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爵位

大邺女帝师 作者:千桦尽落

第四百二十五章:爵位

      谢云初垂着眸子不吭声。
    萧五郎抿了抿唇,还是决定将该说的话说完,语重心长开口:“你要时时在心中警醒你自己,别和那些少不知事的小娘子一般,一头栽进去不撞南墙不回头。你更不能忘记,你背负不止是大邺一个三元及第祥瑞状元的名誉,你还背负着陈郡谢氏,所以为兄希望你能将这份感情再藏好一些,别让第三个人看出来。”
    “我知道……”谢云初抬头望着萧五郎,眸色清明。
    “你知道就好!”萧五郎点头,“师父惊艳列国,一旦被人发现,师兄知晓你躲着师父避着师父,就是为了藏好自己的心思,可旁人只会臆测你妄想拉皓月入泥潭,师父依旧被世人维护的白璧无瑕,可你的名声……会被踩入泥里,前程就完了。”
    萧五郎今日同谢云初说了这么许多话,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毕竟……在这个大邺,若说萧五郎还有能够全然托付信任的人,除了师父之外便是六郎了。
    尤其是师弟六郎,萧五郎想要拼尽余生护住。
    “师兄今日所言,六郎都记住了!”谢云初应声,没有在萧五郎面前否认自己对纪京辞的那份心意,“师兄放心!”
    神容憔悴的萧五郎点了点头,复又抬脚随谢云初往前走,郑重开口:“父皇将你贬至距离成都府不愿的茂州,恐怕原本是想要让你来劝劝我回汴京,也是为了用你的前程胁迫我接受皇位,可这一次我是真的无缘皇位了,父皇一定会将启复你之事留给新君做,好让你全心辅佐新君。”
    萧五郎无疑是通透的。
    “我三哥……此人不提也罢!小七心性纯良,先有你,后有师父教导,若真的能继承皇位倒也不算差,三皇子与你不睦朝野尽知,接下来陈郡谢氏只能全力辅佐小七,可越是如此小七的处境就越危险,我鞭长莫及,当初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一点势力,只能劳烦你了!”
    他既然说无心皇位,自然就不会在汴京留下眼线或者势力,原本他是为了让萧知宴安心的……
    谢云初颔首:“萧师兄放心。”
    “行了,回去吧!”萧五郎叹了口气,“不必挂心我,若……有合适的小娘子,先把婚事定下来,说不定也能同我一般……”
    萧五郎话音一顿,想到他和安阳的结局,缓声改口:“说不定能遇到能让你爱慕不已,能陪你幸福度过此生之人。”
    谢云初应声,长揖同萧五郎辞别,上了马车……
    目送谢云初在大盛晨光之中奔赴远方,萧五郎忍不住再次眼眶通红。
    没了安阳,他此生便是这副样子了。
    他希望六郎的人生能和他不同,能实现志向和抱负,又能遇到自己的非她不可。
    身侧林间传来鸟鸣之声,萧五郎从护送谢云初离开的车队上收回,转头朝着林间望去,看到有羽翅翠绿的小鸟,藏身于苍树枝蔓疏阔之处,正歪头瞧着他。
    萧五郎不免想起安阳说,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之语,他打起精神来,只愿守在他身旁的安阳不要因他而担忧。
    ·
    皇帝最先接到谢云初送来的奏折,知道萧五郎可能中了埋伏,谢云初已派人请求安平大营随时准备出兵相救,心中担忧不已。
    紧接着,皇帝就接到奏报,萧五郎中了埋伏,北魏大军围困成都府。
    皇帝忧心萧五郎也担忧自己的孙子孙女,险些晕过去,震怒非常,将北魏使臣传入皇宫,用香炉砸得北魏使臣头破血流,又遣使前往北魏,向北魏递战书。
    不管朝臣如何相劝皇帝都不曾松口,坚持要向北魏递战书,并称怀王和小郡主、小世子若有三长两短,要举国与北魏你死我活。
    也是同一日,皇帝再次接到谢云初的消息,安平大营出兵去救萧五郎,谢云初斗胆替朝廷许诺秦绿芙侯爵之位,请秦绿芙出兵解城府之困。
    皇帝看到谢云初的奏报,心放下来一些,心中感慨万千,到底谢云初还是重视同门师兄弟的情谊,想来为了救萧五郎和被困在成都府怀王妃和小郡主、小世子,不得已出此下策。
    三皇子逮住机会,在皇帝面前攻讦谢云初,称谢云初自作主张,替朝廷许诺秦绿芙这个娼妇贼子,有损朝廷颜面,要皇帝重处。
    三皇子一众党羽,纷纷请求皇帝重处谢云初。
    皇帝却只说:“若是谢云初此法,能使怀王脱困,又能救成都府,功过相抵也就是了!”
    第二日,皇帝接连收到了几份从成都府传来的奏报。
    成都府知府报称,怀王妃为护成都府,以北魏公主身份胁迫北魏退军,失足落下城楼。
    怀王脱困回成都府看到怀王妃尸身,举刀屠杀自家将士二十三人,其中包括成都府守将等高阶官员,就连解了成都之困的谢云初也险些未能幸免于难,被怀王砍伤。
    谢云初送上来的奏报,将怀王妃侍婢死前哭诉说清楚,大有为萧五郎求情的意思,称萧五郎是失智之下动手杀人,并未提及自己受伤之事。
    还有安平大营护着萧五郎杀出重围的柳四郎也送来了奏报,与谢云初说的相差不大,主要是说谢云初让自己的贴身护卫带着怀王妃信物去救怀王。
    柳四郎自然是想借此次之事,让谢云初回到汴京。
    三皇子见状,先是说谢云初私自离开茂州,替朝廷做主许诺秦绿芙爵位不说,怀王竟然斩杀了成都府守城有功的将士,罪不容赦,请皇帝重处。
    朝中不少臣子,也跟风附和,称怀王戾气深重,杀了守城有功的将士不算,竟然连解了成都府之困的同门师弟也要杀,不配为皇家子,请求皇帝将其爵位。
    谁知,在汴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又深得皇帝重新的未来国储三皇子,竟然被皇帝用茶杯砸了脑袋。
    皇帝暴怒,称三皇子毫无兄弟之义,不顾念血脉之情,不配为人,畜牲尔!
    三皇子额头冒血,瞪大了眼看向自己的父亲。

第四百二十五章:爵位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