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作者:乱作一团

分卷阅读40

      人:“宋小姐这口味,还是一如既然的没变化啊,就喜欢这种小家子气的平民。”
    “唉,这张脸瞧的眼熟啊,这不是前段时间很火的那个受伤的明星?”
    “真的吗?”
    “我肯定没认错。”
    “宋小姐这口味真的一次不如一次了,上一次那个好歹还是个开公司的,虽然最后逃……”旁边的小姐妹拽了她一下,她即使收回了下一个字,又接着笑道,“宋小姐也别这么不挑啊。”
    “就是,你要是没人,我也认识几个,可以……”
    她们仿佛看不见宋浅越来越冷的脸色,也或许根本没在意,直到——
    玻璃碎片在她们脚边炸开,鲜红的酒液四处飞溅,宋浅摔了她手上的酒杯。
    一群女人哇哇大叫起来,惊慌失措的躲避,连温柔大方的阮阮也维持不住人设了。
    “宋小姐,你何必……”
    “滚,多待一秒,我不知道接下来摔到是什么了。”
    “宋浅,你给我等着。”
    “滚!”
    包厢内又恢复一片安静,却是不同的气氛,空气仿佛被压缩,只需要一点压力,就会,爆炸。
    俩人谁也不曾说话,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宋浅沉默半晌,最终还是开口。
    “你——”
    “你——”
    却不料,一直安静的林珩川和她同时开口,宋浅惊喜的看向对面依旧低着头的人。
    “你先说,木木。”
    “……”
    又是半晌的安静,静谧的空气一点点紧绷,宋浅的笑也一点点收敛。
    “木木,刚刚想说什么?说什么都可以,我听着呢。”
    林珩川动了动嘴:“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那几个女生的话他都听在了心里,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逃婚,会给宋浅带来那样大的影响,又或者他只是不愿意去多想,自欺欺人的逃避,宋浅根本不值得,为他他这样的人。
    “你说什么?”
    “对不起,我本来就不配,偏偏还认不清自己,婚礼上逃婚,留下你一个人面对,我是个混蛋才对,还让她们那样笑你。”
    “那些人除了嘴上能说两句什么都做不了,我从来都不在意。”
    林珩川还在自顾自的说着:“是我的错,做不到还贪心,奢望着留下暗暗自得,浅浅,你应该值得更好的,而不是在我这样的身上浪费时间。”
    宋浅说不出什么感觉,生气、无力、愤怒……似乎都不是,也似乎都都有。她冷着声开口:
    “你再说一遍。”
    “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宠物是可以随叫……”
    宋浅一把挥了桌上的餐具,她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平复下自己的暴怒:“闭嘴。”
    林珩川被她的愤怒吓了一跳,他第一次面对宋浅直冲自己而来的怒气,心脏哪里,传来闷闷的疼,有种无法呼吸的难受。
    明明是自己说的,可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呢。
    “别生气,不值得的。”
    偏偏这人还在火上浇油,宋浅这下是真的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她站起身,走到林珩川面,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木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再给你一次机会,把那些话收回去,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红酒灌穴,失控下的难堪,<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294889"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294889</a>,林珩川躺在桌子上,被宋浅扯去衣衫全身赤裸,恍若浑然不知,他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天花板上雕着漂亮话的花纹,彰显着这家餐厅的格调。
    “木木,你只要拒绝,我……”
    “主人不需要征求宠物的。”
    宋浅简直气的脑子发晕:“好,好,这都是你自找的,别怪我。”
    “不会的。”
    宋浅拿起镇酒的冰块,四四方方的冰块拿在手上,很快就凉透了手心,她拿着冰块放在在林珩川身上开始移动,贴住乳头。冰块上的棱角抵住乳头,围绕着乳头不停打圈,留下湿润的水痕。
    乳头被冰块挑拨逗弄着,被冰冷冻感刺激着,越发艳红硬挺起来。
    两粒乳肉变得湿漉漉、冰凉凉的,冰块也融化了一半。
    林珩川身上激起一片小疙瘩,却紧抿双唇,把自己装作木头一动不动,任由宋浅为所欲为。
    宋浅冷笑,突然用力分开林珩川的双腿,将还没全部融化的冰块塞入肛穴之中,还用手指将冰块往深处顶入。
    “呃啊~~!”
    终究是人,不能无知无觉,林珩川被冻得紧缩肚腹,一声惊叫出口。
    “这就受不了了?”
    宋浅摸着他抽搐的大腿道。
    “不用,在意我。”
    “呵。”
    宋浅又接连塞进了几颗完整的冰块,林珩川控制不住的抖着身子,小穴不停的收缩,想要把要命的冰块挤出去,却在一张一缩下,滑进更深处。
    “唔啊……”
    林珩川被冻的闷哼出声,向来温暖的肠道哪能接受如此冰凉的温度,除了冷,还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却拼命咬牙不愿开口求饶,承受不住的穴口一缩一缩的,煞是可怜。
    宋浅为逼他开口,捻起一块又一块冰块动作迅速地塞进肉穴,为了防止冰块被挤出,还用拇指牢牢堵着洞口,不时旋转摩擦。林珩川却连挣扎都不曾有,他死死抓着桌沿,一抽一抽地忍受着下体的冰凉,几乎冻得他的小腹失去知觉。
    直到再也塞不进冰块,宋浅停手。
    宋浅看了一眼林珩川隐忍的表情,忽然低下身将脑袋凑近他敏感的菊穴,伸出舌头刺了进去。
    “啊~啊~~啊~~~~~~”
    林珩川看不见宋浅的动作,直到那处传来温软的触感,他僵住了身子。温热的舌头给麻木的小穴带去了热度,一丝快感袭上他的心头,而甬道内异常的温度也开始慢慢将体内的冰块消融。
    林珩川似才反应过来在自己菊穴里翻搅的是什么,开始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
    “不,不要,不要!”
    宋浅却双手压着他下半身不容他躲开,舌头灵活地四处乱顶那活动的冰块,让它带动一连串冰块上下左右地挤压运动。林珩川能感受到身体传来的欲望和快感,双手紧握着扣着桌子哆嗦着身体,挣扎的更加厉害了,不知是想躲避那灭顶的快感,还是想躲开宋浅。
    “放开,不,啊啊……宋浅……”
    林珩川的极力抗拒,让宋浅离开了他的身体。
    “你要什么,木木。”
    “不要这样,什么都可以,你打我,操我都行,不要……不要……”
    “为什么?”
    为什么呢,可能是觉得自己脏,也可能是自己不配,宋浅这样的人,生活在云端,性爱中都占据着主导地位,怎么能做那样不堪的事呢。
    林珩川什么也不说,也喃喃道:“不要那样……不要……”
    宋浅看着一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

分卷阅读40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