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杀妻之恨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四百二十三章:杀妻之恨

      最终,看向床榻上瘦了几圈的萧五郎,镇定自若在管事端来搁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摆手示意大夫给萧五郎诊脉。
    谢云初恭敬行礼:“下官见过燕王殿下。”
    “此次能解成都府之困,多亏小谢大人,本王一定会如实上奏,为小谢大人请功。”萧知宴已是一本正经端着王爷架子道。
    一直紧闭双目的萧五郎突然从大夫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腕,睁开眼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谢云初未走,她知道萧五郎想让她留下来。
    大夫未动,只看向萧知宴,见萧知宴摆了摆手,这才又起身拎着自己的药箱和怀王府的一众奴仆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萧五郎掀开薄被,双脚踩在踏脚之上,抬眸望着萧知宴,新换的干净中衣隐隐透出血色。
    “阿夏是二哥的人,我早就知道,我府上多是二哥的眼线……我知道,我的亲卫大多都是二哥的死士,我连性命都能交给二哥!扪心自问,做弟弟,做到我这个份儿上,二哥也应当能明白我不会与二哥争夺储位,甚至……若二哥要夺储位,我也会舍命为二哥一博。”
    萧五郎猩红充血的眸子定定望着萧知宴……
    可如今,他已经不指望从萧知宴那张一贯冰冷的脸上,看出什么动容来。
    “甚至你与北魏联合设局,让我往里钻,让我死在战场之上,我也绝不会怨恨你分毫,可为何,你为何,要让阿夏杀了安阳……”萧五郎惨白的唇瓣张合着,提起安阳双手不自觉死死扣住床沿,眼泪大滴大滴往下落,“又给我一条生路?”
    萧知宴面色未改,不动声色朝着谢云初看了眼。
    “你不必看六郎,六郎什么都没有说,六郎只是曾经告诉过我……你用心不纯,可我不愿意相信。”萧五郎黑漆的眸子中,是强压的戾气和愤恨。
    萧知宴转动手中的扳指,语声淡漠:“皇帝一心想将皇位交给你,你死了皇帝也就是心痛,可若是你活着……却因屠杀自家将士,甚至是屠城,而无法继承皇位,皇帝心里该多煎熬!再者……你既然无心皇位,为了避免我们兄弟之间的嫌隙,自然是绝了你继承皇位的可能,我才能更放心。”
    “从今日开始,你身边的眼线我都会撤走,从此之后……你我兄弟之间,再无嫌隙。”
    听到这话,萧五郎眸子越发猩红,愤怒冲昏了头脑,他猛然起身一把抽出床头佩剑朝萧知宴刺去……
    萧知宴原本是能躲开的,却坐在原地不动,生生受了萧五郎一剑。
    利剑穿透萧知宴的肩膀,避开了要害。
    萧五郎……还是留情了!
    他紧咬着牙关,一脚踩住椅子,用力将利剑按压下去,直到萧知宴的肩头只剩下宝剑的剑柄,兄弟二人相似的五官也离得极近:“再无嫌隙?!你杀了安阳!你杀了我最爱的人,你告诉我再无嫌隙!杀妻之仇……我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
    萧知宴紧咬着牙,疼得额头青筋爆起,可不知道为何,伤口的疼……竟也没有抵过心脏的抽痛。
    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失去这个弟弟……
    可如今,这个弟弟竟然对他动剑,萧知宴突然就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舍不得萧五郎死,而选择让安阳公主去死。
    他扣住萧五郎的手臂,却没有狠心将已经站不稳的萧五郎推开,只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要同二哥翻脸?”
    “我真的……想杀了你!”萧五郎咬紧了牙关,眼泪顺着高挺的鼻梁不断向下掉,满目都是怒火和毁天灭地的恨意,“可杀了你,污了我的剑!你这样恶心肮脏龌龊的人,就该被万人唾弃,这辈子都得不到任何人的怜悯和爱,孤独老死在所有人的算计之中!”
    谢云初立在那两兄弟一旁,看得清楚萧五郎是当真动了杀念的,他想要杀了萧知宴为安阳报仇……
    可萧知宴就坐在那里,萧五郎的剑便偏了方向,刺入了萧知宴的肩膀,只是将曾经旁人说萧知宴时,他会愤怒与旁人争执甚至厮杀的话,全都丢在萧知宴的身上。
    萧五郎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大了。
    他知道,萧知宴已和北魏联手,若萧知宴一死……北魏还未走远的大军卷土重来,安平大营因为他的莽撞损失惨重,成都府恐怕不能相抗。
    萧五郎倒是可以用自己和北魏谈条件,可他作为大邺的子民不能,作为大邺的皇子更是不屑……
    萧知宴紧紧攥住萧五郎的手臂,咬着牙用力把人推开。
    谢云初眼疾手快,接住踉跄倒地的萧五郎。
    “滚!从今天开始……你我再无兄弟情义!只有杀妻之恨,滚!”萧五郎愤怒高呼。
    谢云初抬眸朝着纹丝不动的萧知宴看去:“燕王与萧师兄有杀妻之仇,难不成还指望着萧师兄能谅解?”
    穿透萧知宴肩膀的长剑,还在滴答滴答往下滴血,他紧咬着牙,攥住剑柄,将宝剑从肩膀上拔了出来,丢在地上,鲜血簌簌往外冒。
    他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萧五郎,全然不顾自己冒血的伤口有多可怖,好似对受伤早习以为常:“既然如此,你便好生呆在你的封地,最好……此生都不要再见。”
    说完,萧知宴转身从屋内走了出去。
    不知为何,说出这样的话,萧知宴心口细细密密的发疼,发胀。
    谢云初扶住萧五郎,忍着身上伤口未愈带来的疼痛,将萧五郎扶着坐在床上:“萧师兄,好不容易安阳把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为了小郡主和小世子,你要保重才是。”
    鬼神魂魄之说,虚无缥缈,可谢云初信。
    否则,她如何能借体而生?
    听谢云初说安阳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萧五郎转头,睫毛极为浓密的眼仁望着她……
    “萧师兄能梦到安阳,是因安阳心中不安,她在这儿呢!”谢云初语声温和,“她舍不下两个孩子和萧师兄,会一直陪着你们的。”

第四百二十三章:杀妻之恨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