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大笔一挥!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大笔一挥!

      想法,想法,得先想,才能找到办法。

    王扬便是如此,他看着三人,杀死了大量的脑细胞,在脑海中排除一个又一个说服的理由,最后敲定了几个办法。

    一呢,晓之以礼,动之以情,向他们清晰透彻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说明他们思考得还太过浅显,今年可以浑浑噩噩的混过去,明年或许也可以,但再过两年,这里必然荒芜。

    二呢,构建一个美好的蓝图,对他们说,只要翻过十万八千里,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就能抵达幸福的乐园。

    三呢,王扬正在思考第三点。

    几天之后,又一批兔子和果子狸出生了,数量再次增加。

    骨学家越来越有底气,看吧,再不吃就要泛滥成灾了。

    而食物的减少也增加了驱赶者判断的焦虑,抱怨不断,再不捕猎贮存就没了!

    小红更加气定神闲,磨刀霍霍,离现捕现吃的时刻不远了。

    时间的流逝不仅没让他们的信念有所减弱,反而越增越强,有向顽固的发展趋势。

    王扬等不住了,现在再不说明白,到时候说啥都听不进去了。

    他召集来了众人,开了次城市发展计划与人类未来走向的第n次讨论大会,这一次全员参加,众人可以各抒己见,尽情提出自己的困惑与不解。

    会上众人情绪很高,反响极大,震惊世界。

    王扬将众人邀至沙盘前,说的第一句话……不对,画的第一幅画就让众人瞪大了眼睛。

    他画了一个峡谷,那个峡谷从外观上看就是众人生活的峡谷,里面还有屋舍。

    但是峡谷内外寸草不生,屋舍也已腐朽倒塌,散落一旁,山洞中更是没有人居住,荒凉破败。

    众人看了看。不是特别明白,这一幅画没头没尾,看得云深雾里。

    意思还是很清晰的,画面如此荒凉和废旧,肯定没人居住了。

    他们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没人居住?自己的记忆中不曾出现过这一幕,而未来似乎也不会发展成这样。

    驱赶者等人提出了疑惑,指着众人一圈,又指了指峡谷中的小动物,询问什么意思。为什么众人不在画里面?小动物也不在画里面?

    是的。他们很疑惑。但从来没有质疑过王扬的绘画水准。他画出的画,目前只有李四可以稍微比肩,是众人中的大师级别。

    而对于画中的内容,众人更不去质疑。因为王扬不喜欢抽象画,也不喜欢不切实际的风景画,要他画一朵菊花欣赏,还不如要他去思考相对论。

    所以,一直以来,他画的东西都很实际,都是周围发生的,只不过他经常用特殊的视角来向众人展现不同的东西。

    那些东西往往让众人惊奇,太过奇思妙想。天马行空,时常惊叹。

    而且王扬似乎能预知未来一样,前段时间第一次听到长毛象叫声的时候,王扬立刻给众人画了幅大象的图。

    众人没见过大象,所以没看明白。可当他们看到长毛象之后,都很惊讶,为啥王扬知道那么多?

    这次王扬又画了一幅很不一样的画,确实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这是要预示什么吗?

    面对众人的疑惑,王扬显得不紧不慢,他将这幅画扩大,画出了峡谷四周的图像。

    那些地方本该是森林才对,只是这次王扬却留了大片的空白,空白处偶尔出现一两棵凋零的老树。

    天上有乌鸦飞过,地上有散落的白骨,那些骨头都是人的头骨。

    他越画越大,甚至画到了两座山,最后这张画变成了全景图,覆盖面积相当大。

    众人怔怔的望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经历,才变成这幅模样?

    很显然,他们很相信王扬的这张画,脸上闪过惊慌和恐惧,作为一个无数次让他们震惊的人,没有人会去怀疑。

    但他们看不明白,所以想要过程。

    这是他们现在与曾经的差异,曾经的他们不需要过程,不需要解释,王扬说啥就是啥,而且每次都被王扬说中。

    而现在他们有了更多的思考,想知道过程,想知道怎样推算出来的。

    王扬正在向他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是他这几天想到的。

    但是有难点,他们对图画的时间没有概念,不知道这是多少年后的场景,有的人甚至会以为是最近将会发生的。

    王扬要让他们明白他画的这幅画,是有时间跨度的,所以一幅画不够解释。

    他没有抹掉这幅画,这幅画还得用,起到标杆的作用。

    然后他走到山洞口,将沙子洒满整个山洞,以整个山洞来作画,众人在一旁帮忙洒沙。

    他又画了一幅画,这幅画中,还是附近的全貌,但是却有极为茂密的森林,森林中有果树,左山上有狼群,右山上有恐猫,前边儿的原始森林中有野猪。

    峡谷外没有果园,峡谷中没有屋舍,只有二十几个人,有一人抱着个大木桩刻着木桶,另一个小家伙蹲在一旁看得入神。

    这幅画一出,众人都笑了,这是他们拥有的记忆,属于几年前的事情,那时候部落人数还很少,还在用笨拙的石器,食物多以果类为生,不像今日大鱼大肉。

    而且那段记忆算是印象深刻的了,因为在那一年,众人遭遇了贮存不足的危机,结果王扬早早就贮存了食物,埋在地下。

    那个正在制造木桶的人应该是王扬,蹲在他旁边的应该是张三。

    见众人明白,王扬继续画图。

    这还是一幅峡谷的全景图,不同的是,峡谷外的果树稀少了,一行十人左右的团队正从峡谷外走进来,人人手中拿着木矛,兴奋不已,他们抓到了一只野猪。

    这幅图也很明显,那是众人开始围猎动物的初期。

    王扬再画,这一次他画到众人使用网捕猎,同时外边儿的果树更少了。

    之后,他又连画好几张,分别是众人在山洞深处养了小动物,建立鸡舍,然后开辟果园,将所有小动物迁出山洞饲养。

    还画到了刃齿虎那傻货被众人捉了来。

    大家看着过往的事情,觉得好生有趣,没想到同一个场景,可以有多种改变。

    并且,他们逐渐意识到,这是一幅时间的场合画卷,分别从最早的时期开始,挑最醒目的事件来显示时间,慢慢的流转。

    这个效果,便是王扬想要的效果,以他们自己的记忆,为图画加上时间的标签。

    但后来几幅画,重点却不在峡谷上,不关乎众人的生活情况,因为众人有好多时间都在以差不多的方式狩猎。

    他开始以四周的环境为基准,悄悄的改变时间的重心。

    他画出原本的森林有许多小动物,比如蛇啊什么的。

    之后,那些蛇往原始森林前进,果树开始变少。

    然后又是一披其他的动物撤离,果树变得更少。

    最后,所以的动物都离开了,就在这枯燥的画面中,突然涌出了一股生机。

    从北方迁徙来了一群白鼬,它们偷袭了部落。

    期间众人与狼群交战,以此为分界点,又来了猞猁、驯鹿,尾随而来的洞狮,洞熊。

    还有最后出现的长毛象。

    就像是一个轮回,旧的全部离开,新的逐渐前来,然后繁荣到顶点,再次消失。

    终于,王扬画到了眼前的图画,画上驱赶者、小红、骨学家吵得不可开交。

    三人尴尬,其他人一阵哄笑,终于画到了现在了。

    王扬抬眼看了看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继续画画。

    这一次,是三幅画并排一起,三个峡谷,但是全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三人所坚定的理论。

    他画了驱赶者的想法,贮存了食物。又画了小红的想法,现捕现吃,再画了骨学家的想法,吃饲养的小动物。

    这一点三人没有异议,同时他们发现,王扬在帮他们的想法描绘出来,这是未来!

    首先,驱赶者的,第一年,众人吃得很好,贮存十足,免受饥饿,但是迁徙的队伍始终没有停下脚步,还在往南。

    第二年,终于在捕杀最后的迁徙队伍。

    第三年,旧的走了,新的不再来,众人开始没有贮存,吃饲养的小动物。

    第四年,众人忍受饥饿,有人死亡。

    第五年,众人被迫南迁,而那些尸体却在越来越少的树木下腐烂,发臭。

    第六年,刚好就到了王扬画的那张图的位置,一片荒凉,白骨散落四周。

    驱赶者沉默了,心慌了,他从来没考虑过这么长久的事情,但王扬现在画出来,他明白了,此法不行。

    然后,王扬开始画小红的,过了一阵,画骨学家的。

    每一幅画都是那么的沉重,众人原本嘻哈的笑脸逐渐凝固,最后变得凝重。

    待画到骨学家的画时,众人已经可以推理接下来的事情了,甚至李四都拿过王扬的树枝,帮他画了出来。

    所有的可能都指向最后一幅荒凉的画面。

    山洞在这一刻安静,众人的脸上多少有些慌张与沮丧,这是要灭亡的迹象啊!

    他们求助般的看向王扬,每每在这个时刻,王扬都会站出来,这一次,他们还要他站出来。

    他二话不说,大笔一挥,南迁!

    ps:

    各种跪求!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大笔一挥!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