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不敢想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不敢想

      众人一见,都是乐了,心想着王扬这是要干什么啊,怎么一下画美女,一下画猛男的。

    王扬也不说话,继续他的图画。

    这次,他画了一朵漂亮的野花,然后他又画了一张漂亮的毛皮。

    他画了许许多多漂亮的东西,就是想说明一点,“漂亮的”这个形容词。

    最后,他画了一个画框,留给众人总结。

    众人上前来看了,一个个都很开心,尤其是那女人和驱赶者,更是欢喜得不得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感觉自己有这么漂亮。

    不过画出来的那瞬间捕捉,确实无比的漂亮。

    这一点他们得感谢王扬,当初王扬为了把图画画得更逼真些,更形象些,在这方面可是下了极大的苦功,对于捕捉画面的瞬间,更是一天到晚的观察,练就了一身摄影师才有的本事。

    现在拿来运用,自然是信手拈来,而且他为了让这些画表达出的“漂亮”更形象,自然加了不少的微小处理。

    这就像网上的那些照片一样,想ps得特别漂亮,首先得有一定的底子,没有底子,ps技术再厉害,也很难处理。

    王扬的手法很好,虽然做不到让丑小鸭变白天鹅,但却是让白天鹅变得更白了一些。

    众人欣赏完了图画,来到了最后的留白处,这个位置,是留给他们画连环画的,这次是让他们总结。

    千万不要小瞧众人的理解能力,王扬曾经在这方面对他们进行过训练。

    那时候还是在峡谷生活,众人已经开始运用了连环画,王扬为了更进一步的交流,曾经画了许多东西让他们总结。

    他曾经画过几幅画,比如说投矛器,投石索,长矛,然后留一处空白,让他们接下去画。

    一开始他们根本不理解这几件物品有什么联系,于是随便画。

    他们每画错一幅,王扬就把老脸拉得黑黑的,表示不高兴,将他们胡乱的画抹掉,让他们再画。

    最终,还是李四那家伙明白了王扬的意思,他画出野兽被杀死的画面。

    王扬当初想要告诉他们的就是,那几件东西都是一类物品,武器!

    之后,王扬也有让他们总结其他的东西,画一堆水果瘦肉,总结出食物。

    还画了一堆**的画面,众人一个个兴致大涨,比喝了红牛还兴奋,将王扬晾在一边,找伴侣去了。

    就是这么蛋疼,有时候王扬都会怀疑,他们到底懂不懂生孩子是因为那啥。

    这一次,众人看着这些赏心悦目的画面,小心翼翼的画出了自己觉得可以总结的东西。

    许多人将自己认为漂亮的东西画了出来,还有一小部分人没有理解王扬想要表达什么,有些迷茫。

    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人都弄明白了王扬要表达什么,王扬很开心。

    现在,他要创造第一个形容词了,希望众人能够明白。

    王扬在所有的画面之间都画了一个箭头,那箭头指着王扬脚下的一张空白的泥土,众人这会儿明白,王扬也要总结什么。

    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处,只见王扬深吸口气,双目一定,迅速落笔。

    他画了一朵花,一朵简简单单的花。

    花是代表美丽的,漂亮的,基本上只要是花,都可以和漂亮联系在一起。

    毕竟人有美丑,兽有善恶,就连白云,有时候也漂亮得像天使,有时候丑得像坨屎。

    貌似只有花,最适合让众人快速的理解,可以代表美丽和漂亮。

    所以他创造的第一个象形文字,就是用一朵简单的花儿来代替。

    “应该……可以吧?”他有些不确定,一朵简单的花,可以让众人联想到花朵,可是要怎么让他们联想到“美丽的”这个意思呢?

    他只是纯粹的想表达美丽的,而不是想表达花。

    如果众人又把这个“花”,当成花的简单画,当成花的象形文字怎么办?

    他很虚,所以他看向众人。

    “呜”众人愣了,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众人茫然的表情,很清晰的说明了这一点,他们不理解。。

    说来也是,不过是一朵简单到极点的花,能代表什么含义?指望他们能从中理解什么?

    更重要的是,“花”和花重叠了!

    这么说可能有些糊涂,但是王扬的思维是清晰的,众人知道花是什么东西,这段时间的各种造字,其实无形中培养了他们更抽象的概念。

    他们无聊的时候,也会将其他的景物拿来简化,比如说树木啊,花啊,草啊,虽然没有被王扬定下来,也没有提。

    但他们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简化的形象和概念。

    现在这朵简单的花儿画出来,是什么情况?要表达什么呢?

    众人迷糊了。

    王扬迷糊了。

    在王扬看来,没有什么比花儿更能代替“美丽的”这个概念,难道还有不好看的怪花儿么?

    就算有,毕竟那也是极少数极少数啊,大部分的花儿还是很漂亮的,总不可能叫自己创造出所有人一看就觉得好看、美丽的东西吧?

    王扬觉得,历来是没有这种东西的?

    有这种物质,那还不得被炒得天价?

    “不对,后世确实有一种东西谁都觉得漂亮,钱……可这时候叫我上哪儿找钱去?找来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要我先推广金融贸易?”王扬觉得太扯淡。

    他并不甘心,又画了几幅漂亮的图画,试图向众人解释这朵花的含义。

    “这花,不是花,你们必须得学会看花不是花……”他极尽全力的解释着。

    众人并不明白,也一个劲的向王扬寻问着什么,可他们问的都是些这朵花怎么了?是不是晚上要比画花儿?

    “画个屁的花啊!”王扬极其罕见的爆了一句粗口,既好气,又好笑,最后他发现,原来这就是苦笑。

    他将花抹去,指了指天上的银河。

    银河如彩带,倒挂黑幕。

    然后他开始画银河,想用满天的星星代替,用那星星点点代替。

    众人不明白。

    他只好退而求次,又画了其他漂亮物体的简化体,可是谁都不能理解“漂亮的”意思。

    他无奈了,晕厥了,不过是一个该死的形容词,怎么就这么难理解呢?

    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句话说的是从节俭的生活转变成奢侈的生活很容易,由奢侈的生活转变成节俭的生活很困难。

    现在部落的交流情况就是这样。

    绘画的交流方式就是奢侈的生活方式,因为它的一幅画,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信息。

    比如画一只野兽,直接将野兽的体型大小,凶狠神态都画了出来,这里面就包含了形容词、名词、以及表达数量的词汇。

    而连环画的方式,更是将野兽的动作也彻底的表现出来,也将时间的流逝表现了出来。

    这里面就包含了动词,时间的词汇,以及情绪波动等词汇。

    这些都是通过图画,通过景物和人物或者生物的变化呈现出来的。

    它们全部都是一体的,所以是一种十分奢侈的交流方式,因为众人交流的时候,有时候并不需要用到那么多的场景,表达那么多的意思。

    而象形文字,就是节俭的交流方式,它想要表达一些东西,只需要表达最主要的部分,最精髓的部分。

    现在的问题就是,要将完全一体的图画,拆成一个个单独意思的象形文字,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这就像把家里的电视拆了,然后重新组装……好吧,拆电视太土豪,换个例子。

    这就像把自己的手机拆了,然后重新组装……好吧,拆手机也很土豪,再换个谁都干过的例子。

    拆玩具!

    玩具谁都拆过,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拆过的可以去问爸妈,估计爸妈的脸色不好看。

    将好好的玩具给完美的拆下,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王扬已经将名词拆出来了。

    现在还有更难的形容词动词这些乱七八糟的玩具要他拆……

    他表示年纪太小,学艺不精,待我学艺十年,长发及腰再来试试。

    王扬并不气馁,他觉得可能是“美丽的”这个形容词难度太高,所以他毫不犹豫,打算拆另一个形容词,大和小。

    大和小,这个就很直观了,相信不管是聋子还是哑巴,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通过眼睛分辨出来。

    瞎子也可以通过摸索来分辨大小。

    他估摸着这一次应该没有问题。

    于是瞬间,他将其他所有的画全部抹去,开始画新一轮的图。

    每一幅图画之中,都是相同的景物,比如花,有大一些的花,有小一些的画。

    有云,有大一些的云,有小一些的云。

    还有人,有大人,有小……有小孩。

    然后他又让众人总结一下,看看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

    这一次果然如王扬所想,众人全部明白了,知道自己是在画一个大的,一个小的,确实是比“美丽的”更好理解。

    然后他画了一个框,准备总结了。

    他正埋头思索着这回要怎么总结,忽然间,肩头被人一拍,转头一看,原来是驱赶者。

    “啥事儿?”他做着手势问道。

    驱赶者指指露出期待的众人,然后拿着树枝一通大画,王扬这才明白,比赛的时间到了。(未完待续。)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不敢想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