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渔翁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二百一十一章:渔翁

      纪京辞像是知道今日谢云初会来寻他,早早就烹好了茶,坐在院中参天银杏树下静静等着谢云初。
    银杏树下挂着一盏明亮的羊皮灯笼,暖色的光晕落在纪京辞墨发、眉宇和肩甲之上,让他显得越发儒雅温润。
    见谢云初跨入院门,纪京辞眉目间笑意更深,拎起红泥小炉上的茶壶,为谢云初倒茶。
    “师父。”谢云初同纪京辞行礼。
    “坐吧。”
    谢云初正要在纪京辞对面落座,纪京辞将茶杯搁在了自己身旁的位置:“坐这里……”
    谢云初身侧的手微微收紧,依言在纪京辞身旁坐下。
    “为师看一看你的伤口。”
    谢云初手心攥的更紧,颔首。
    得到允准,纪京辞修长的手指翻开谢云初的领缘。
    有鲛人脂,谢云初伤口愈合的很好,但还是能看到肉粉色的痕迹。
    “恢复的很好。”纪京辞看过了伤口,这才问,“殿试答的如何?”
    “殿试的题目,是政是以和,大邺政何?”谢云初抬眸望着纪京辞说,“六郎觉着依照皇帝的心性,这个题目应当是为了让贡生们逢迎的,但……六郎没有收敛,指出了以为的大邺弊端,和应变之策。”
    这在纪京辞意料之中,谢云初最初的文风便是那般的锐利一针见血。
    最初他就是从谢云初最初的文章之中,看到谢云初的远见和眼界,知道谢云初是世间难寻的辅国奇才,这才想收谢云初为徒。
    那个时候纪京辞的确没有想到,不愿意拜他为师的谢云初,竟是故人。
    “无妨。”纪京辞那双狭长深邃的凤眸只看着谢云初,“最近流民入汴京,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流民入汴京,皇帝恐怕也没有颜面选出一位吹嘘大邺朝政如何好的状元来。而今……皇帝除了需要选出一位三元及第的状元之外,更是要让天下人或者说天下读书人,看到他的贤明,觉着他是一位能听得谏言的君主,你的文章再锐利,皇帝也会点为状元。”
    谢云初与纪京辞四目相对:“流民之事……是师父做的?”
    “是四殿下。”纪京辞浅笑。
    谢云初恍然……
    或许是四皇子误会了什么,以为琅琊王氏会成为他的后盾,又或者是师父利用了四皇子。
    “殿试已经过去,不想了。”纪京辞含笑用手指点了点石桌,示意谢云初喝茶,丝毫没有让谢云初将文章默写出来的意思,“这几日你看了那么多变法的书卷,可有了什么具体的想法?”
    谢云初颔首端起茶杯:“按照如今大邺情况,要想重新强大,就得……改革,需加强集权,土地改革,充实国库,提高边塞防御力量。”
    纪京辞眉目间难掩惊喜和赞赏,看着谢云初说起改革变法时眼底的亮光,纪京辞眼底笑意更深。
    从前只觉得云初聪慧,直到云初成为谢云初之后,好似有了余地能展现出更大的能量,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去任其施展。
    纪京辞很愿意做云初的引路人。
    “那你知道,史上大多数的变法改革为何都以失败告终吗?”纪京辞为自己斟了茶。
    谢云初想了想:“因为变法,要牺牲豪门贵族和士族的利益,而豪门贵族与士族的力量庞大,树大根深难以动摇。”
    纪京辞点了点头,将茶壶放回红泥小炉上:“变法改革启用新政,朝政新旧之间的冲撞有很多激烈矛盾在,豪门贵族和士族是其中之一,为师以为……其中最尖锐的部分,是一个新字。”
    谢云初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望着纪京辞。
    “新政……之所以被称之为新政,是因前人未实施,今夕我们谁都没有见过,没有结果能验证其……的确在富国强民之上行之有效,且国不会因变法而亡!”
    谢云初点了点头,所以变法改革,反对的……或许不止只有豪门贵族和士族,还有朝中其他大臣。
    见谢云初听明白了,纪京辞又道:“国家要推行新政,要么就是强国富民,要么就是变法失败国破家亡,这就是为何朝中人守旧……只想守住现状,不愿冒着风险变法的原因。”
    他端起茶杯:“改革之中,除了来自外在的阻碍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那便是皇帝!改革的步子迈开了,皇帝在新政推行不顺利或是遇阻的时,难免想停止放弃,可皇帝也并非看不到改革变法的好处好,放弃又觉得舍不得。皇帝也会十分矛盾,内心和精神每日都是战场!”
    谢云初听出了纪京辞话里的深意:“所以,变法改革若是想要成功,皇帝变法改革之心是否坚定,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改革变法一旦开始,承受压力最大的,必定是皇帝。
    若是皇帝心智不坚定,来自各方的压力将皇帝压的喘不过气时,皇帝就会干脆放弃改革变法,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守住祖宗基业,将最难的变法改革交给下一代君王去做。
    纪京辞缓声开口:“你是能为大邺变法提纲挈领的大臣,但大邺现在缺的……是能够坚定不移支持大邺变法的皇帝,两者齐备……大邺可王霸天下,重新一统也指日可待。”
    谢云初听得出纪京辞说到王霸天下和重新一统时,平静语气下的骐骥,看得出纪京辞双眸中难以掩饰的激动澎湃。
    他的志向……是为天下师。
    培养出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君王。
    教导出能成为国之柱石,风骨清正千仞无枝的孤直之臣。
    谢云初身侧的拳头轻轻攥紧:“萧师兄……玩世不恭,似乎也没有登上帝位之心。”
    “为何不将目光放在年幼的七皇子身上?”纪京辞显然已经盘算好了后面如何推进变法改革这件事。
    “七皇子?七皇子如今才九岁,母族式微,也不是很得陛下宠爱……”谢云初语声顿了顿,转而看向纪京辞,“萧师兄没有觊觎皇位之心,可以让大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还有暗中觊觎皇位的二皇子相斗,七皇子渔翁得利。”

第二百一十一章:渔翁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