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回到旧石器时代 作者:此物天下绝响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匠人们着急了,但有些人却是不以为然,王扬不想换,他们还不一定要呢。

    高个子就是其中一个,对于王扬曾经挖他的人,又挑战他的地位,无法释怀,很是反感。

    当下就气愤的带人回到空地,不理王扬。

    王扬根本就不在意,拿出个木头丢给肩膀上的小家伙,摸摸它的小脑袋,对它道:“晚上就靠你了,大半夜的没人守着,真的不好睡觉啊,有其他动物靠近就提醒我。”

    小家伙如今已是“老家伙”了,根本就不用王扬说,动物们本来就有超强的警觉,尤其是老鼠这类嗅觉比狗还好使的动物,体味重的大型野兽很难不被发现。

    附近的草原确实比较好,空气流通,没有腐烂败坏的尸体叶子,影响不到小家伙灵敏发达的嗅觉。

    其实王扬说了,小家伙也听不懂,他在锻炼发音……

    夜晚时分,万籁俱静,耳边缓缓流淌着的,是那河水。

    耳边噼啪轻响着的,是那寂灭的火苗,不时一声“叽叽”响起,略带尖锐和刺耳,王扬就起身,迅速的生火。

    “呜!”王扬低喝一声,对试图靠近的野兽发出警告,同时也对熟睡中的匠人们发出警告。

    匠人们会爬起来,然后如临大敌的关注四周。

    附近确实是有野兽的,虽然稀少,许多都是落单的,但毕竟有一击杀人的能力,谁都不敢轻视。

    他们还没有守夜的习惯,更不会合理的安排人守夜,在野兽袭击之前,总会有一些十分警觉的人立刻醒过来,叫醒其他人。

    但百密一疏。难免有时候没人醒过来,结果被野兽杀死。

    这种风吹草动就担惊受怕的日子,也只有原始人类能过,一般人三天就得精神崩溃。

    饶是那群匠人。也有点吃不消。要是听到动静爬了起来,真有野兽来犯还好说。说不定一番争斗后,就可以把对方干掉,得到食物。

    可是一晚上醒来的十几次,绝大多数都是自己吓自己。发现没有野兽来犯,便骂骂咧咧的破口大骂。

    其他人被吵醒,更是又气又怒,也破口大骂。

    难怪这群匠人的脾气这么不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说不愤怒是假的。

    所有人都想安稳的睡个好觉,所以火源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用来加工食物的,而是拿来保证夜晚安全的。

    可想而知,王扬的火焰是怎样的吸引他们。

    那群匠人虽然不认为王扬和自己是一伙的,却是不约而同的靠近王扬入睡。

    王扬啥都没说。只当没看见。

    一晚下来,众人的精神有些萎靡,第二天,他们就扩散出去捕猎了。

    王扬根本就懒得和他们参与在一起,对岸自有大人们送来新鲜的食物,稍微让部落感到不适应的是,不能眼睁睁的看到王扬先吃第一口了。

    他没吃第一口,别人不敢吃啊,虽然带来了消息,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到,多少有点揣揣不安。

    人越多,规矩越多,等级分化越严格,触犯了规矩就完了,说不得要被驱逐出部落。

    王扬倒是没心没肺的自在吃喝着,然后又在浓烈的下午时,躺在大须芒草丛间,补了个下午觉。

    免得晚上被那群匠人们大呼小叫的吵醒。

    捕猎回来,王扬发现,那群匠人的食物确实不多,一天下来,也就够十几个大人吃,小孩什么的,只能挖些草根吃。

    他们吃的时候,总是会看着王扬,看着王扬那手中美味的大肉,看着王扬吃着金黄的油炸酥。

    只是看着,就觉得口水流流,羡慕不已。

    在他们看来,王扬生活得实在是太安逸了,啥都不用干,晚上在睡觉,白天在睡觉,白天晚上都在睡觉,除了睡觉,就是吃饭。

    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啊!

    他们会去向王扬讨食物吃,王扬扭头不理,自己不是开慈善院的。

    又是一夜惊醒,众人的精神始终处于郁闷的骂娘状态。

    之后的几天,王扬天天吃住在这里,虽然没有和众人打成一片,但也渐渐不排斥王扬。

    为啥?因为王扬的能力。

    他们发现,每当王扬在夜晚醒来叫他们的时候,便一定有野兽埋伏在附近。

    而王扬不叫的时候,便肯定没有野兽出现。

    其他人已经很想睡个好觉了,于是乎,那些在大半夜大呼小叫喊着狼来了的家伙,都会被众人愤怒的围住,警告下次不要再叫,然后十分明确的指了指王扬。

    好嘛,被当成职业守夜人了。

    这还得多亏小家伙的超强嗅觉,老鼠嘛,生理生长很快,不是按天过,有着自己短暂而规律的生物钟,基本上可以完成全天二十四小时的工作。

    王扬也不急着要和匠人们混在一起,老老实实的当着守夜人,和小家伙奋战在守夜的第一线。

    时间又过几天,匠人们在晚上的睡眠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充足,白天精神好了不少,捕猎有效率了,**有激情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

    这多亏了小家伙牌高钙片,一片顶五片。

    然而,王扬的关系和匠人们并没有改善,他们甚至不认为这是王扬的功劳。

    这一夜,王扬打算到他们的空地睡,结果遭到了高个子等人的驱逐。

    他们愤怒的来到王扬面前,不断的跺脚,最后推了一把王扬。

    “这么拽?!”王扬冷笑一声,扬长而去,竟是过了河,回到了部落。

    这一夜,星晴月明,本是明亮的时节,不适合干杀人之事,但是还是被一只盯了好几天的剑齿虎得了手。

    这只剑齿虎可不是滥竽充数的小货色,而是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家伙,当初王扬坑杀它的同伴,它可是亲眼所见,看得明明白白。

    后来王扬火烧草原,也该它不死,竟然过河到对岸,逃得一线生机。

    这么一只集大气运,大悲惨的剑齿虎,怎么也得是虎中的主角。

    它静悄悄的来,带着一个被咬断了喉咙的小孩尸体而去,得意的享用着自己的夜宵。

    第二天,匠人们看见那滩血迹,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恐慌了起来。

    互相呜呜大叫,相互指责,为什么晚上不叫醒别人?

    被指责的人全都无辜的指向建筑群落,那是因为王扬不在啊。

    匠人们无言了,没想到十几天下来,他们竟然因为王扬一晚不在而已,就损失了一个成员。

    老话总是说得无比的好,在哪里都适用,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习惯了安稳睡觉了匠人们,这时候一到夜里,就人心惶惶,没有看见那个穿着虎皮大衣,在一旁点火的王扬,就觉得害怕无比。

    那黑色的夜,仿佛是野兽的血口,随着夜色的加深,侵蚀着众人的心。

    有人失眠了。

    失眠的代价就是第二天萎靡不振,捕猎没有心情,全身酸软使不上力气。

    他们想睡觉,可是不捕猎不行啊,哪来吃的?

    可惜这同样影响到了他们的捕猎效率,比以前还要低下。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实在是熬不住了,也不找配偶了,倒头便睡。

    睡觉,依然不踏实,半夜里又恢复了以往的景象,有点风吹草动,众人便如惊弓之鸟般的爬起,叫醒所有人。

    好多失眠的家伙根本睡不够,又被叫起来,那恼怒的心情可以想像。

    争吵,争执,直到打架。

    他们十分郁闷,难不成没了王扬还不行?

    还真不行!作为一个华夏好男儿,王扬可是秉持着要把孙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计融会贯通的伟大理念。

    他这招便是欲擒故纵的典型手法,先让你明白咱是多么的优秀,你不给咱加工资,咱就罢工,让你明白没咱你就玩不转。

    换成谈恋爱中的若即若离的说法也行,都差不多。

    反正自己不知不觉间,就已然将地位变得又高又大,把持了关键的命脉。

    先把你捧得高高的,你若是觉得翅膀硬了,想单飞,咱扭头便走,让你摔得惨惨的,你才知道你为啥能飞那么高。

    曾经有一个真诚的王扬放在你们面前,你们不珍惜,等老子走了你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会说……

    “呜呜呜!”

    在河边洗澡的时候,匠人们抓住了机会,过来找王扬了,对他指了指居住的位置。

    王扬终究不是玩捧杀,匠人们既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重要,那么便做个顺水人情,和他们一起回去。

    那知道刚回去睡下,他们又翻脸了,他们还是不想让王扬在他们的空地里睡下。

    王扬拂袖便走!

    匠人们赶紧拉住他,把他拉进了空地,示意他可以睡。

    王扬却不开心了,指着最中间的地方,表示要在那里睡。

    众人又不开心了,愤怒抗议。

    王扬再次甩手要走!众人又把他推到中间去睡。

    “哼,贱人就是矫情!”王扬大大咧咧的躺下,心想着这群匠人真是不给点颜色,不知道自己的厉害。

    忽然间一时兴起,老神在在的一抚长须,感叹道:“腹黑的感觉真好。”

    ps:

    晚睡的同学到十二点投投推荐票哟,又是新的一周了,感觉今天状态不错,写得还算满意。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