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郭子都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三百八十七章:郭子都

      这日,谢云初与七皇子讲学。
    七皇子心不在焉托腮望着雕花窗棂外,瞧着压枝的积雪出神。
    “殿下?”谢云初轻唤一声,倒也未曾批评,只道,“这几篇文章,是微臣从历年来各地乡试头名之中挑出来的文章,还请殿下三日之内看完,挑出于我大邺国政有益的文章。”
    七皇子面色微红,起身同谢云初行礼:“是……”
    未过正月,春意未到,汴京积雪厚重,还是正冷的时候。
    “听说前几日老师未曾来,是因回应天祭祖之时,受了寒,可大好了?”七皇子关切询问。
    “多谢殿下垂问,已经大好了,前几日拖着未曾来,是担心过了病气给殿下,让殿下担忧是微臣的不是。”谢云初浅浅颔首,语声让人如沐春风。
    浸润朝堂几年的谢云初,越发的沉稳持重,周身带着如同纪京辞如出一辙的从容和儒雅。
    只是如今的谢云初,身上少了几分读书治学者的书卷气息,更多的是身居高位已久,自然而然的一种凛然威势,又透着几分澹泊。
    七皇子和谢云初相处久了也就明白了为何当初偷偷上门求纪京辞收徒,纪京辞却同他提了谢云初此人。
    纪京辞受困于君子的条条框框,可谢云初并没有……
    谢云初和七皇子曾经接触过的老师不同,也和曾经那些老成持重的帝师不同,那些教导皇子的老师或是帝师,不管自己的品性如何低劣,但……教授皇子之时,是一定要将皇子和未来国君束缚在正道和君子的格子之中。
    七皇子明白这是读书人的执着,自己再腐烂,也希望后来者的路……是干干净净的。
    而只有君王和有可能极为的皇子都是干净的,将来读书人的仕途才能干净。
    但他们却忘记了,言传身教四字。
    他们肮脏,又怎么能交出干净的国君和皇子。
    而谢云初则不然……
    她会深入浅出的为七皇子剖析那些传世的典故之中,所包含的阴谋诡计,君王权术。
    那些看似简单和荒诞的背后,又藏着怎么样的帝王智慧。
    甚至,谢云初有意同七皇子提起新政,头路过新政顺利推行之后,要功成身退放下权力的意图。
    久而久之,七皇子在心惊肉跳中明白,谢云初要将他培育成未来的帝王,而不是藩王。
    七皇子无疑是聪慧的……
    他甚至能察觉到这三年多来,谢云初断三皇子臂膀……还能让父皇纵容,甚至高看的原因,在于父皇和谢云初两个人之间有着一种没有明说的默契。
    那便是,父皇要将皇位传位下一位君王之前,给未来的新君留下一个干净便于把控的新朝堂。
    而谢云初同他说,新政之后功成身退,也是提前在告诉他……无需鸟尽弓藏落下刻薄名声,只需杯酒释兵权……放谢云初离开就好。
    七皇子心中明白,也很有默契的未曾在谢云初面前戳破。
    对七皇子来说,若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能登上皇位,必不会让鸟尽弓藏这样的事情发生。
    谢云初刚收视妥当与七皇子辞行,皇帝身边的高公公便来请谢云初过去。
    路上高公公说起怀王和怀王妃,高兴道:“如今怀王妃又有了身孕,陛下昨夜刚收到消息,高兴的多用了两碗饭,只盼着怀王妃这一胎能让陛下得个小皇孙。”
    自从萧五郎带着安阳公主回了封地,没过几个月谢云初就收到萧五郎来信,说安阳公主有了身孕。
    头一胎,萧五郎得了一个小郡主,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大名是皇帝赐的碧云,但私底下萧五郎总是掌珠、掌珠的唤着。
    说他的女儿是他的掌上明珠。
    去了封地的萧五郎,一如当初承诺安阳公主的那般,与安阳公主一双人,哪怕是安阳公主有孕,皇帝赐了几个人去伺候,萧五郎也是从不碰,将人转手送给了安阳公主做婢女,后来又由安阳公主做住,配给了安阳公主陪嫁亲兵中的小将。
    要说诸位皇子之中,谁如今过的最为舒心的,也就是萧五郎了。
    谢云初入殿行礼,抬头见皇帝拥着狐裘打盹儿。
    皇帝许是年纪大了,越发畏寒,殿中炉火旺盛,身上披着狐裘,脚下还踩着熏炉。
    “微臣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瞧见正俯身行礼的谢云初,皇帝睁开眼来,捂着手中带着暖炉套子的手炉开口:“你来了,有一桩案子……户部送到了朕的跟前,朕想交给你来查。”
    说着,皇帝指了指身旁小几上的折子。
    高公公连忙递给谢云初。
    谢云初恭敬接过折子,展开瞧了眼。
    看到郭子都的名字,她眸子一紧。
    郭子都是云山书院的学子,当年的状元郎……
    折子上写,郭子都贪污了火耗三万两,以盐务和驿站贪污一万七千两白银,查有实证,郭子都供认不讳。
    可这笔银子去了哪里,不知道。
    郭子都家中也没有抄检出来。
    “有人……不想让朕知道这银子去了哪儿!”皇帝语声徐徐,“说是郭子都花费了,如今郭子都死无对证,打量着这银子要不回来了?朕……就是不想惯他们这些毛病!”
    “银子这么好用的东西,自然是有去处的,陛下放心……微臣一定替陛下将银子追回来!”谢云初郑重叩首。
    皇帝点了点头:“如今还在年中,此事也不必太着急了,等十五元宵灯会一过,让户部将一应供状卷宗交到你手里,再细查,好好过个年吧。”
    “是!”谢云初再次行礼从大殿出来。
    陈公公亲自将谢云初送出了宫,让谢云初代为问谢雯蔓安好,临别前又同谢云初说:“小谢大人与三殿下积怨已久,那位与小谢大人同科排名二十一,名唤陈文嘉在工部任职的大人,听说走了三皇子的门路,下个月就要被调去御史台了。”
    谢云初闻言同陈公公道谢,而后上了马车,转头往户部去了。
    郭子都此人,谢云初没有见过,但听谢老太爷说过。

第三百八十七章:郭子都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