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耀眼的?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耀眼的?

      一夜没睡,自然不是因为思念远方的故乡等云云废话。

    他想的依然是怎么把抽象的概念,转化为形象的象形文字。

    没有老师教过他要怎么把抽象转化实体,老师们只教过他,怎么把实体,转化为抽象的东西。

    就像那蒙娜丽莎的微笑,就像向日葵,这些名家的画,老师们都有讲解,可他真的看不明白。

    现在他成了老师了,他要讲课了,内容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无言了。

    众人见他布满血丝的通红眼睛,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去睡一会儿。

    他很困,但还是不怎么想睡,于是帮着众人生起火,架起沙锅,准备早饭。

    过了一会儿,他来到小溪旁边,用清水洗了把脸,然后吃了点东西,感觉精神好了不少。

    他开始四处走走,膝盖和四肢的关节传来丝丝的酸软,全身没什么力气。

    现在要他干活儿,肯定干不好,索性就不帮众人劳动了,而是在森林之中走走看看,一会儿看看蚂蚁搬家,一会儿看看蛇吃青蛙。

    他就像一位流浪诗人一般,在不同的景色中,寻找创作的一丝灵感。

    偶尔停下身子,从皮囊里掏出点碎肉碎木头,丢给肩膀上的小家伙,小家伙很欢喜的“叽叽”叫一声。

    景色很绚丽,处处透露出一股生机,绿色永远是这片森林中的主调,这里没有冬季,没有白雪,眼前尽是绿色,一成不变的绿色。

    如冰雪世界般死寂……

    同一种颜色若是看久了,便代表了没有变化,如同一潭死水,感觉上似乎还有生机,其实生机早就散去。

    仿佛便是文字的发展之路。蔫蔫如病人。

    他看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困了,乏了。在大树下,缓缓坐下,支起膝盖,凝视着远方。

    他在看,也不在看。

    ……

    王扬的举动永远是众人的焦点,尤其是这么反常的熬夜通宵,更是让众人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他们觉得肯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这才困扰到了王扬。

    可是王扬不说,他们又怎么知道王扬在想什么?

    许多大人只能猜测,最后竟然达成出奇的一致。非常肯定王扬一定是在为生理现象发愁。

    他们想着,是不是安排几个女人“帮帮”他?

    可是他们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安排谁才好?

    众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忽然发现,安排谁都不好。除了小红她们,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匹配王扬的女人。

    可是以小红的地位,哪轮得到他们安排?

    忽然间,他们似乎有点明白王扬的困扰了,肯定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女人,这才忧心忡忡吧?

    众人觉得这方面就帮不上王扬什么忙了,眼光太高。自然找不到合适的女人,眼光低一些就好办多了。

    不过眼光低的光,似乎他也不会因为女人而受到困扰了,他们觉得好生矛盾。

    ……

    在部落中,唯一一个天天不用劳动的人,当属李四。

    他的地位十分超然。所做的贡献并不是实质的捕捉猎物和种植果树,他要干的,无非就是将图画画好,教小孩子画画。

    可是部落里所有人都很尊敬他,放到后世。怎么也得是教育研究院的权威人物。

    他在王扬的不远处看着王扬,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和其他人一样,王扬的反常,同样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想去问怎么回事,但他知道王扬的心情应该不是太好,就没有上前,选择了在一旁默默的观察。

    不得不说,他很善于观察人们的表情和举动,喜欢纪录众人每个动作间的情绪。

    或许是因为他每天都扑在画上,扑在写实上,想要还原每一个细节。

    而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他分析出了每个人的举动一般会带着怎样的情绪。

    不过只观察他们,实在是太过单一,其他人的情绪,永远只有简单的几种,两年的时间不到,他就基本研究透彻。

    只有王扬的情绪最多变化,许多他根本不知道含义的东西,都可以在王扬的身上发现。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很奇妙的观察。

    就比如眼前的王扬,在他感官中,不仅仅是察觉到王扬心情不好,焦虑。

    他还发现了其他的情绪,彷徨和茫然,那没有焦点的目光,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低下头,他开始作画,他画得很快,画得太多,所以很快。

    但他画得很细,他想画出王扬流露出来的种种情绪,生怕漏掉一分,就没了那种感觉。

    如果此时王扬随便一动,他就会失去灵感,画不出那种感觉。

    可显然,现在满身疲惫的王扬,是最好的模特,望着远方,竟然有种怔怔出神的痴迷,好似远方的景色无比动人。

    他分了一丝心神,看了一眼远处,只见那里除了种满果树的小山坡,什么都没有,哪来的什么景色?就算有景色,只怕盯了这么久,也看腻了。

    他摇摇头,赶紧敛了思绪,重新落到王扬身上,紧紧的观察着,画着。

    不多时,他画完了,可看着暮气沉沉的图画,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不像!

    他擦去画中王扬的脸部,重新绘画,如一块璞玉般,细细的雕刻。

    还是不像!

    他擦去,再画,擦去,再画,连续改了十几遍,依然不像。

    他有些恼火,其中夹杂着郁闷,如果会说话,他肯定喋喋不休的骂着:“怎么都不像!还叫老子怎么画!”

    他不会说话,所以只是一甩手,将图画抹去,然后将树枝一摔,树枝却如箭一般,插进松软的黑色泥土中。

    就连树枝。都不合自己的心意。

    他很不愉快,因为最近绘画在困扰着他,从那一次王扬站在金黄色的麦地中,他画不出来韵味以后。他就觉得各种不快。

    因为他明明看到了海上的新大陆,却被升腾而起的海雾所遮挡,想看,看不真切。

    想靠近,风浪太大,船不牢固。

    他坚信,只要自己能踏上新大陆……不,只要能看清新大陆的面貌,他的画技,就能再提升几个档次。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可偏偏那大陆就在眼前,就是看不清,摸不着,他很气愤,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他很烦恼。所有他想很解决这件事情。

    王扬也很烦恼,所以王扬也想解决某件事情。

    李四想起了一幅画,一幅他没有完成的画,于是他画了出来。

    那是有着美妙场景的成熟麦地,微风吹起一阵阵的麦浪,而一个穿着虎皮大衣的男人,站在麦地之中。张开双手,闭着眼睛,在金黄之中微笑。

    他知道那个笑,不是简单的开心,而是有着别的意思,可他画不出来。他觉得那一刻的王扬如太阳一般刺眼,如太阳一般绽放着光芒。

    他画不出来,拿种神奇的感觉。

    他想用最近新学到的衬托法,画个其他的景物,来衬托王扬。可那幅画面无比的完美,再添加任何景物都是多余。

    到了现在,这幅画依然没有完成,他始终觉得,欠缺了某些东西。

    忽然间,前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抬头,看见一脸疲态的王扬,他很疲惫,却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王扬走到他的身边,看到了他画的那幅画,脸上升起古怪的意思。

    他疑惑的指了指这幅画,表达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还在画这幅很久以前的画?

    李四让了一个位置让他坐在自己旁边,指了指画中的王扬,又指了指画中的耀眼太阳,发出一声“哇”的惊叹。

    然后他又指了指画中的王扬,摇了摇头,表示很不满意。

    他的表达过程说起来很复杂,其实非常简单,王扬很清楚的明白他的意思。

    但他却没有因为李四这样夸自己而得意,因为他觉得理所当然,理所当然还得意,那就非常无趣了。

    他拿起树枝,准备帮李四解决这个难题。

    “不就是说自己和太阳一样耀眼吗?”

    王扬不觉得有多少麻烦,他看了一眼太阳,太阳其实就是一个圆,然后画十几道放射的线。

    因为有了那些线,才让那个圆变成太阳,现在他想要描述自己和太阳一样,最简单,最直观的办法,自然是给自己加些线。

    他开始往自己的身体四周也画些放射的线,看起来有些像刺猬,很滑稽。

    但李四却是双目一亮,因为王扬的画法,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现在的众人,已经有了一定的抽象能力,李四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想像力不是一般的丰富。

    他只看一眼,脑海中就构建出一幅王扬的身体镀上一层金光的画面,好似有无穷的魅力,如太阳一般扩散,吸引着所有的一切,其他的东西再美妙,都在这一刻黯淡失色。

    他很欣喜,很开心,因为他终于看见了新大陆,他知道自己的画技可以再次突破了。

    王扬微笑的看着他,觉得心情好了一些,其实他没用任何技巧,不过是文字运用中的比喻手法。

    摇摇头,他的目光落在了画上,看着放着金光的自己,看着放着金光的太阳。

    忽然间,脑中金光炸响,宛如天雷轰顶,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比喻……文字中的比喻……绘画中的比喻……”

    他看着那些金光,极为不确定的呢喃着:“我刚才……把抽象的形容词,在绘画中具体化了?似乎这个词是……耀眼的?”

    ps:

    有书友说,不想看造字这段,咳咳,我都快哭了。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这段的,我感觉这是本书最有想像力,最精髓的部分了。

    不过书友更重要,写书有人看才行,这段我会加快一些进度,早些写完,实在不想看的,跳几章吧。

    表示抱歉啊。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耀眼的?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