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谋算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一百七十六章:谋算

      一来,警告钱大人,收起爪子,不要和士族作对,士族他们惹不起。
    二来,也是让钱大人知道,大皇子的人或许已经查明……士族无意与他们为敌。
    三来,更是为了让钱大人知道,大皇子党故意出卖了三皇子党,给士族送了一份人情。
    钱大人做为大皇子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大人,自是要将此事向上禀告。
    如此,便可以将两位皇子党羽的关注点,引到党争之上……
    而此次赈灾,大皇子和三皇子两党都在其中谋好处,又无法将此事堂而皇之拿到明面而上来对峙,即便是对峙……怕是也不会相信对方一党所言,只会激化他们私底下争斗的更厉害。
    很聪明的谋算。
    谢云初在做这个打算的时候,已经方方面面都盘算过了。
    “就这么办吧!”纪京辞对谢云初颔首,又同青锋道,“派个管事,也走一趟钱大人那里。”
    “属下明白!”青锋应声。
    李南禹心中愧疚:“都是我没有拿好画稿和文稿惹的祸。”
    “师兄……这画稿和文稿,还请师兄保存好,来日……说不准六郎要借用一番。”谢云初同李南禹开口说道。
    李南禹点头:“好,待我回去整理成册,六郎要用只管拿去!”
    谢云初看着面色郑重的李南禹,道谢:“多谢师兄。”
    经历此事之后,青锋所率护卫和谢氏护卫越发谨慎起来。
    行进速度也快了起来。
    只是,抵达河中府时,下了场大雪,雪路难行,谢云初一行人在河中府停留了六七天才启程。
    谢云初估算着抵达汴京的日子,给汴京谢大伯去了封信,想起已经挣下军功回到汴京的柳四郎,给柳四郎也写了信,告诉柳四郎她大约会在腊月初七、初八抵达汴京。
    柳四郎接到谢云初的信,高兴的不能自已。
    决定等谢云初一到,就召集自己在汴京城中的狐朋狗友给谢云初接风洗尘。
    这次柳四郎是多亏了谢云初给他送去甲胄,才有机会跟随二殿下一同上战场。
    而且谢云初送他的甲胄,在战场上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
    柳四郎觉着自己这个义弟谢六郎,算得上是给了自己前程,又救了自己性命的恩人了。
    柳四郎收到信当日,便呼朋唤友去寻宴小侯爷了,说是等谢六郎到汴京后他要在广寒楼设宴给谢云初接风,到时候要宴小侯爷一同前去,正式将自己的义弟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们。
    如今谢云初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抛开士族的身份不谈,谢云初传入汴京的文章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更别说还是江浙一带的解元,谁也不能小瞧了谢云初。
    宴小侯爷没有拒绝的理由。
    之前见过谢云初在公主府投壶,且与柳四郎关系不错的小郎君们,自然也很是愿意前往的。
    只是,成日同宴小侯爷在一起的谢云霄就有些尴尬了。
    自己的亲弟弟要来汴京的消息他还不知道,可弟弟这个义兄就已经先得到了消息。
    其实,给谢大伯的信和给柳四郎的信,是同一日到汴京城的。
    只不过谢云霄未回谢府,还不知道罢了。
    谢云霄的确是没有想到原本被他远远甩在后面的谢六郎,会追赶上来的如此快,让他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原本,谢云霄想着,不论谢云初再怎么厉害,他也算是谢氏云字辈中最先走入殿试之人。
    谢云初想要取功名,还得等几年,那个时候他一定能在朝中站稳脚跟。
    谁成想,谢云初竟然放弃了小三元,直接参加乡试,还拿了魁首,二月……就会试了。
    谢云初科举之路,快的让谢云霄措手不及。
    谢云霄不是没有看过谢云初的文章,他过会试绝不成问题。
    那么,殿试之上……他们兄弟二人,就要一较高下了。
    谢云霄紧紧攥着手中茶杯。
    也好,殿试之后,他排名若能压谢云初一头,想来祖父和大伯……还有父亲,也就更会高看他一眼吧。
    宴小侯爷瞧见谢云霄垂眸喝茶的模样,顾及谢云霄的颜面,笑道:“没想到谢六郎那个孩子这么厉害,县试拿到县案首,如今又是解元,等回头入了汴京城……过了会试,你们兄弟二人一同参加殿试,要都能排在前十以内,那可真是为谢氏争光了。”
    “前十小侯爷也太小瞧我们家小六郎了!”柳四郎不乐意了,“我们家六郎可是谢老那样的鸿儒启蒙,纪先生那样的大儒教导,县试案首、乡试解元,这会试……定然也能拿个会元玩儿玩儿!等到殿试……怎么着也得拿个状元,才对得起我们家六郎的才华!”
    柳四郎这一口一口我们家,不知道的还以为谢云初是他柳四郎的亲弟弟。
    “柳四郎你这牛就吹过了,我可是听我爹说了,今年科考的学子卧虎藏龙,往年都是南方贡生多,今年陛下的意思……是重视北方学子!而且谢六郎再厉害也是个十四岁的孩子,翻过年也不过十五,太原府那位董解元的文章,可是出类拔萃!会元花落谁家可真不一定,更别说状元了!”
    “我倒是觉着柳四郎说的,很有可能!有句话叫……贡生大多出江浙,江浙举子看云山,这谢云初就是云山书院的学生,是谢氏大宗嫡孙,自幼得谢老这样的鸿儒启蒙,又遇才学惊艳列国的纪先生收徒传授学问,想想都觉着这谢六郎是状元根苗。”
    有纨绔这么一本正经分析之后,深觉自己说的有理,眼睛一亮开口:“要么,咱们开一个赌局!看看这位谢老嫡孙,纪先生高徒,这一次能不能拿到状元。”
    其实,在谢六郎拿到江浙解元冒出头之前,谢云霄也是状元热门人选之一。
    可今日,大家坐这里说起谢六郎,竟好似将谢云霄这个人忘记了一般。
    宴小侯爷笑着道:“三郎云霄同我成日在一起,我清楚三郎的功底本领,三郎神童出身,我倒是觉着状元说不准是三郎呢!”

第一百七十六章:谋算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