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初H)

散装肉脯(H) 作者:迷迷迷

正文 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初H)

      散装肉脯(H) 作者:迷迷迷

    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初H)

    那时候将军还没搞懂,自己对于小公子到底是什么心情。

    看到他笑,就觉得心都酥了,好像在朝中那些龌蹉的明争暗斗,战场上的刀来剑往都不是问题;看到他难过,只觉得怒气满溢,只想着把惹他不开心的都通通毁掉;只要一天不见,就念想得很,听到他稍微咳嗽一声,就紧张得把府里的大夫都叫过来,晚上必定要先哄着他睡了才回房,并越来越不舍得离开,甚至有很多晚上都在榻上和他同眠……

    将军那时候还麻醉自己,不过是一般的父子感情,直到他再一次不得不出征,又因为公子年幼,不能带在身边,阔别两月有余的,那个凯旋归来的晚上。

    那时皇上大排筵席为他封赏和洗尘,耗费了一天一夜,直到夜深了,将军才被获准回家。一路上心急火燎,撇开随从,独自一人策马狂奔,恨不得插翅直飞家去。远在将军府前就见到几簇灯笼,将军还道是寻常奴仆,驰近一看,竟然是穿着猩红披风的小公子,被奴仆们围着在深夜的门前等候!

    “子奕!”

    将军惊喜地大喊了一声,激动得满脸通红,甚至比被皇上封赏的时候更为兴高采烈。

    “爹爹!”

    小公子走前几步,步伐有点凌乱,似乎等了很久。现在已是深秋,晚上凉意甚重,他一张小脸吹得红扑扑的,手里抱着的小手炉噗通一声掉在地上也不管,只是一味地朝着将军而来。

    将军飞跃下马,一下抱住了扑向他的小公子。公子今年已经十三岁了,依旧没长开,还是小孩子一般的身形,站在将军身旁勉强到他胸口,此时将军一把将他拢紧在怀里,张开自己的披风将他兜住,低头亲了亲额头,大笑着说:

    “子奕乖!想不想爹爹啊?”

    “嗯!想!”公子仰头朝着他笑,眉眼弯弯的十分可爱。

    将军忍不住伸出大掌摸他,手下又搂得更紧,只觉得这身子是不是更纤细了?

    “怎么好像瘦了?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他一把抱起人,让公子坐在他臂弯上,快步朝里走去。公子乖巧地伸手圈着将军脖子,小声地应着。

    “有好好吃饭啊,哪里有变瘦。”

    两人一路直入到将军卧房,早有人弄暖了房间,沏好了清茶,又送来了姜汤让小公子驱寒。将军把人放在了软榻上,给他亲自脱掉了鞋子,这才端过姜汤让他抿着喝了点。

    小公子依旧是皱着好看的眉头嫌弃那股味,将军柔声哄了一会,才勉强喝了小半碗,就撒赖不喝了,摇着将军的手臂说要抱抱。将军自然是不会觉得自家孩儿都十三了还这么粘他有点问题,也不会觉得这语气太过孩童化,只觉得无比受用,连忙挥手让人收拾了出去,回身上榻,把日思夜想的小心肝锁在怀里,一下下摩挲着后背,心头溢满了甜蜜。

    “爹爹,下次出征孩儿也要跟你一起去。”

    小公子把头埋在将军肩膀,说话之间,柔嫩的嘴唇一张一合,将军只觉得碰触到的地方热辣辣的,慢慢地下腹就有一股热火在往上窜。他连忙定定心神,心下纳闷难道是出征太久没有排解?

    “那不行,战场危险,伤到怎么办?你好好在家,等爹爹回来再和你玩儿。”

    “唔……可是要好久不能见到爹爹……”公子声音低了下去,双手环着将军的虎腰一摇一摇的,“好想……”

    最后这句好想细如蚊呐,但将军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不由得大笑:

    “都几岁了,还想爹爹。哈哈哈。”

    “真的!爹爹不在我晚上都没睡好!”小公子羞得满脸通红,伸手揪着将军衣襟,气鼓鼓的样子十分可爱。

    将军此时真的是看呆了,小公子越长越像他母亲,眉目清朗,眼亮如星,加上皮肤细腻,活脱脱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还是略嫌身量不足,看上去跟个小姑娘一样,可这等容颜就算是搁皇宫里也是一等一的水平,将军忍不住伸手去摸他,今晚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下意识地在那无瑕的脸上来回摩挲。

    “爹爹……唔……”小公子把脸蹭在了将军手心,乖巧地垂下了眼帘,微嘟着的小嘴像粉嫩的樱桃,看得将军眼热心跳,手下更是流连忘返了。

    “真滑。”将军低声呢喃,他觉得自己对小公子的态度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他是一介武夫,思考并不是他的擅长,一切都更遵从感觉,他的直觉一直在战场上让他无往不利,此时他清晰地感受到心里头的一道呼唤,一道首次让他有点左右为难的呼唤。

    吻他,让这个小人儿沾上你的气味。

    疼他,给这个小人儿打上你的烙印。

    这一瞬间将军气血翻涌,不免有点顿住,小公子眨眨眼,抬眸看他,见他有点出神,噗嗤一笑,拉下将军摸着他脸的手,直起身子,把自己的双唇准确地印在了将军之上。

    “唔!”将军瞪大了眼,像被定住了,一时之间没有动作。

    唇上柔嫩的触感真实之极,小公子眉眼含笑,侧了侧头,含住了将军一动不动的嘴唇啜了啜,发出细微的啾啾声。

    “子奕……你……”

    被小公子在唇上辗了几回,将军才反应过来,一把拉开了他,因为太过震惊了,声音难得地在发抖。

    “我喜欢爹爹呀。”小公子甜甜地笑了,又无视他的僵硬,拨开了推开他的手臂,又凑了上去,“爹爹不喜欢我吗?不想吻我吗?”

    “喜欢,想。不对!我是你爹啊,我们不能这样!”

    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将军,此刻竟然慌乱了起来,他不敢太大力推开公子,只能侧着头避开他不断的轻吻。

    “喜欢就行,没有不对啦,爹爹,吻我嘛。”

    小公子虽说年纪不大,但十分早慧,对于自己的感情,他早就有了清晰的认知。他喜欢爹爹,喜欢到想独占他,不许他身边有别的女性,想无时无刻都跟他在一起,想和他做春宫图上那些据说很快乐的事情。

    “子奕!”将军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脸,闭着眼嘟着嘴,顿时什么火都发不出来,反而觉得这不过是孩子的一个要求,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却不肯满足,还朝他大吼大叫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小公子就是吃准他的个性,知道将军一定不会拒绝。无论他们的行为是多么惊世骇俗,将军爱他胜过一切,他有这个信心,也对此毫不怀疑。

    “唔…………”

    小公子仰着脸,细声地哼叫,不知何时已经变成跨坐在将军腿上的姿势,他的腰身轻轻扭摆,若有若无地摩擦着彼此敏感的部位。

    本来虚扶着人的手一紧,将军的脑海里天人交战,他皱着眉头,欲望让双眼发红,狠狠地盯着眼前乖巧诱人的小儿子,屋内充足的暖气让他皮肤蒙上了一层细汗,像上好的羊脂玉,因为情动,透着美艳的粉色……

    一切的一切都如此诱人,如此让人忍不住沉沦……

    “爹爹……我好想你……每晚都在想……”

    小公子睁开眼,软着声音,微微扁着嘴,又委屈又撒娇地最后催促。

    将军难耐地低吼一声,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就迅速地按住了小公子的后脑,把他压向自己。

    两片热唇贴在一起,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小公子配合地张开嘴,将军霸道的舌头长驱直入,翻搅着他柔嫩的内里,毕竟是久经人事的大老爷,将军虽然平日并不钻研此道,也是十分有经验,没几下就把小公子弄得哼哼叫叫,舒服得眼睫都润湿了,身子轻摆,被将军一下收紧手臂,牢牢箍在怀里,两人上身纹丝合缝地贴近,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小公子优美的下颚滑进了脖子,弄湿了衣襟。

    “唔…………嗯…………”

    嘴里有姜汤辛辣的味道,但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甘甜,长久以来的夙愿终于得偿,两人都十分投入,再也分不出心思来去想现在的行为是如何有悖道德。

    直到小公子气喘吁吁,有点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将军才放了人,摸着他发红发烫的小脸,蹭了蹭他鼻尖笑着说:

    “怎么不会用鼻子呼吸啊,小蠢蛋。”

    “唔……还要……爹爹……给我……”

    水色潋滟的唇瓣被吮得发肿,糯糯的声音也让人迷醉,将军再也把持不住了,把那些所谓的枷锁都抛诸脑后,手随心动,大掌滑进了衣襟里头,摸着滑腻的皮肤。

    “唔……啊……别嘛……”

    小公子扭了扭身子,被将军摸过的地方都在发烫,将军还一路摸到了他的胸前,夹着小小的凸起往外轻扯。

    “啊…………不要…………”

    从未被抚弄过的身体意外的敏感,他只看过一些春宫图,也听贴身的奶妈和侍女说过一些,并没有实际体验过,没想到自己的身子也如她们口中形容的一般,不禁羞得浑身烧红,嘴里也带上了一点埋怨:

    “不要…………那里不行…………唔…………爹爹!”

    将军哪里肯放过他,见他这么喜欢被玩弄乳首,身子都扭成花了,眼里水色也更深,自然不会罢休,一手制住了他的反抗,一手扒开衣服,把莹白的胸膛完全露出来,低头就含住另一边深深吸吮。

    “啊!!不要!!!唔…………啊…………”

    没想到还下嘴!小公子羞得伸手打他,不过这点儿力气只能算情趣,将军不管不顾地玩弄着硬起的小颗粒,短短的胡茬擦在他胸前,让人又痒又酥,小公子得了趣,也没有继续抗拒,身子也配合地挺起,完全把自己送进了最爱的爹爹口下。

    “唔…………啊…………舒服…………啊…………”

    待两边的胸膛都湿漉漉发红发肿的时候,小公子下头已经湿了,他夹了夹腿,小声说着不舒服,将军会意,给人脱了裤子,又握住了那根秀气的小肉棒,一下下撸动起来。

    “来,爹爹让你舒服啊,不用怕。”

    “唔…………啊…………要爹爹吻…………唔…………”

    小公子抱着他的脖子,送上了红唇。将军咧嘴一笑,迅速地噙住了小嘴,一边勾着他舌头缠绵地逗弄,一边加快手下的抚慰。

    “呀…………啊………………”

    很快就喷在了将军手里,小公子瘫软地埋在他怀里,细细地喘着,身子浸了一层迷人的酒红,娇艳欲滴。

    将军身下那根真是硬得要炸,然而他还记得自己的孩儿年纪尚小,并且男子之间相当的不容易,他并没打算把人整个吃掉,此时把孩儿送上了顶峰,便顺着他后背让他平复,一边想着等会得去找个姬妾泄泄火才是。

    “爹爹…………的这里好硬啊…………”

    小公子哪里会体会不到靠着他胯下那坨热乎乎的东西,存在感如此的鲜明,只是束在裤中都能目测到巨大,鼓囊囊的一坨,偶尔像有意识一样抖动,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一碰,顿时收获了将军的大喝:

    “别动!”

    “唔…………爹爹好凶…………”

    小公子却不怕,他知道将军舍不得骂他,把手完全按在了硬热上,还轻轻摸了两下,将军倒抽口气,一下拧着他下巴抬起头,眼里透着危险的欲火:

    “子奕,别玩火。”

    “我想让爹爹舒服……”

    不知死活的小公子还舔了舔唇。

    他的确是知道该如何做,今晚也存了心要把自己献给将军。

    他最爱的爹爹,必须完全是他的,不能跟他温存以后又跑去找别的谁。

    “你……”将军叹了口气,隐忍地移开他的手:“你还小,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不行!不行!”小公子瞪起眼,语气难得的严厉:“爹爹等会又要去西苑对不对?不行!爹爹是我的!永远是我的!不许找别的女人!”

    将军一时哑口,他没想到小孩儿懂这么多,连他要去哪里做什么都知道。然而公子眼底的一片认真和执着让他心头满溢,他感受到了一股超越亲人之间的爱意,心下也终于释然。

    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有如此深沉的欲望。他也无时无刻想着要独占小公子,就连他对着自家哥哥微笑都觉得心里发酸,晚上喜欢到经常打着哄他睡的念头然后一起睡,原来他不是一个人,原来他们心意相通。

    “说啊!不许找别人!爹爹只能找我!快说!”小公子气势汹汹地扯着将军的衣襟,仰着小脸质问他。

    “好好好,只能找你,爹爹永远都只有你好不好?子奕乖,先下来啊。”

    将军宠溺地笑,抱着人就想把他放在榻上。他必须得去弄弄下头的东西,不然老是撑着也对身体不好。

    “不行!不许走!”

    小公子巴紧了他不放手,像个膏药一样贴住,将军拿他没办法,只能侧头又轻吻了一通脸颊,柔声哄着:

    “乖啊,让爹爹去沐浴行吗?你看我回来就光顾着陪你了。”

    “我…………我…………”小公子我了几句没有下文,身子却急促起伏着,他抖了抖嘴唇,像是鼓起最大的勇气,凑近了将军耳朵快速地说:“我下头洗过了可以让爹爹进来。”

    多少场胜仗多少个赏封都无法抵消此刻的惊喜,将军用力地把人搂在胸前,疯狂地亲吻,几下就撕完了他的衣服,翻身把人压在榻上,一手探进后头的蜜穴,果然让他癫狂的是,那里软软湿湿的,明显是被弄过。

    “谁?谁教你的?自己弄的?”

    将军探进一指,摸着嫩滑的穴口打了一转,只觉得触感美妙,一下又伸进了更多,那小口像是害羞一般,缩了几缩,把他的指头紧紧吮住,上头也顾不得回答他问题了,腻着声音哼出了两句,一边在榻上蹭着脸颊,很舒服的样子。

    “唔…………啊…………”

    将军低声笑了,觉得孩儿这个样子特别可爱,他刻意用自己的胡茬去磨蹭他的脸颊,手下轻柔地开拓,很快就挤尽了两根指头,就着里头本来就有的湿意玩得咕叽咕叽的。

    “子奕你听,你的小嘴在叫呢。”

    “啊…………啊…………乱讲…………唔…………”

    “是不是很饿啊?叫得这么大声?”

    将军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他坏心地往那里用力一压,小公子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弹起,眼角溢出泪水,爽到全身发抖。

    “哦,是这里啊,找到子奕的骚点了。”

    “啊…………啊…………啊…………”

    小公子根本无暇反驳,大喘着气,前头又去了一次,淡淡的汁液弄湿了他的小腹,两腿不顾仪态地大张,身下隐秘的地方被爹爹玩得噗嗤噗嗤的,他觉得毕生的羞态应该就在今天全数呈现了,含羞地呜呜了几声,眨着湿润的眼睛祈求:

    “爹爹…………啊…………进来…………填满我……”

    “!”将军呼吸一窒,“你确定?”

    “啊…………啊…………进来…………爹爹…………我要你…………”说着还轻轻抬起腿蹭着将军的腰部。

    再忍就是圣人了。将军抽出手指,从榻上的暗格里摸出一个小瓷瓶,急匆匆地拉下了裤子,倒了满满的在自己的肉物上,又弄了满手喂给了小公子后头的蜜穴,未经人事的粉色穴口像是有意识般吞咽了下去,风景妙不可言,将军急躁地兜起人的腿,扶着肉物慢慢往里埋。

    “啊………………”

    小公子绷紧了身子,初次承欢的蜜穴无法适应巨大,被一下子撑到了尽头,有种钝钝的裂疼,他抠紧了身下的软垫,双眼含泪,一下就哭了出来。

    “乖,放松,不疼不疼,很快就不疼。”

    将军一边把自己往里送,一边揉着他的胸膛和小腹,紧窒的甬道感觉太好了,他根本舍不得退出来,只能尽可能安抚着小人,再一点点把湿热的内里凿开。

    “啊…………疼…………唔…………”

    虽然嘴上这么说,小公子依然尽量舒张着身体,接纳他的爱人。将军被这姿态哄得心甜如蜜,狠了下心一下把肉物全根没入,自己也伏趴在上头,压着他的小嘴送上腻人的亲吻。

    “唔…………嗯…………唔…………”

    小公子连喊疼的机会都没有,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缠吻给弄分了神,连后头的充盈感都排在之后,他太喜欢唇舌相依了,将军的气味都灌输给他,好像被这个人完全占有了一样。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等小公子适应了以后,将军便拎起人的两腿,几乎是毫不喘息般狠狠贯穿着他日思夜想的甬道,厚重的软榻也震得隆隆发响,小公子红透的身子被顶得不断前滑,嘴里不成腔调地胡乱叫着,舒服得魂都要飞了。

    “啊…………啊…………好舒服…………要死了…………啊…………爹爹好棒…………用力…………啊…………”

    丝滑的内壁让人欲仙欲死,将军一句废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味埋头苦干,两个多月没有排解的巨大此时激动得章法全无,只顾着在里头横冲直撞,像是要把每一寸地方都打上标记,到处惹火,经常擦过小公子的骚点,让他又叫又哼,却并不深入摩擦,弄得他哭声连连,呜呜咽咽地开始小声抱怨。

    “啊…………那边…………唔…………爹爹那边…………太坏了…………啊…………顶那边嘛…………唔…………”

    将军笑了,伸手摸着他挺起的胸膛,一路顺着滑到了胯下,揉着那根精神的肉棍,搓了几下顶端又弄湿了自己的手,他把汁液送到了自己嘴边,毫不嫌弃地舔了一下。

    “真甜啊,子奕好甜。”

    “唔…………你…………啊…………不要…………”

    小公子羞得快要融化了,自己的汁液竟然被爹爹吃了!这个视觉冲击让他的蜜穴拼命收缩,像要把可恶的爹爹夹断一般,没想到竟然把将军给夹了出精,一下猛烈的喷射,让他尖声长叫,泪眼汪汪地大张着嘴,津液横流。

    “啊………………………………”

    “唔!!”

    将军也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下如此厉害,竟然把他也弄了出来。他本来是想好好逗逗这个小坏蛋的,却低估了自己的渴求,把肖想多年的人儿压在下头肆意侵犯,那人还是他骨血相连的儿子,把道德都践踏在脚下寻欢作乐,怎能不兴奋激动?

    “啊…………唔…………好满…………”

    小公子无意识地呢喃着,舒服地闭着双眼,身子一下下轻颤,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暖暖的后头紧紧箍着他,将军没多久就又恢复雄风,这回他存了心要做好,也不管小公子如何哭求,一味埋头狠干,还每下都弄在了他最骚的点上,连续把人送上了几次高潮,最后都射不出东西来了,才又再次喷射在里头。

    此时已经快要天亮了,从夜深开始就缠绵的两人浑身湿漉漉的,小公子软软地趴在将军胸前,小声轻喘,小脸上尽是餍足的微笑,将军的大手轻拍着他后背,射过两次的肉物还硬硬地挺着,时不时还得拨开小公子伸过去逗弄的手。他的确忍得很辛苦,吃之前是忍着强烈的欲望,吃了之后又怜惜他身子,不敢尽兴,只能苦了自己,在人身上磨磨蹭蹭的勉强泻火。

    “别弄!再弄就干翻你!”

    欲求不满的将军再次把小公子的手拍开,语气未免重了点。

    小公子噗嗤一笑,像小猫咪一样在将军胸腔蹭了蹭,甜甜地说:

    “那爹爹来干死我呀……“

    “小坏蛋!这可是你说的!”

    很快,房里头又响起了熟悉的肉体相交声,事后,小公子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自寻死路。在床上躺了三天才下地的他虽然累得浑身散架,却依然笑意盈盈。

    真好,爹爹是他的了。

    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初H)

    - 肉肉屋

正文 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初H)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