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依靠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三百五十章:依靠

      谢云初原原本本……将为何告知萧知宴云昭是北魏贵妃之事,说与纪京辞听。
    “虽然,之前我屡次同萧知宴说过我不是云昭,可萧知宴这个人自卑又自负,认定了我是云昭,我便没有好好同他解释过,只觉……萧知宴以为我是云昭,我在朝中行事便有很多便利!可……这个便利和军权比起来,我以为……军权更重!”
    纪京辞眉头微紧:“你是想要……”
    谢云初颔首:“云昭如今已能左右北魏朝政,只要北魏皇帝一死,她的儿子就会登基,幼子登基朝政至少能被她把控一半!所以云昭不会走!我想将萧知宴也永远留在北魏,要么就是他人留在北魏,要么……就是他的尸首留在北魏!”
    对此,谢云初也已经做出安排。
    纪京辞抿了抿唇,虽然说……谢云初的行事作风和他对谢云初所期盼的有所偏差,他本不希望谢云初身上有任何污点的。
    但……这次银川萧津盛之事,事出突然,谢云初能迅速做出决断,将事情以最小的损失解决不说,还不动声色……悄悄将与陈郡谢氏有关的将领提拔上来,这换作其他人是断断做不到的。
    纪京辞垂眸摩挲着谢云初的手:“云初,你做的很好!比我预料的都好,如果是我,怕是做不了你这么好……”
    谢云初听纪京辞这么说,双眼都是亮的。
    “我知道,或许我这么做,并非是你心中的君子行径,可阿辞……我真的做不了君子楷模!这个担子太重,不过……为了你,为了牛御史,我会尽力!”谢云初说。
    纪京辞颔首,不要紧……他会善后。
    此次听闻萧津盛造反,谢云初在银川受伤,什么君子楷模,对纪京辞来说都不重要了……
    他只要谢云初安然无恙就好。
    如今谢云初既然已经出手,那就让萧知宴永远留在北魏吧!不论是尸首还是那个人。
    “阿辞,你是……特意来看我的伤势?”谢云初担心纪京辞对她过于关心,会引起旁人注意。
    毕竟,纪京辞对待弟子,一般都是一旦入仕,就任其翱翔的。
    纪京辞颔首:“借口琅琊王氏有事,中途碰到受伤的徒弟,来看看在情理之中,你别担心。”
    谢云初这才放下心来:“那……你岂不是,要在这里同我分别回王氏?”
    纪京辞颔首:“早年因北魏和大邺纷争,王氏迫不得已举族西迁,如今宗主决定要东迁,我得回去一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原来如此……
    如今陈郡谢氏要迁回汴京附近,想来琅琊王氏也是如此吧!
    谢云初与纪京辞呆了不过半个时辰,便从马车上下来,长揖同纪京辞行礼:“师父一路保重,早日回来,云初……在汴京候着师父!”
    纪京辞点头:“照顾好自己。”
    “师傅放心!”
    目送纪京辞的马车离开,谢云初和怀里抱着药箱的夜辰这才从偏门回了驿站。
    一如纪京辞所言,谢云初在第二日夜里,便捡到了谢二爷。
    谢二爷夜里匆匆赶来驿站,一进门便遣走了下人,问谢云初:“伤哪儿了?”
    正同谢二爷行礼的谢云初微怔,抬头看向谢二爷,她以为谢二爷以来应当是追问她女儿家的身份是否被人发现。
    “伤在腰腹,还好,伤口不深,让父亲担忧了。”
    “可曾被人发现……你的身份?”谢二爷急急又是一句。
    谢云初听到这话,反倒是释怀的笑开来,不愧是谢二爷……
    “放心,不曾。”谢云初补充道,“否则,我焉能站在这里。”
    女儿身若被发现,她此刻应该同萧津盛的副将,还有一干涉事武将,被关在囚车里。
    谢二爷在一旁坐下,看着身形消瘦,目光冷静的谢云初,想起来之前……长女同他说的那番话。
    他捏住自己的披风,缓声开口:“你母亲和长姐很是担心你,为父……也是担忧你的,你到底是为父的骨肉,只不过……你的身份,关乎我们陈郡谢氏前程,为父才……”
    “父亲不必解释,六郎从未对父亲有过什么期待,所以哪怕父亲此次之行,仅仅只是因担忧六郎身份泄露于陈郡谢氏不利,六郎也不会意外,更不会对父亲有怨言。”谢云初含笑同谢二爷行礼。
    人生来,父母是没有办法选的。
    可巧的是,谢二爷也不是谢云初的父亲,所以……她心里对谢二爷是真的没有期待。
    曾经,让她有过期待的降国侯夫妇,她如今也不期待了。
    不抱期望,就不会心痛受伤!
    便也……不需要解释和安抚。
    谢二爷紧紧攥住披风,瞧着谢云初这和陆氏如出一辙的臭硬脾气,想到如今谢云初在族中越来越得人望,倒是没有如同在陆氏跟前那般,拂袖而去。
    “等今岁过了年,咱们陈郡谢氏就要迁到应天府。”谢二爷不但没有和谢云初生气,反倒和谢云初说起了族中的庶务,“族中有你祖父、父亲和三叔,朝中就要靠你和你大伯,尤其是你……你年纪小小已名扬大邺,更是要小心谨慎,千万别被人发现了身份!”
    “是!”谢云初乖巧应声。
    “你祖父已经开始为你议亲了,也是……你是谢氏大宗嫡孙,又如此出色,这个年纪还没有订亲才不合常理,为父想着不如趁此机会,就说你伤到了根本,无法孕育子嗣,将来……在族中挑选合适的过继?”
    这件事谢二爷在路上想了一路,不论如何女儿的身份不能曝露,那就只有如此了。
    “为父想过了,若是族中的人知道你无法有子嗣,定然会想方设法的助你帮你,与你拉近关系,指望着将来你能挑选他们家的子嗣,这对你来说也是有益的。”
    谢云初唇角笑容极淡。
    谢二爷和母亲还有长姐对她的打算不同,母亲和长姐还指望着她恢复女儿身,找一个好人家嫁了。
    虽说……这并非是她所愿,可谢云初知道,这是因长姐和母亲担心她后半生没有依靠!

第三百五十章:依靠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