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言辞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二百零二章:言辞

      谢云初心跳微微快了一些,抬眸看着正包扎伤口的纪京辞,道:“昨日燕王借着萧师兄的名头将我请到了一处院落,燕王好似……魔障了,竟以为六郎是他爱慕的女子借尸还魂。”
    纪京辞为谢云初包扎伤口的手一顿,深眸定定朝她看过来。
    “即便是真有这种荒缪之事,女子也该借女尸还魂,怎么会借到六郎身上,简直不知所谓!”谢云初捏着衣裳的手收紧,做出镇定坦然的模样看着纪京辞,“虽然受了点伤,好在都解释清楚了,师父不必担忧。”
    纪京辞盯着谢云初的眼睛,平静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的心思看穿,她屏住呼吸。
    “是吗?”纪京辞收回视线,替谢云初包扎好伤口,将鲛人脂递给立在一旁听傻眼的青锋,坐在谢云初身旁未动,“为师倒希望……真有这样的荒缪之事。”
    谢云初心口重重一跳。
    “所爱之人,不论以何种身份回来,是男是女……是人是妖,又有何所谓?能失而复得那便是此生最大的幸事,若……”纪京辞看着她,喉头轻轻翻滚,低沉的嗓音哽咽,“若我所爱能归来,刀山火海……要我受剐、舍命,我亦在所不惜,甘之如饴。”
    心口像被一把利刃搅碎,疼得眼泪止不住冲出眼眶。
    她忙垂下头,慌张用手背衣袖擦眼泪。
    青锋看了看纪京辞,又看向谢云初……
    “对不住,六郎失态了,曾听青锋说过师父和师母的事,六郎大为震撼。”谢云初不敢抬头,语声哽咽难控,“没想到师父如此深情,六郎……想先去洗把脸。”
    起身要逃的谢云初被纪京辞一把抓住细腕,只是片刻,纪京辞又松开了她的手。
    谢云初依然不愿坦诚,纪京辞也不逼她,他能等……等到殿试闻喜宴之后。
    纪京辞对青锋摆了摆手指,极长的睫垂着,掩住通红的眼。
    只是面色平静放开谢云初的手腕,就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和理智。
    原以为阴阳相隔的挚爱之人,如今就在眼前,可他……还是会想她啊。
    青锋上前:“六郎请……”
    谢云初起身随青锋去了偏房,她双手掬起铜盆中的温水用力洗了把脸,双手扶住盆架两侧,看着自己的双眸通红的晃动倒影,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她不敢哭出声,拼尽全力阻止喉咙发出声音,一张脸憋的通红。
    她几次深呼吸调整,可一想到纪京辞那句甘之如饴,她就克制不住,闭着眼死死抓住铜盆,将脸埋了进去。
    ——若我所爱能归来,刀山火海……要我受剐、舍命,我亦在所不惜,甘之如饴。
    纪京辞的话,那么温柔那么真挚。
    谢云初确定,纪京辞是在等着她坦白她就是云初,哪怕这是匪夷所思之事。
    前世的她是那样一副丑陋面貌,怎么配他喜欢!
    怎么配他受剐、舍命?
    为何老天要如此作弄她,让她回来了,却给了她一副不知何时便会凉透的身子。
    青锋听到里面半天没有动静,抬手敲了敲门:“六郎?”
    闻声,谢云初从水盆中出来,大口大口喘息着。
    “六郎?”青锋眉头紧皱。
    她拿过架子上的帕子擦了把脸,道:“我这就好……”
    等谢云初整理好情绪和仪容回到书房时,纪京辞也已调整妥当。
    见谢云初在他下首的位置坐下,纪京辞也没有勉强谢云初到跟前来,只问:“你将伤口藏起,可是还未让谢老知晓?”
    谢云初点头:“嗯,我不想让旁人担忧。”
    “你每日过来,为师替你上药。”纪京辞在桌案后坐下。
    “多谢师父。”
    日落西山之时,谢云初停笔,将今日写好的文章搁在纪京辞的桌案前,纪京辞也将手中的棋子搁入棋盒之中。
    她行礼:“若师父没有其他吩咐,六郎就先回谢府了。”
    纪京辞拿起谢云初的文章,颔首:“日后出门,务必要让护卫跟着。”
    “是!”谢云初应声。
    “谢老……应当已给你配了贴身护卫,可为何不见你用?”纪京辞问。
    谢云初倒也没有瞒着纪京辞:“祖父给配的护卫是厉害,但……”
    纪京辞看着谢云初:“但?”
    “但这护卫对我的命令似乎有迟疑,所以……我宁愿不用。”谢云初说。
    当初在云山书院,谢云初让祖父给她的护卫废了谢云望的手,他迟疑了……
    这不符合谢云初对贴身护卫的要求。
    谢云初知道纪京辞身边的青锋,但凡纪京辞下令,哪怕是让青锋对他挥刀,青锋都不会迟疑,这才是好的贴身护卫。
    不能为己所用的护卫,谢云初宁愿不用。
    纪京辞明白谢云初的意思,记的他们有次谈论古今之时,谢云初就表露过这样的态度,不能为她所用,再厉害也没用。
    想来,谢云初还不了解,士族如何给自家子嗣配贴身护卫。
    “一般来说,士族给自家子嗣配贴身护卫,尤其是……大宗嫡子,来日要传承大宗的嫡子、嫡孙,贴身护卫都是士族死士中最厉害的,这样的护卫可谓万里挑一,且至少会准备两个,若一个有意外另一个随时能补上。”
    纪京辞缓声提醒她:“你若是真的觉得这个护卫不能为你所用,那就告诉谢老,让谢老给你换另一个。”
    谢云初听到这话恍然,长揖同纪京辞道谢:“多谢师父提点。”
    “去吧,让青锋送你回去。”纪京辞语声温润,“脖子上别沾水了。”
    “不用辛苦青锋走一趟,今日出门谢氏护卫都跟着,我回去后也会同祖父说要换一个贴身护卫的事。”
    纪京辞见谢云初坚持,颔首:“好。”
    谢云初再次行礼,从书房退了出来。
    看着谢云初离开,纪京辞脸上笑容缓缓收敛,拎起泥炉上的茶壶,看着棋盘同青锋说:“派人告诉萧知宴,今夜可与他一弈。”
    “是!”青锋应声。
    谢云初坐在回谢府的马车内,闭着眼反复回想今日下午,她同纪京辞说起借尸还魂之事荒唐时,纪京辞的眼神和言辞。

第二百零二章:言辞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