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放虎归山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放虎归山

      这个念头不是一时性起,王扬考虑了很久很久。

    驯养动物需要成本,养刃齿虎的成本很高,它一天要吃掉好多食物,三个人左右的食量。

    王扬养的其他小动物,在相同的比例下,都达不到刃齿虎的食量。

    这些不说也罢,一点食物王扬可以忽略不计。

    最让王扬觉得不好的是,刃齿虎不事生产。

    不生产任何东西,只消耗食物,根本就是赔本的买卖,养它还有何用?

    如果这附近有一头母刃齿虎的话,王扬还有可能顺带将它一起抓来,然后一起养。

    可惜附近没有另一头了。这样一来,释放刃齿虎是迟早的事,他不种一颗不会发芽的种子。

    王扬走到峡谷中,抬头望了望天,天色尚早,初阳刚刚升起,染着漫天的火烧云,很是绚烂。

    此等美景非早起不可见到,傍晚的气氛说到底有些暮沉,橘红的晚霞中,空气都带了一分焦躁,不似早晨清新。

    鸡舍中早已鸣鸣有声,喧嚣众人,众人纷纷起来,小伙伴们准备生火烤肉等事宜,大人们则在整理工具,为出去狩猎做准备。

    而峡谷外走来驱赶者等人,他们在夜晚值班,巡逻了几个小时,已有些疲惫,回到山洞中休息,顺便帮着小伙伴们。

    而这时候,整理工具的大人们将出行的装备准备好了,摆放得整整齐齐。

    肉还没烤好。趁着这空档的时机,他们出来,准备和王扬一起打扫小动物们的屋舍。

    部落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是一种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并不是王扬刻意让他们这么做的,这一点王扬十分欣喜,很骄傲。

    一般来说,当众人将肉烤好了,他们也清理得差不多了,回来吃饭。然后出行。

    也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效率极佳,天天如此。

    那时候太阳也升得很高,森林中不再潮湿黑暗,很适合众人活动。

    想想这些看起来很普通的事。其实让王扬觉得很惊叹。

    不过今天他不打算先清理卫生。

    他将众人叫来。在地上画出了自己的想法。图画表达的意思很简单。放虎归山。

    他的想法自然引来了众人的疑惑,既然要放,干嘛不早点放。

    王扬双手摊开。他没办法和众人说明条件反射的事情,于是也懒得说。

    众人也没啥意见,就是不解而已,在这一个多月的接近中,刃齿虎逐渐转性,和众人不再陌生,众人也敢接近它,搂一搂,摸一摸的。

    虽说谈不上产生感情,也不排斥,起码没以前那么激进,总想着吃它的肉。

    “你们看啊,我们如果继续养着刃齿虎,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先画了几幅鸡的图画,一堆食物,鸡吃了后长大,然后交配,生蛋,人们可以吃蛋。

    众人看了频频点头,是这么个理儿,这种事见得多了,已经没有任何的理解障碍了,是他们看到的记忆。

    然后他画了几幅刃齿虎的图画,一堆食物,刃齿虎吃了变胖,然后一蹲,拉屎,人们不可以吃屎。

    众人哈哈笑了,明白了什么意思,原来刃齿虎没配偶,喂了食物也白喂啊。

    见众人都乐呵的明白了,事情就简单多了,他看了一眼没有觉悟趴在地上睡懒觉的刃齿虎,微微摇了摇头,一巴掌拍到它背上,笑道:“起来了,我送你回家。”

    刃齿虎原本正睡得极香,贸然被人一拍,吓得全身一颤,怒吼一声就转过头来,见是嬉皮笑脸的王扬,顿时蔫了下去。

    说实话,它在这里活得挺无聊的,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啥都不用干,连地盘都不用标记。

    无聊是无聊,但它确实喜欢这样没心没肺的活着,反正不愁吃穿管它那么多呢。

    他对着众人打了个手势,众人在山洞口一字排开,手拿长矛,堤防刃齿虎重获自由后凶性大发。

    远程武器被王扬收了起来,他不想再看到类似头狼最后一眼的眼神,太虐心了。

    摸了摸刃齿虎,王扬开始解它厚掌上的绳子。

    它愣愣的看着,没有看明白,于是失去了兴趣,舒舒服服的趴在那里。

    不一会儿,王扬就将它四肢的绳子给解开了,轻轻拍了拍它的背:“好了,你自由了。”

    刃齿虎闭着眼睛,动了动耳朵,没有起来。

    它已经基本可以无视众人,也已习惯了众人奇怪的举动,有人靠近自己也不会觉得难受。

    反而王扬帮它解绳子的动作让它觉得特舒服,十分享受,那种感觉就像是全身的细胞得到了释放。

    它压根不知道王扬是真的帮自己解开绳子,那绑了好多个月的绳子突然解开,自然会很舒服。

    它不动,王扬无语的抹了把脸,拍了拍它的脑袋。

    它睁开眼睛,转过头来,微微低吼一声,提醒王扬摸够了快拿生肉和水。

    王扬哭笑不得,心想这是你逼我的,扬手一巴掌拍在刃齿虎的屁股上。

    刃齿虎微微一征,随即大怒而起,一个转身,就把脸贴到王扬脸上。

    “别闹,看看你的爪子,再看看这根绳子。”王扬笑嘻嘻的说着,指了指它的脚掌。

    它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掌,低吼一声,有点疑惑,这双脚掌怎么看着不像自己的?

    它抬起脚掌,认真仔细的看了个遍,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于是它把脚掌踩在绳子上,这样顺眼多了。

    然后它又趴下,似在思索什么重要的东西,忽然间恍然大悟,一个轱辘爬起来,对着那几根禁锢了自己几个月的绳子大吼。

    在它的眼中,这些绳子是百折不挠的大老蛇,十分坚韧,咬都咬不断,类似于火焰一样的逆天存在。

    它不怕火焰,那家伙曾经缭绕了自己的身体,依然无法将自己焚烧,而这几条蛇最近才出现,莫名的厉害,自己还没研究出办法对付。

    不过“它们”还是和火焰一样,耗不死自己,反而被自己耗死了,不得不说是一个间接证明自己实力强大的事实。

    “吼~”它对这些“生灵”怒吼,王八之气外放,很是得意与凶残。

    众人见它滑稽的样子,忍不住捧腹大笑,对绳子示威,也只有它干得出来,想到它刚来到峡谷时,竟然对着火焰嚣张的叫了个半天时,就不觉得奇怪了。

    动物们都是如此,在它们的眼中,火焰应该不是概念中的火焰,很有可能被它们当成了水母般的存在,身躯无形,但若沾上,你就会感受到实质的触感,燃烧的感觉。

    也有可能,火焰被它们当成毒蛇,那些火都是毒,触碰都没好果子吃。

    诸如此类的例子数不胜数,随便抓只动物,在它面前生一把火,它们都会发出叫声,有的可能是示弱,有的可能是虚张声势。

    对火焰叫也就罢了,对绳子叫就太奇葩了,很显然,刃齿虎自己不这么认为。

    它叫了一阵,绳子没有任何“回应”,好似死去。它还是有点不甘心,想去看看绳子的另一头是怎么样的,以后再看到绳子便可以防备。

    但它又怕绳子只是累了,没死,等自己过去看看,又被缠住。

    它的心思很好的表现了出来,抬起爪子拍了拍绳子,然后低吼一声,俯低身子慢慢后退,犹豫的看了一眼绳子的那头,想绕着过去。

    “快走吧,外面有广阔的世界,你自由了。”王扬再次催促道。

    然而刃齿虎不可能听懂他的话语,目前只对绳子感兴趣。

    王扬无奈,满足了它的好奇心,将缚在屋舍上的绳子彻底解下来,丢到它的面前。

    它紧紧盯着王扬解绳子的过程,以此判断绳子的“生命特征”,绳子没有反抗,任由王扬动作。

    它靠上前,又给了绳子几爪子,这才舒心的松了口气,对天大吼。

    一声吼完,它才意识到自己自由了,在原地转了一圈,目光扫过峡谷,一溜烟跑到小溪边,喝了点水。

    回来后,王扬对它指了指外面,要它离开。

    它脑袋转过来,转过去,还是不走,眼神到处乱瞄,似在寻找着什么。

    王扬见它迟迟不走,脸色黑了下来,想赶它走:“我是说真的,这里你不能呆了,给你自由是让你自食其力,不是在峡谷中捕猎,在峡谷中怎么能说是捕猎?”

    刃齿虎不答,认真分析空气中的气味。

    空地是空的,王扬还没有开始搞小动物的卫生,气味很驳杂,但还是被刃齿虎发现了目标,一下子就飞奔到了鸡舍面前,愤然大吼,大掌咚咚的敲门。

    它没有忘记鸡老大那风骚的一啄,啄去了半两肉啊。

    鸡舍内,鸡老大瑟瑟发抖的躲到母鸡群中,把头埋下来,根本不敢透过缝隙,和刃齿虎对视。

    最终,刃齿虎还是离开了,它一把冲出峡谷口,钻进森林,扭着大屁股一路大吼,宣告着自己的回归。

    老子回来了!

    这一天的森林,不时能听到某只动物的嚎叫,扰得刚刚搬进来的新居民吓得半死,不敢出动。

    峡谷中的生活还在继续,鸡老大是最舒心的一位,以后再也没有生命危险了。(未完待续。。)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放虎归山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