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不留神赵括上身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不留神赵括上身

      以前呢,王扬也问过他爷爷,留着秸秆有啥用,那时候他还小,他爷爷就和他说,泥土也得吃东西,秸秆就是给泥土吃的。

    当时王扬呵呵的笑着,乐了,没当回事儿,只是不相信的问:“泥土又没嘴巴,怎么吃呀?”

    他爷爷笑而不语。

    现在轮到自己来解释,应该怎么解释呢?

    摸着下巴,王扬拿起了树枝,他画了几幅画,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他表示,泥土就像肉干一样,肉干在水中浸泡,过一会儿就把水给吸干了,就没那么干巴巴的难以下咽。

    泥土也是这么个道理,秸秆对于泥土来说,就像水对于肉干一样,起到优化的作用。

    如果连秸秆也一起采下,不仅得将秸秆拿过来,到时候麦粒取完了,还得丢出去,继续埋在土里,这不是在给自己找罪受吗,太浪费力气。

    他嘿嘿的笑着:“你们不想浪费力气吧?”

    众人摇头,他们也不想多一道程序。

    但就上一个问题,他们提出了疑问,水的例子他们可以理解,可是水是液体,可秸秆可是能摸到,能抓住的东西,它能像水一样流进土地里么?

    王扬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道:“你吃了肉下去,拉出来的还是肉吗!”

    众人皱起眉头,表情凝重:“我们也正在思考这件事。”

    王扬无言,摆了摆手:“这事儿就别琢磨了。按我刚说的,掐掉麦穗就得了,不管你们会不会把那些茬踩死,反正别收上来。”

    “时间上也不用瞎想,咱们下种的时间不一样,最后种的可能还可以再成长些。”

    这一次下了死令,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按照他的要求开始收割。

    速度上他们一时还不适应。没有达到多快,还在慢慢的领悟新的技巧。

    而王扬则和小伙伴们一起取颖果,他抖下许多麦粒,才会进行新一轮的“取卵”。

    不得不说,这种野麦的生长能力很强,对这片地区的气候和土壤已经非常好的适应,在没有悉心的照顾与浇灌下,竟然长得不错,颗粒饱满。

    王扬看得咧嘴而笑。尽管有些是空的,有些颗粒很小,依然不能浇灭他愉悦的心情。

    心情一好。手上的动作自然就快。没一会儿,他就和小伙伴们弄出好几袋的颖果。

    其中一位被王扬取了名,叫做守仓的孩子,拖着几袋子,打算放进粮仓里。

    王扬将他拦了下来,在装仓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晒颖果。

    这类谷类作物,在王扬爷爷那辈儿,都会用一个风车似的打谷机打谷,然后将好的谷物拿去晒。晒干里面的水分,才可以保存。

    小麦自然不能过滤这道程序。王扬对晒的地点也有了想法,只见他爬上了屋顶,对小伙伴们招了招手。

    守仓吃力的抛上来一袋,王扬接住,有点儿吃惊,这孩子发育得挺好的呀,力气大得惊人,和自己小时候比,光是力量上可能差不太多。

    想想也是,那时候自己什么条件,现在什么条件,小孩子发育得好些也没必要惊讶。

    他将一袋倒在了屋顶上,铺平,又对下方招招手。

    守仓喘口气,又抛上来一袋,其他小伙伴见他有些吃力,也纷纷抛来,不过大多数才抛起来一点点,到不了这么高。

    尤其是一奶声奶气的小家伙,刚甩出手,一大袋颖果就砸了下来,压得他哇哇大叫,众人不禁哈哈大笑。

    他还不服气,又试了几次,最后把自己砸哭了。

    过了几天,小伙伴们的工作量下来了,不是他们拾掇得太快,而是大人们收割的太慢。

    他们玩一会儿,拾掇一会儿,很是无聊,几个小伙伴一致向王扬要求,他们也要去收割。

    王扬哭笑不得,就没听说过谁喜欢主动加班的。

    不过看着小伙伴们一脸天真认真的样子,王扬皱起了眉头。

    生产效率低下可以理解,收割能力低下,王扬也理解,但在劳作的大人们比小伙伴的数量更多,更别说劳动力的问题。

    如果拾掇得比收割的速度还快,那就是出问题了。

    王扬下了麦地,决定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大太阳低下,大人们脱光了衣服,汗流浃背的弯下腰收割着,神情十分认真和专注,没有人会偷懒,也没有人抱怨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酷热的高温中,任劳任怨的收割着小麦。

    王扬看着他们的样子,想了想,决定和他们一起收割。

    谁知道这么一收,果然发现了新问题。

    他发现自己的掐麦穗的方法有缺陷,一株麦穗,无论是用手去折断,还是用指甲一扣,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浪费的时间非常的多,而且为了效率,一直弯着腰十分疲惫,一天下来,腰部非常的酸。

    可看众人的样子,尽管难受,却没有只言片语的反对和不爽,他们只是默默的做着自己交代的事,一声不吭的劳累着。

    王扬突然觉得很惭愧,羞得无地自容,他发现,自己也快成纸上谈兵的大师了。

    有的时候嘛,理论是个奇妙的东西,它给人一条明确的方向,大体的目标。

    但脱离了实际的理论,却是万万不可取的。

    古有赵括纸上谈兵,说起兵法来引经据典,舌绽莲花,颇有身经百战的大将之风。

    而真正上了战场,却是只纸老虎,被敌人打得屁滚尿流,喊着爸爸去哪儿。

    王扬也发现了这点,理论上,多一道采回来,再丢出去的工序是麻烦事儿,浪费时间的事儿。

    实际上,一株一株的掐断麦穗太过缓慢,慢到众人有足够的时间去做更多的麻烦事儿。

    他得改变策略,变化战术。他将众人叫来,问他们在收割的过程中,觉得哪种法子最轻松,最快的。

    众人面面相觑,想说又不想说,怕自己愚蠢的意见给人笑话。

    王扬认真、诚恳的表示,自己作为新世纪的革命先锋,错了就得改正,定然接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

    众人见他认真,试探性的提出:“直接拔掉?”

    王扬大手一挥:“全给吖拔了!”

    ps:

    见大伙儿讨论得这么热闹,我看着挺开心的。

    不过嘛,最近似乎妹党剽悍啊,说要推倒王盈盈。

    我这个晕死啊,那可是亲妹妹啊,真真的亲妹妹啊……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不留神赵括上身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