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困扰了无数年的问题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九十章 困扰了无数年的问题

      王扬带着一大帮人来势汹汹,刃齿虎恼怒异常,它瞪着王扬,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剐。

    前两年还只是王扬一人进入它的地盘,去年就将它的地盘占了三分之一,今年又要作甚?再占三分之一?

    如果真是如此,那它只好愤怒而决然的……逃跑。

    没办法,形势比人弱,自身武力不占优啊。

    王扬对着它嘿嘿一笑,慢慢往后退。

    刃齿虎的想法他自然明白,只不过他今天叫它出来,不是驱赶它,而是让小红等新人明白,这里也有刃齿虎的地盘,轻易不要过界。

    他捡了根树枝,指了指线那头,然后指了指刃齿虎。

    “吼~”刃齿虎见自己被指指点点,虚张声势的叫了一声,十分心虚。

    “别叫了,该干嘛干嘛去,没你事。”王扬不满的瞪了它一眼,正要带众人离开,忽然眼珠一转,从身后的包里取了块腐肉,丢向刃齿虎。

    “我们继续走。”王扬带着众人离开。

    刃齿虎面对飞来的腐肉,没有去接,一直等到王扬等人离开,才谨慎的低下头闻了闻,感觉没啥问题后,一口咬走。

    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王扬等人不紧不慢的往前走。

    小红跟在他的后面,十分紧张的望着四周,手中的投石索被抓得愈发的紧,手心里全是汗。

    她看起来有些惊魂未定,习惯了没有危险的她,一出来就见到高大威猛的刃齿虎,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她是如此,其他第一次进来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每一次落地都几乎不敢发出声音。

    这时,众人右手边的一簇灌木丛沙沙的耸动。

    小红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上了石头,转了几圈砸向那处。

    “啪嗒!”石头没有预想中的精准砸中,而是歪得莫名其妙,竟然砸到几米外的大树,极其离谱。

    灌木丛中的动物受到惊吓,一下子不敢动了,然后快速往后飞奔。

    王扬眼尖,认出是白兔子,搭弓上箭,“嗽”的一声射去。

    这一箭也没能射中小兔子,他射死物有一定的准头,对一个快速移动的物体把握姓不够。

    好在这时其他人反应了过来,纷纷拉开距离,装上石头,向远处一通乱甩。

    他们无法做到一甩一个准,但胜在投掷的数量够多,形成了弹幕,小兔子根本无处可逃,被一块石头砸中,直接倒在了一旁,全身抽搐。

    驱赶者麻利的跑过去,收起兔子,回来的时候不停的大笑,很显然,投石索的实用姓让他很开心。

    这个结果王扬自然不需要猜想,十分正常,毕竟练了那么多天,花了那么多的功夫。

    倒是小红的表现让他很无语,这孩子太紧张了。

    他走过去拍拍小红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指着四周,骄傲的拍拍胸口。

    “不用激动,这片地区咱们是老大。”

    小红肯定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意思,不过没关系,等她多来几次,就会明白附近区域的划分,自然而然的放松。

    没过多久,众人来到了最靠外边儿的地段,也就是右上方的尽头。

    这里往前,是原始森林,往右边绕一会儿,就能上山。

    王扬在此停下,同样开始画线,指着原始森林前方,学了两声猪叫。

    为了让他们更好理解,还在地上画了只野猪。

    然后指着右边,学着恐猫叫了两声,同样画了只恐猫。

    就这样,将自己的活动范围标清楚了。

    他的表达方式很清晰,小红等人由于有了刃齿虎的经历,所以很快领会,不敢再踏前一步。

    此时只是初春,草木还不算繁盛,那些植物也没有长起来,所以王扬放下了收割一事,转念到了畜牧方面。

    将野生动物驯养为家禽,是非常重要的一大板块,富足的生活离不开稳定的饲养。

    尤其是遭遇到大面积的灾荒时,可以不至于全部饿死。

    这个念头老早就在他的脑海打转,去年收获一大堆鸟蛋的时候,他就想过能不能孵化出来,后来因为参考了各方面的条件,没有继续。

    难点有许多。

    首当其冲的,便是驯养的场地。

    可以选择的场地很少,封闭式的环境就更少了,只能把峡谷当作暂时的栖居之所。

    这倒不算太难,花点时间堵住峡谷口就行了,一般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出不去。

    第二点,驯养的种类。

    这一点也不用考虑太多,首先不会是鸟类,它们只要一展翅膀,就可以轻易飞走。

    做鸟笼更不切实际,得做多大的鸟笼才能够养那么多鸟?如果鸟不够多,食物也就不多,还养它作甚?

    体型大一些的动物倒是够肥了,只可惜只有幼崽才好驯养,成年的动物早已有了自己的三观,难以驯服。

    所以说,定位便在小型动物的身上,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小型动物更好。

    将它们抓来后,根本不用管它们是不是幼崽,对自己造成不了伤害,也逃不出去,连驯养都直接省了,关押起来。

    第三点,如何保护驯养的动物。

    当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后,必然引起其他食肉动物的觊觎,掠夺一定经常发生。

    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动物很关键。

    若对方来明的,王扬不怕,他敢保证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绝不让任何侵略者横行肆虐。

    怕就怕对方玩阴的,大半夜的搞偷袭,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偷偷摸摸的叼走,第二天欲哭无泪。

    这也不叫难事,可以轮流派人看守。

    第四点,如何让众人明白畜牧的意义。

    这一点比上述几点重要得多,也难得多。

    猿人不可能有饲养家畜的概念,动物抓来就是拿来吃的,而且要先杀死,再带回山洞。

    他们不可能捉活的。

    就算王扬非常努力,抓了一大堆活的,怎样让他们不拿去吃?

    抓了那么多,自己不吃,还喂它食物吃?你开的什么玩笑?又忘记吃药了?

    当然,上面几个问题迟早都有办法解决,而接下来的这个问题,却是王扬无法解决的,也是困扰他最久,最头疼的问题。

    这个问题直接影响到所有人的姓命,严重到即便是王扬,也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疾病!

    不是动物的疾病!他完全不在乎动物们会不会生病,是死还是活。

    而是人类的疾病!

    (大头来了,关于畜牧方面的事情,大家有啥想法可以在书评区说说。顺便说下周一到了,收藏和推荐票可有?)

正文 第九十章 困扰了无数年的问题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