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拒绝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一百一十八章:拒绝

      顾行知点头,他倒是赞同谢云初这次的说法:“为臣者应当为君尽忠,王有命,臣须从,孙膑有能却推辞,这的确是错了。”
    萧五郎朝顾行知翻了个白眼,只觉自家师父怎么就给北魏教出来这么一个迂腐的臣子……
    幸亏这顾行知不是他们大邺的朝臣,不然他日同朝为官,他怕是得被呕死。
    看到萧五郎的表情,谢云初忍不住勾唇轻笑,她好似都能听到萧五郎的腹语一般。
    夕阳霞光铺满天际,飞流瀑布,墨绿高树,青翠竹林,都被金辉笼罩……
    而这被隐藏于山峦绿林之中,院落山堂的小小书斋之内,俨然一个小小的朝堂。
    纪京辞本意是要用一个故事,教导将来必定会涉足朝堂……出身皇室的萧五郎,出身清廉之家的顾行知,和出身士族的谢云初。
    萧五郎和顾行知的表现都在纪京辞的意料之内,唯独谢云初……
    这孩子太通透,看万事好似都能置身事外,跳出局中,能观全局,也有把控全局的应对之策。
    历史和文章,对许多读书人来说,是那些以纸墨留下名字之人的生生死死,或清名或污名,堆集而成,不过是笔墨记载之下的虚像。
    他们读书人要做的,就是仅凭那些只言片语来揣度历史,著书给后来者看,让他们得到启示和警醒。
    而谢云初这个孩子,她有这样的天赋,能立在历史之中,轻易看透每一个人。
    这样的孩子要是生在帝王家,这样的天赋太适合成为储君,成为未来的君王。
    生在士族虽有些埋没,可她天生的天赋和能力只要加以引导,立好这孩子的风骨,这对他日后入朝为官……既能吊民伐罪又能保全自身是极好的。
    要是,这孩子的身上再多些对皇权的敬畏,那便是大邺之幸事。
    小小年纪,后生可畏!
    纪京辞觉得这并非一蹴而就之事,如今谢云初的文章已经出了样子,多加练习过童试并非难事。
    他应该适当教谢云初更深层次的东西……
    关于民生,关于邦交,关于新政,关于强国,关于如何辨析百家诸子所长,结合当世国情民生,取其精华来治国治世,强民富国。
    在这林间院落,大邺的皇子、大邺的读书人和北魏的读书人,以古时故事谈论着的对臣子之道的见解。
    在遥远的战场之上,北魏、大邺联军已一鼓作气,从戎狄手中拿回了陇右都护府,将戎狄逼入吐鲁番。
    至此北魏与大邺签订盟约,将巫州、邵州、宜州、梧州等南方一带全部割让大邺的消息,也传开来。
    大邺的读书人和百姓欢欣鼓舞,毕竟原本这些就是大邺国土,不过是后来被蜀国侵占,又落入北魏手中,而今是物归原主。
    但,此事却在北魏的读书人之中掀起轩然大波,两国联合出兵竟是以北魏丧权辱国割让国土的方式促成,北魏学子不能接受,可仗还在继续打。
    有人说,或许这一次两国合并出征,北魏以南边国土为代价,之后打下的疆土就都归北魏了。
    可没官员能给出确切的保证,北魏学子们也都压抑着激愤的情绪,等待这场战争结束。
    纪京辞对萧五郎的看管越发严了起来,不许萧五郎出院门一步。
    就连顾行知也不出门,生怕入无妄城被人追问师弟大邺五皇子萧五郎的事情,他要是一不留神被人看出个端倪,怕是会给萧五郎带来灾祸。
    只有谢云初,因着来无妄城的日子尚短,且都在无妄山上,与无妄城内的读书人没有什么交集,每逢休沐雷打不动的回谢宅。
    谢云初从最开始便明白纪京辞将萧五郎送回汴京的意图,所以从头到尾都未将萧五郎回来的事情告知长姐。
    旁人就算知道谢宅和谢云初同纪京辞的关系,也打听不出来什么。
    这日谢云初回谢宅,刘管事便将谢云初托谢氏打造的铠甲交给了谢云初。
    虽说铠甲这东西,私下打造或私藏,被发现了是要以谋反之罪论处的。
    可黑市并非没有贩卖的。
    再者,他们在这大邺和北魏的交界之处,倒很是方便。
    铠甲该沉重的地方沉重,该轻简的地方轻简,倒是要比现在军事力量最为强盛的北魏战甲,更好些。
    谢云初摸了摸护心镜的位置,点头:“刘管事费心了。”
    刘管事连忙行礼口称不敢,也未追问谢云初要这铠甲做什么。
    当天下午,谢云初辞别长姐,带着装有这副铠甲的巷子在回山中小院的路上,让马车停在了僻静处。
    霞光将山道高树,和马车的影子拉长……
    元宝从马车上一跃而下,高声喊道:“护着我家公子的壮士请现身,我家公子有东西要给你们家主子。”
    萧知宴的人听到这话,对视一眼……
    这上面也没有命令,他们不知道应不应当现身。
    “我家公子说了,要是你们不现身,我家公子也不介意动用谢氏护卫请你们现身,反正到最后你们还是要将东西送到你们主子手里,何苦让我谢家护卫费劲再网你们一回。”
    身量不高的小厮,举着双手,高声朝着林子各方叫喊,惊得飞鸟扑翅。
    很快,那两人就迫不得已现身,恭敬朝马车行礼。
    “六郎,出来了!”元宝跑回马车前同谢云初道。
    谢云初弯腰从马车内出来,五官如同白玉雕似的小郎君立在马车之上,瞧着那两人,将袖中的一封信递给元宝。
    元宝拿过信,招手示意护卫将箱笼抬至两人面前。
    谢云初开口道:“这里有一幅铠甲,烦请二位忙帮送到前线,请二殿下帮忙转交工部尚书柳大人家的四郎……柳少恒,这里的信是在下给二殿下的,殿下看过便知晓,有劳了。”
    谢云初朝着二人行礼,可谓彬彬有礼,让人不好拒绝。
    铠甲这样被官府严格管控的东西,谢云初派人送,如何能有二皇子的人送快和方便。
    见两人还在犹豫,谢云初已经转身回了马车。

第一百一十八章:拒绝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