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王扬的怒吼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十七章 王扬的怒吼

      这天晚上,王扬只吃了几口肉,两个水果,然后把剩下的三个果子装到了兔子皮腰包里,而且还抓了一大把的板栗,为第二天做准备。

    到了第二天,他便跟着大人们往森林里走,同样的,他还是独自一人进了森林深处。

    他总共进入森林深处两次,每次进入都被死神的阴影笼罩,伴随各式各样的生命危险。

    但古人早就精辟的总结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森林深处虽然危险,可却是天然的狩猎场所,到处都是食物。

    再加上古人又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江山万里,能者居之!

    只要有足够的生存能力,哪怕是死亡炼狱场,也能便成欢乐天堂。

    王扬这会儿不管是乐意不乐意,都得进来。

    他背着大木桶,来到了上次呆过的青果树下。

    这棵树一月不见,树上的青果已变成了红果,完全的成熟了,外形有些像苹果,吃起来却像红布林,究竟是啥水果也不重要了。

    王扬把背上的木桶放到了地上,木桶高约五十厘米,直径为五十厘米,重达四十斤。

    面积约为196平方米,容量约为097立方米。

    也就是说,理想上可以捕获一只小野猪,现实上,只能抓抓小猫小狗这样体型的小动物。

    这个年代的许多动物体型相对于现代偏大,所以这款木桶的捕猎目标很明确,大老鼠,松鼠,兔子等等。

    王扬大可以砍更大的树,做更大的木桶,但一来不便于携带,二来制作麻烦,繁琐,没有多少实用姓,所以便舍弃了这个念头。

    当然,五十厘米高的木桶确实有点高,看起来没有必要,完全可以削矮一些,反正兔子松鼠之流没有这么高。

    这里,便是王扬考虑到的地方了。

    试想一下,如果木桶只有三十厘米高,三十斤重,那么一只凶残的大老鼠钻进去会怎样?

    答案就是老鼠人立而起,在王扬还来不及下树的时候,便一把掀掉木桶,叼着水果得意的逃走。

    所以王扬在经过一番计算与取舍后,果断认定五十厘米高是最有把握的高度。

    这样一来,老鼠之流就算站起来,也掀不开木桶,只能顶着沉重的大木桶缓慢的移动。

    王扬准备好了之后,便先计算了一下自己埋伏的距离。

    他肯定得上树,一来安全,二是视野广阔,三来小动物们不至于不敢靠近。

    他选了大概离果树八米远的位置,这个距离不远不近,小动物们可以靠近,而且十米之内,是王扬投石子最有把握的距离。

    然后拿出一个苹果,两个桑葚,还有一个路上拣来的松子,放在地上。

    从旁边取了一个十厘米高的树枝,把木桶撑住。

    让树枝正对着大树的位置,有利于自己的视野与出手。

    然后人便爬到了树上,采了几个红果子,吃了起来。

    等待的过程非常煎熬,王扬一直等一直等,可能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不过他没有急不可耐的撤走,全神贯注的注意着风吹草动,显得十分耐心。

    一直到了正午,烈曰高照之时,四周才有了点动静。

    那处动静是从身旁十五米左右的草丛传来,簌簌的响。

    王扬赶紧转头看去,只见在小小处灌木丛间,枯黄的叶间有黄影闪动,那黄影很大,身上有浅浅的褐色斑纹,看上去像狮子,又像鹿。

    但那个头,绝对不是鹿。

    “混蛋的刃齿虎!”

    王扬恨得牙根紧咬,一眼就认出了这道**的身影属于那只刃齿虎。

    他和这只刃齿虎的宿怨不用多说,每一次出来都能见到它,这片地头应该是它的地盘。

    没说的,它发现了自己,把自己当成了猎物,隐藏在那里,想要送上致命一击。

    现在自己的处境可不太好,这只混蛋在一旁,若是有其他动物靠近,不等自己出击,它就会跑出来肆虐。

    就算自己的木桶陷阱成功了,罩住了一只小动物,也无法下树去把小动物杀死。

    “你个死不要脸的,天天就想着和我作对,你不让我舒服,你也别想舒服。”

    王扬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鸡蛋大的石头,对准刃齿虎就扔了过去。

    “咚!”的一声,砸得刃齿虎身子微微抖动。

    王扬看到这一幕,乐了,他这一下可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气,比那次丢野猪用力了不知多少倍,就算刃齿虎再皮糙肉厚,只怕也得疼得倒吸凉气吧?

    “好小子,能吃苦,能挨打,能忍气吞生,卧薪尝胆,要不是你长成那样,我都以为你是越王勾践了。”

    王扬没想到这只刃齿虎竟然有红军的精神品质,从心底敬佩对方,为了向它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又拿出一块大石头,手臂转了又转,腰上,肩上,逐一发力,最后手腕一甩,这颗堪比炮弹般的大石头,势如流星的飞了过去。

    “咚!”

    刃齿虎再次被砸中,它几乎要抓狂了,身子抽了两抽,被砸中位置的肌肉不断的抽搐。

    可它,却是硬生生的忍了!

    “哇靠!佩服!”

    王扬对这只刃齿虎的忍耐佩服得五体投地,想到它那块肌肉的抽搐,又想到要是自己被砸中……

    “啧啧……”

    在这一刻,王扬终于有了高人一等的智商优越感,这只刃齿虎恐怕至今还以为,自己是试探它,看看那边有没有埋伏。

    “得亏你这么能忍!”

    王扬这次活动活动了筋骨,扭扭头,张张手,压压韧带,然后对两只手“呸呸”两声,搓了搓,抓住最后一块大石头。

    踩着树干腾腾两步,用力的甩了出去。

    “咚!”

    这块大石头再次精准的击中之前受伤的部位,它怒吼一声,带着满腔的怒火,向王扬冲了过去。

    “你还有脸叫!”

    王扬也是火了,几次三番的好事都有它的搅和,一锥钉在树干上,保持重心,一手握着木矛,对着树下的刃齿虎便刺。

    那刃齿虎腾在半空,见木矛刺下,又一拍树干,反弹落地。

    “吼吼吼!”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扬也对其狂吼。

    “呜吼呜吼呜吼呜~”

    听其声音起伏不定,音节怪异,估计是在说那句经典的买表七字真言。(求收藏,求推荐票!)

    ;

正文 第十七章 王扬的怒吼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