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作者:乱作一团

分卷阅读50

      事,不是为了你,安家这是对宋家的挑衅,而我也不想安家成为影响你和浅浅的隐患,不必感谢,只是让你照顾好浅浅。”
    “我,不会辜负浅浅,再也不会了。”
    宋清满意颔首,他对林珩川最满意的一点便是担当,当年事不由己,还是为了浅浅好,但也受了诸多苦楚和为难,却从未抱怨和推脱。
    孕夫脾气,花样百出的折腾,<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302264"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302264</a>,“大哥,”书房门口突然探进只头来,宋浅端着盘水果笑意盈盈,“我来给你送水果啦。”
    在楼下左等右等等不到人的宋浅终是安耐不住了。
    宋清看着人笑骂:
    “有了爱人就不要大哥了。”
    “哪有,我还是很爱很爱大哥的。”
    宋浅抱着她大哥撒娇。
    “口是心非的家伙,赶紧带着你的人走,省得看见大哥嫌弃。”
    “嘿嘿,大哥你最好啦,我和木木就不打扰你啦。”
    宋浅拉着林珩川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上下打量一眼,紧张兮兮:“大哥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浅浅不用担心,大哥对我很好。”林珩川对她的过分紧致有些哭笑不得。
    “真的?”
    “真的。”
    宋浅仔细看了看他表情,没一点勉强,这才放下心来。
    “那就好,妈让我们住两天,要回家还是待在老宅?”
    “住两天吧。”
    “好,”宋浅抱着人亲了口,“中午睡会儿,我带你去洗把脸。”
    “嗯。”
    在这个满是宋浅气息的空间,他和宋浅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林珩川有些恍惚的不真切。
    “浅浅。”
    林珩川喃喃开口。
    “嗯?”
    “浅浅。”
    “嗯,我在。”
    宋浅半坐着,一只手揽着他轻拍,像哄孩子般哄着他睡觉。
    “像是做梦一般。”
    “我陪着你呢,不是梦,摸摸小肚子,哪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呢。”
    “浅浅,这个孩子,你真的,愿意留下吗?”
    他还是不安和恐慌。
    “嗯?我们的孩子,我怎么舍得不要呢,何况还是木木为我孕育的。”
    水乳交融,血脉相连,这是最亲密的关系了。
    “在医院,浅浅,我,听见了,”林珩川犹豫的开口,这氛围太好,好的他生不起戒备与惊慌,“不要,不要骗我好不好?”
    医院?宋浅愣了愣,猜到林珩川说的是什么。
    “我怎会骗你,我问医生,只是担心你的身体。”宋浅慢慢的解释,怕人多想,“男子之身孕子,危险被女子要多的多,况且你不久前才做了大手术身体还在恢复中,更是为你的身体加重负担,木木,我并不愿意为了一个孩子而失去你。”
    “不会的,浅浅,我很好的。”
    “我最珍重的,始终是你,木木,养好身子别让我担心。”
    林珩川紧紧抱着宋浅,像是溺水者抱住救命浮木:“我不会让浅浅担心的,我是浅浅的,我爱你,浅浅,我好想你啊浅浅!”
    “我也很想你。”
    在你离开的那些日子里,我没有一天不在期待,你回来找我。
    在老宅待了几天,宋浅就带着人回去了。
    宋母虽然极力挽留,并以两年轻人哪有怀孕的经验,更不知道怎么照顾,要林珩川待在老宅安胎,宋父和宋清不说,不过也是站在宋母那边的,但在宋浅的坚定态度下,还是没有挽留成功。
    她知道林珩川待在老宅做什么都有些束缚,难以放得开,更何况他是个男人,即使他自愿做了收拾像个妇人一样怀孕生子,但在别人嘘寒问暖的目光里依旧变扭。宋浅带着人回家,吴叔也跟着一起,宋母也才松了口。
    第四个月开始,林珩川便开始有了妊娠反应,孕吐,不适,控制不住脾气,甚至会为了一片落叶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伤春悲秋。
    宋浅看着人只有心疼,吃什么吐什么的林珩川因为孩子还要强迫自己吃,折腾下来受了一圈。
    林珩川五个月后先前看不出来的肚子像是吹气球一样鼓了起来,到现在八个月看着都惊人,和控制不住的肚子一样,他原本内敛的脾气也蹭蹭的见涨,每天都能想着法子的折腾着宋浅。
    宋浅大清早出去买过点心,出门吃过没一点辣油的火锅,半夜被人赶下床……等等,一时半刻都说不完,不过宋浅甘之如此,六个月大的时候孕吐反应就没了,反而胃口大开。
    往日里都在家陪着人的宋浅此时从公司里急急忙忙的往回赶,今天是宋氏的股东大会,她手里握了不少的股份,不去不行,不然也不会把怀了孕娇气非常的爱人放在家里,只是会开了一半就接到吴叔信息:
    【姑爷哭了。】
    她这哪还顾得上开会。
    宋浅回来林珩川已经哭歇了,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眼睫上还藏留着泪水要落不落,看得她一颗心都要化了,快步走过去把人揽在怀里:
    “木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饭菜不喜欢吗?”
    林珩川把自己埋在她怀里,半天才出声:
    “对不起。”
    他早上还好好的,后来坐在阳台上想到宋浅不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就难受的直落泪。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怀孕八个月,肚子里像揣了个气球,还是个实心的,沉甸甸的难受,最让他受不了的不是身体的变异畸形,而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已经是他数不清多少次哭了,从来没想过自己是这么爱哭的人,要只是哭就算了,他还控制不住自己脾气,老是阴晴不定,对着宋浅他不知已经发了多少次脾气了,明明都是小事,但他就是无法控制。
    宋浅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别说为什么在心里,上次叹口气直接就被上升到了“你生气了,是不是烦我了,我知道我是个麻烦……”
    她挂着笑开始哄人,最麻烦的不是这人对自己发脾气,他不在乎一切怀着自己的孩子,就是对自己发脾气宋浅依旧甘之如饴,麻烦的是每次孕夫发完脾气就开始后悔,对她愧疚,对自己生闷气,她生怕这人把自己憋出个毛病来。
    “对不起什么啊,木木需要我我才开心是不是,要不然木木帮我生了孩子又受了这么大的罪,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心里多愧疚,多伤心。”
    林珩川撅着嘴道:“这个孩子是我自愿的,瞒着你才有的。”
    “但这个孩子是我们俩的啊,是我俩的骨血,我也要做点什么,才在他生下来后喊我妈妈才开心不是。”
    林珩川想了想,成功的被安慰了。
    宋浅悄悄松了口气。
    “今天午睡了吗?”
    “不想睡。”
    “那木木陪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随着孩子月份越大,林珩川身子负担也越重,睡着好觉的时候不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

分卷阅读50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