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2020.cOм 分卷阅读25

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作者:乱作一团

Pò2020.cOм 分卷阅读25

      子真是好看的很。”宋浅再次轻笑出声,“看看这胸,硬的是不是能出奶水了?”
    “不,嗯哈……”
    林珩川被顶的穴中阵阵酸涩,神志仿佛都集中在下身那一点,更听不得宋浅下流胡话。酥麻的快意盘旋在脑中久久不散,令他几乎跟不上身下人的动作。他再也受不住那一下接一下冲击,下意识向上躲去,却又因身体的酥麻种种跌落在宋浅身下,敏感的一点被粗长的肉棒狠狠擦过,他被顶的哭出声来……
    “嗯啊啊……”这一连串的刺激过于强烈了,林珩川被研磨的话都说不出,后穴中的粗长每一寸都被清晰的感知着,敏感点被反复蹂躏着,穴肉紧缩痉挛,前方未曾安抚又一次泄了出来。
    这一次泄的更加猛烈,下体不住挺起,白灼喷射的到处都是,把二人股间弄得一片狼藉……
    他无意识伸出双手,双手紧紧抱抱宋浅的双肩,上半身都快要悬空,仿佛能发泄出些多余的快意。宋浅却就着两人的连接处将怀中人生生转了半圈,分开双腿环至腰上,抱进怀里。林珩川沉醉在剧烈的高潮快感之中,却觉宋浅的动作只停了不久又快速起来,次次顶开高潮时紧缩的穴肉尽根没入,毫无先前挑逗研磨之意,丝毫不留情面的就着敏感的身体尽情发泄。
    “呜呜呜呜……不行啊……浅浅…………不要了啊啊啊啊!!!”
    林珩川崩溃的哭叫,前方的肉棒断断续续流出透明的汁液,后穴紧紧咬住粗长的肉棒,似乎要将其挤出去一般。
    “放松,乖一点。”宋浅没了先前的温柔,动作粗暴起来,双手揉着水渍渍的臀肉,留下红肿的痕迹,“咬那么紧!”
    林珩川将头深埋在宋浅怀中,对着宋浅肩膀咬了一口,却因酸软无力而更像是在舔吻,只换的身后更加用力的惩罚。
    很快又迎来了第三波极限。
    已经泄过的肉棒不像前两次那样喷射而出,在被刺激着前列腺的同时乳白的精液随着前列腺液……
    宋浅抓着林珩川前面留着水的分身用力的操干,延长他的高潮,肉穴拼命绞紧,死死咬着粗长的凶器,紧得几乎无法挪动,爽得宋浅头皮发麻,恨不得融化在这迷人的嫩穴里。
    宋浅深吸一口气,克制住射精的冲动,用力掰开林珩川的双丘,毫不留情的用力抽插起来。
    前面的分身被握住套弄,后面的小穴被狠狠贯穿,前后夹击的巨大快感让林珩川的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了,身像处在狂风巨浪中,恐怖的高潮一浪高过一浪,绵延不绝,每次他以为到了巅峰,不料下一波来得更汹涌。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似乎要在这致命的快感中溺死过去。
    身体开始恐惧的抽搐,林珩川疯狂的摇着头,胡乱的哭喊着,哀求着,再也顾不上什么无耻淫荡。
    “木木,你的身体,真的让我不想停下。”宋浅的声音也与欲火蒸腾的沙哑。
    “啊、啊嗯……”而随着时间流逝,林珩川已无力再呻吟叫喊,身后的快感强烈的冲击着深山的每一处神经,一个猛撞过后,他再也承受不住的昏厥在宋浅的怀里……
    杀青回家,要账户打片酬,<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284771"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284771</a>,林珩川从床上突然惊醒,弹起的身子因为酸痛又无力的软倒下来,他愣愣的盯着酒店的天花板,这不是熟悉的房间,一时间昏沉的脑子不知今夕何夕,半天才想起昨天的事来,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慢慢浮起一抹绯红来。
    后知后穴的感受到昨晚射出太多次的下体隐隐作痛,使用过多的后穴还不能完全闭合,身上与床上却是干燥而温暖的。他扭头朝一边看去,身侧已经没有人了,顿时高兴的心情萎靡了下去,躺在床上就和霜打的茄子般蔫了。
    宋浅进来看见的就是他这般模样,不由得开口:“哪里不舒服吗?”
    熟悉的声音让林珩川惊喜的看过去:“浅浅!”
    “嗯,醒了就起来吃东西吧,我去楼下餐厅拿了饭菜上来。”
    宋浅提了提手中的包装示意。
    林珩川更是惊喜不已,急急忙忙就要下床洗漱,大长腿一碰地,便打了个趔趄,幸好宋浅站的近,即时把人接住:
    “小心些。”
    “是,是。”林珩川一张脸红的吓人,昨晚做狠了的后遗症让他双腿酸软,才会摔了这一跤。
    宋浅稍一想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做的可不得关心一下:“要不要我扶你。”
    林珩川飞快摇头:“不用,我可以走。”
    他已经够羞耻的了。宋浅也知道他脸皮薄也没请求,只扶着人等他缓了一会儿就放开了。
    “好了出来吃饭。”
    “嗯。”
    ……
    “照顾着你身体,我只点了些清淡的,可还合胃口?”
    林珩川点点头:“可以的。”
    他母亲是南方人,口味随他母亲,也喜欢吃些清淡的。
    “慢慢吃,别急。”
    安静了一会儿,宋浅看着人又加了句,她在楼下吃的,这时就林珩川一个人吃饭,那速度就跟有人和他抢似的。
    “哦。”
    林珩川放慢吃饭的速度。
    吃完饭,林珩川换了一身衣服,将手机拿到手里看见屏幕上的剧组群,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急促的喊了一声。
    沙发上看电视的宋浅抬头看去:“怎么了?”
    林珩川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我忘了今天有戏。”
    “我给你请了假,你的戏份往后推迟一天。”
    宋浅又继续看着电视,林珩川放下手上的东西,犹豫片刻,问道:“你给我请的假吗?”
    宋浅漫不经心:
    “我和高奇说了声,他给你请了一天假,身体不适。”
    这个词有点刺激到林珩川,又开始尴尬害羞起来。
    宋浅可不知道,招招手:“今天没事,你去睡觉还是陪我看电视?”
    “看电视。”
    林珩川走过去,靠着宋浅坐下,宋浅顺手就将右手搭在了他腰间,从侧面看,像是把人抱在怀里般的亲密姿势。
    第二天林珩川拍戏,宋浅依旧在剧组找个角落待着看现场,等林珩川戏份结束,带着人出去逛街吃饭。
    高齐给他们做了份影视城游玩攻略,这地方除了无数剧组取景,也是游玩景点之一。
    宋浅懒得带一群人,就自己和林珩川俩人在这里逛起来,反正林珩川十八线小艺人,不需要担心太多。
    两人走走逛逛,吃吃喝喝,林珩川看着扬着马尾轻松活波的宋浅,连同自己都格外放松,像是高三毕业那年,他们都不担心成绩如何,对自己实力一向有信心,再旁人对答案猜分数提心吊胆时,他们行囊一杯,开始了毕业旅行。
    那时的宋浅便一身宽松的运动装,带着棒球帽,长长的头发炸成高高的马尾,青春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

Pò2020.cOм 分卷阅读25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