又硬得不成样子,在宋浅的顶弄中摇晃着吐出前液。
    林珩川凭着本能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肉棒,却被宋浅抓着手腕放到胸前。
    “捏着你的奶头,”宋浅沉声命令,她握上阴茎,“这地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碰,听到了吗?”
    林珩川胡乱点头:“呜呜……”
    “下次记不住可就有惩罚的了。”宋浅套弄着肉棒,一边挺动,百来下后,后穴中猛地一阵抽搐,林珩川叫喊着被操到射了出来。
    前端肉棒在高潮中断断续续射着精液,后穴却还含着那根巨大的阴茎,没有丝毫要射的意思。宋浅顶开他抽搐的穴肉,每一下都毫不留情地顶进最深处,花心好像被操肿了,又热又麻,那片嫩肉颤抖着试图躲避龟头的折磨,却又被顶住狠狠研磨了几下。
    林珩川虚弱无力地趴在床上,两次射精让他觉得力气仿佛被抽干,而身后的人似乎不知疲倦一般,他被宋浅扣住腰继续抽插着酸麻的后穴。泪水模糊了视线,林珩川眼神茫然地随着身后的顶撞一下一下晃动着。
    宋浅精力很好的将人换了个姿势,变成侧躺,她将一只腿半抬起,卡在林珩川的双腿间开始九浅一深的顶弄。
    还在高潮不应期的林珩川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操干,夹着腿想要逃离这过分的快感。下体被猛烈地冲撞着,上身不停地扭动,嘴里发出嘶哑的求饶:
    “啊……啊……饶了我……不行……不行……啊……”
    宋浅就喜欢这样被她干到失控的样子,甚至加快了顶弄的动作。抽出顶入间换着角度,但都最终狠狠地顶上林珩川的穴心。柔软的胸肉不时的蹭过他的后背,总能引起他的一阵震颤。
    内壁似乎承受不住大龟头的强硬猛操,一下下抽搐的绞紧后又失力的放松,这只让宋浅更加着迷这温暖而又湿润的巢穴。
    她的持久让这性爱变得单调而乏味,只在偶尔撞到穴心时,林珩川低低的呻吟便会拉长了调子,娇媚动听。宋浅一只手摸到他胸前,手指掐着他胸前两点,刺激着他无力的感官。疼痛让后穴收紧,夹得她的肉棒,青筋直跳,不管不顾的将林珩川紧俏的双臀往自己肉棒上按压。
    肉体互相拍打的声音中伴随着淫靡的水声与啪啪声,宋浅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将自己又热又浓的浊液全部深深地注射进林珩川的体内失控的节拍渐渐缓慢下来,享受着释放过的余韵。
    温热的精液打在身体内部,让林珩川无力的身子抖了抖,他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撑着身子准备坐起来。
    宋浅却慢慢地将自己依旧坚硬的肉具拔出再插入。
    “嗯啊……浅,浅浅……”
    林珩川猝不及防的软了身子,鲜红色的薄膜被拉出一些,再推回去,伴随着每一次的动作,都有一些白色的液里从两人相接的缝隙被挤出来,滴落在床单上。
    宋浅呼吸又恢复了正常的频率,一边浅浅抽插着,一边说话:
    “怎么,这就结束了吗?”
    高潮时的不应期时的刺激,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浑身像是被万千只蚂蚁在爬一样,无力的恳求:“歇,歇一歇,好不好?”
    宋浅撞了两下,示意:“我还硬着呢。”
    林珩川眼角的里泪水挂不住滑了下去,他将脸埋进被子里,“不,不歇了。”带着哭腔的呻吟变得闷闷的。
    宋浅发狠地把鸡巴往里肏去,发出肉体拍打的啪啪声。
    彻底臣服在宋浅身下的林珩川脸上染着情色的汗水,眼中浮起一层浓浓的迷雾,像一只只知承受的,无力反抗的小兽,喉咙里发出虚弱的呜咽。
    “啊……嗯……嗯……”
    他说不出话来,只能抓着身下的锦被,却想着取悦身上的人,强撑着把自己的穴往宋浅的肉棒上送。
    阴茎顶开层层穴肉,一次一次肏进来,肠肉应该都被艹肿了,摩擦时带来一片火辣辣的疼,随后又被神经传来的鲜活快感压下,周而复始,要将人逼疯。
    “浅,浅浅……啊哈……啊哈……太深了……”林珩川的话被撞得支离破碎。
    “不深你怎么舒服?嗯?”宋浅把自己的龟头往那温暖狭窄的入口里挤。
    “不……不行了……啊……会坏的……”
    “这么不耐操可不行的啊……”
    “唔嗯嗯……”
    安静的空气里布满的淫糜的味道,难受的呻吟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世界都开始休息了,而卧室里,依旧在继续。
    指导口交,菊穴吞吃拉珠训练Pǒ二0二0.cOм(po2022.com)6278629,后穴第一次开苞,林珩川才知道自己连靠身体留下的资格都没有,那天晚上他被宋浅硬生生艹到昏睡过去,又修养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被真正的阴茎操过后,后穴那股炙热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绞着身后的按摩棒,轻易就能唤醒周身欲望。
    而林珩川身体恢复后,宋浅又给他加了“新课程”——一每天一个小时口交练习和后穴训练。
    一个星期后,宋浅准备验收成果。
    *
    客厅里电视还在放着,宋浅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与之不同的是藏在茶几后面,赤裸的林珩川正埋首在宋浅的下身,睡袍半掩着人看不清动作。
    看着电视的宋浅突然开口:“别隔着舔了。”
    林珩川抬起头:“是……”又埋首下去,试图用舌尖勾起内裤的边缘,再用牙齿叼住,往下一扯……
    一直憋在布料下硬挺的那根弹了出来,不偏不倚拍在林珩川脸上,后者闷哼一声,一路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跟面对那些不知什么材质的仿真阳具不同,即使宋浅的阳具看起来更加狰狞,他也没有丝毫抵触。宋浅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握着自己的东西,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林珩川的嘴角,将透明的淫液抹了对方一脸。
    带着沐浴后的味道充斥着鼻间,林珩川闭着眼,一呼一吸都是他曾经怀念的味道……宋浅将性器抵在他的唇角,在那半张的嘴唇间来回摩擦,直到那两片软肉被蹂躏得微微泛红,才低声带着诱哄般道:“乖,张开……”
    林珩川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着了魔似的张开嘴。这根又粗又热的物件缓缓顶了进来,塞满口腔的硬物太过庞大,林珩川忍不住呜咽起来,压下被侵入到喉腔的反胃。
    宋浅也没有太过为难,只是在他含着自己分身半天就是单调的活塞运动,拉着男人的头发撤来,看着人开口道:
    “我让你学,你是没做吗?”
    “做了,我有学。”
    “教学片子你就学成这样?”
    林珩川低着头:“对不起。”
    宋浅:……
    这人,认打认罚我对不起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有火也发不出。
    宋浅将他头压下,开口知道: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

分卷阅读14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