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反驳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三十一章:反驳

      脸色苍白的谢云初余光瞧见谢大爷府上的管家,心底松了一口气,将手中寒光熠熠的长刀丢在地上,放心的显露出疲态来。
    “走!去敲登闻鼓!去面圣!”
    她想做出底气十足可心有力不足的模样,旁人都以为这瘦弱却倔强的小郎君是在硬撑羸弱的身子,拼着一口气,要为自家讨公道,心中感怀万分,这就是读书人的风骨,绝不向权贵屈膝。
    “六公子……”谢家大伯府上的管家听到谢云初要去敲等稳固,连忙装作急吼吼赶来的模样,气喘吁吁,用衣袖擦着自己额头的汗,同谢云初行礼后说,“六公子,您怎么闹到这里来了!大爷都说了……此事等到老太爷的身子好一些,他自会上奏禀明陛下,陛下圣明也定然会还我们谢家一个公道!六公子还是先回吧!”
    不知是谁低声说了句……
    “是吏部侍郎谢大人!”
    围在四周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开,一身常服的谢大爷绷着脸,负手缓缓朝谢云初走来:“六郎,回家!”
    许是因常年身居高位,持钧秉轴的缘故,谢大爷身上除了文人的书生气之外,更多了几分寻常人难有的威慑力。
    谢云初勉强立直了身子,长揖同谢大爷行礼:“大伯想要息事宁人,可不见得人家伯爵府愿意相安无事!背靠大皇子的苏伯爵和伯爵夫人……正要在我们谢府门前假装自尽被救下,然后再让大皇子参大伯一本!现在已不是退缩忍让的时候了!”
    听到谢云初牵扯到大皇子,谢府管家吓得一个激灵,看向谢大爷,却见谢大爷纹丝未动。
    “谢云初你胡说!”苏明航高喊,“你……你们谢家的人,一个个都太有心计了,怕是全身上下都长着心眼子吧!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胡说一通,这是想要将我们伯爵府至于死地啊!”
    “大伯……您看看,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双耳朵!苏明航这种畜牲说过去的话就可以不承认!今夜要是不将此事上达天听,这样无信无义的小人不知道背后还有多少阴损招数等着我们!”谢云初指着苏明航,看起来痛心疾首,紧捂着心口,脚下步子踉跄,整个人好似快要喘不过气来。
    “六公子!”谢府管家连忙上前扶住谢云初,看向谢大爷,“大爷,六公子身体自幼就弱,可不能再折腾了!还是让人快快将六公子背回去吧!”
    “谢云初你……”
    苏明航上前正要说什么,谢大爷极具压迫感的眸子朝苏明航看去,苏明航立刻哑声,紧紧抿着唇。
    “我……我还要……讨公道!”谢云初强撑着推开谢府管家,一个踉跄,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被眼疾手快的谢大爷扶住。
    谢大爷看着谢云初,似是对年幼且身体弱的侄子无可奈何,低低叹了一口气,抬手扣住谢云初的发顶,语气缓和了下来,十足十一个疼爱晚辈的大伯。
    “大伯说了多遍……要相信陛下,相信我们大邺的律法能还我们谢家公道,不论这些魑魅魍魉怎么使阴损诡计,陛下总会明断圣裁,回吧!听话……”
    事情闹到这一步,已经足够大了……
    苏明航账本上记载送礼的人家,谢云初已经走的差不多,该办的事情元宝也都已经办妥当。
    再加上,伯爵府两次出手,都被她在光天化日之下,以轰轰烈烈的方式剥了个干干净净,就算是伯爵府再出手往长姐身上泼脏水,也绝不会有人再信,她也可放心了。
    众人见那年幼却傲骨嶙嶙的小郎君紧捂着心口,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甘心,却还是敌不过自家长辈,迫不得已点了头,心中不免心疼起这小郎君来,尤其是围观人群中年长一些的读书人。
    谢府管家见状,连忙上前接替谢大爷扶住谢云初,冲着护卫招手:“快!快快!背六公子回府!”
    谢大爷扶着谢云初上了护卫的背,这才扭头看向苏明航:“你们伯爵府有什么阴损手段尽管用,我们陈郡谢氏……身正不怕影子斜!更相信陛下能够英明神断,不会被你们伯爵府这样的小人糊弄。”
    苏明航面对谢大爷,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只低声辩解了一句:“我没有,都是谢云初冤枉我们伯爵府的!”
    “我的侄子,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是陈郡谢氏的大宗嫡子,品性不是你这种穷人乍富的伯爵府上能比的!他更是永嘉最为出名的神童,当年他身体抱恙无法参加神童举,陛下深觉可惜……曾言六郎能做出如此磅礴大气诗词,风骨品性当也是世间难寻的清正!”谢大爷双手拱起朝着皇宫的方向拱了一拱手,“还是……你觉得陛下不如你能慧眼明断,竟然看错了我家六郎,我家六郎并非陛下所说的风骨品性清正,是个……胡乱冤枉人的小人?”
    “可他……”
    苏明航正要急赤白脸和谢大爷辩驳,伯爵夫人陈氏派去盯着苏明航的人就忙拉住苏明航:“公子,陛下称赞过谢六郎!”
    苏明航脸色顿时一白,全身僵硬立在原地,说不出半个字,圣上的话……他能反驳?
    看着苏明航不吭声的模样,拂袖而去。
    伯爵府两次出手,两次都被谢家那个十三岁的小郎君以迅雷之速反击,苏明航这回是真的怕了,也明白了这谢云初并非他们揣测的那般胆小无能……
    谢云初颠倒黑白之时,那谢侍郎一直都没有出现,等到谢云初什么都闹完了,该说话的都说完了这才出来,分明这一切都是计划好了的!
    “瞧瞧人家谢家小郎君年纪小小可却有读书人的一身傲骨,再瞧瞧他……亏他也是个读书人,还伯爵府出身!果真是穷人乍富,竟然贪墨妻室嫁妆,还险些将怀有他子嗣的妻室打死!”
    “可不是么,人家母家来讨公道……他们只会用些龌龊手段,往人家身上泼脏水说人家偷人,被抓住,又用自家双亲性命要挟,简直是畜牲不如!”

第三十一章:反驳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