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虎毒不食子,你怎敢食之?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虎毒不食子,你怎敢食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王扬想破天都没想明白。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深奥,追溯的历史之悠久,说法之纷纭,不计其数。

    哪怕是已经回到了几百万年前,还是弄不明白。

    当然了,他不会无聊到去琢磨这类问题。

    他想的依旧是,母鸡要下蛋了,新生命要诞生了,驯化养殖取得进展了。

    他坚信,经过了这么多天鸡老大的努力后,一定有所成绩。

    他的心思完全被母鸡吸引过去,看见它安逸的窝在窝里,心里十分开心。

    有了等待的目标,一分一秒都成了煎熬,王扬坐在大石头上编织绳子,心神却被母鸡的一举一动所牵引,看他烦躁难耐的样子,仿佛他才是下蛋的母鸡。

    时间一分一秒流过,直到了下午烈曰正浓的时候,才有了结果。

    只听那只母鸡突然叫了起来,“咯咯咯~”“咯咯咯~”,吓得王扬手一抖,掉下两根细丝。

    鸡老大和女一号似乎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围到小木屋的门口,也咯咯的乱叫。

    “下蛋了!”王扬双目闪过精光,他在姥姥家的时候,姥姥曾微笑着对他说过:“这母鸡下蛋啊,就喜欢瞎叫,就像你母亲生你一样,巴不得全村都知道。”

    自此,他便形成了一个概念,母鸡下蛋了会叫得特别兴奋。

    他没有立刻冲上前去,可能母鸡正在下,还没下出来,自己这猛扑上去,不太好。

    所以他等了一会儿,等母鸡叫得愈加欢实了,才走上前。

    鸡老大和女一号虽然被王扬喂了很久,可还是很警惕他,一见他靠近,赶紧跑开,“咕咕”的发出警告。

    王扬蹲下身子,将手伸进母鸡的身下,窝里很闷热,还有点微微潮湿的感觉,摸着摸着,忽然间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

    “鸡蛋!”

    王扬触电一般,抓着鸡蛋将手抽了回来。

    感受着手中传来的热度,他松开了手。

    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颗和普通鸡蛋差不多大小,颜色却是青褐色的鸡蛋,看上去就像是皮蛋。

    只是匆匆的几眼,王扬就不敢再看了,别把蛋弄凉了。

    将蛋放回了窝里,母鸡坐了回去,进行孵化。

    回到了石头上,王扬依然心潮起伏,新生命的出现总是让人开心。

    养它们,不就是为了让它们生孩子么,最好快快生,越多越好。

    一天过去,大人们回来了,他们没注意到母鸡的异样,就算知道它生蛋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感慨。

    他们带回来了很多的猎物,哪怕今年的食物没有往年多,但依然不影响他们的捕获效率。

    这一点尤为让王扬宽心,他不清楚如今他们捕猎的细节,虽说自己今年也出去了很多次,但那是纯粹的单人行动,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配合上的变化。

    反正从获取猎物的能力上,自己比不上他们,他们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以及对森林细节上的认知,比自己更强。

    而自己更像个评估师,或者说自己是个小型的百科全书而已。

    在吃完晚饭后,王扬已经非常疲惫,连续无数个小时都在编织绳子,绝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

    但他没有休息,而是化身为全职保姆,全心全意的对待“孕妇”。

    他拿了块木头,挖了个槽,到小溪边舀了瓢水,放到鸡窝口,然后把一堆食物放到水槽旁边,保证母鸡可以不用离开鸡窝,全身心的下蛋孵化。

    做完这些,夜已入半,大家该睡的都去睡了,几位精力旺盛的,还在丰富夜生活。

    他把挖出来的木屑木头块整理起来,走到山洞深处。

    在这里,分别住了三种不同的小动物,它们之间只有一墙之隔,很近,若是闲得无聊轻轻一推,就能和邻居打招呼。

    起初王扬十分担心果子狸和大老鼠会对小兔子图谋不轨,可慢慢的,他发现这个担心有些多余。

    它们天天有吃有喝,还有伴侣长伴左右,对其他的小动物提不起半分兴趣,相处得还算融洽。

    王扬站在木板外,看着它们,发现它们胖了许多,曰子过得太潇洒了,再这样下去,有三高的风险。

    尤其是那几只母的,都胖成啥样儿了,躺在一旁,动都不想动一下。

    “咝~”忽然间,王扬倒吸一口凉气,想到了一个可能。

    “是不是都怀孕了?”

    他深吸一口气,思绪顿时凌乱,飘到了九霄云外,拉都拉不回来。

    直到愣了半晌,才把目光死死盯在那几只母的身上,它们胖了,体型大了一圈,尤其是肚子,很大。

    “应该是都有了。”

    王扬越想越有可能,春夏两季,正是众多动物繁殖的高峰期,自己把它们抓来了这么久,除去培养感情的那点儿时间,怎么算怎么都要有了。

    一时间,王扬狂喜不已,激动得直想把大人叫醒。

    但同时,他觉得自己肩上的压力更大了,从来没有养殖经验的他,不知道该从何入手,才能保证更多的新生命健康成长。

    他思虑了半天,突然释怀,既然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那还艹什么心,没有自己,它们还不是照样带孩子。

    他觉得自己担心小动物们的想法太滑稽,忍不住吃吃的笑了。

    不过话虽如此,该做的还得做。

    他养过的宠物都是最常见的,小猫,小狗,小白鼠。

    前两者的表现都很正常,只有小白鼠有些特别。

    到底如何特别呢?事情是这样的。

    在王扬上大学的时期,他买了一公三母的小白鼠,由于没时间细心喂养它们,就一直用一个大的鼠笼,将它们关在一起。

    只有一只公的,没有竞争,所以打架什么的几乎没发生过,相亲相爱,十分和睦。

    也不知道在多少天之后,鼠笼里忽然多了四只红通通的肉团,王扬吃了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其中一只母鼠产仔了,多了四只小宝宝,可把王扬激动的。

    不过他的时间真的不多,面对越来越大的就业压力,即使在大学也不敢放松,全面发展,狂修德、智、体、美、劳、五项属姓。

    没时间,只能每天带一堆食物给它们吃。

    结果第二天一看,恐怖的场景出现了,只见鼠笼里鲜血流了一片,四只刚出生的小老鼠还没有机会睁开眼看一下世界,就被残忍的杀死了。

    谁干的?王扬不知道,他只看到那一公三母,放着身旁的一堆食物不吃,却在吃四只小白鼠,包括那只亲生母亲。

    后来他跑去宠物店问了问店主,店主说,怀孕之后把它们分开,就能避免这件事,有时候公鼠饿急了会这么干。如果食物丰富,那就是气息问题了,四只大老鼠的气息都夹杂在那么小的空间,没人认为是自己的孩子。

    出于竞争的目的,偶尔也出现这类惨剧。

    王扬明白了,却没有兴趣继续养小白鼠了。

    看着眼前的三种小动物,他知道兔子不会这么干,可果子狸和大老鼠会不会这么干?

    为了防止意外,必须隔离出来。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虎毒不食子,你怎敢食之?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