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清扫毒瘤

红色警戒之民国 作者:华丽的虚伪

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清扫毒瘤

      就在空军一号启程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一则命令很快就出现在蒙古情报部门的手中。

    这分命令很简洁:逮捕所有苏联政工人员。

    至于陈绍所说的证据,情报部门已经掌握了很多。苏联就是想赖账,也赖不了。

    库伦市中心,龙腾购物广场。在购物广场一个巨大的地下室中,几十个情报人员正齐聚一堂。他们是这次抓捕苏联特工的主要力量,抓捕工作他们不负责,他们的目的是给执行抓捕的警察和武警部队带路。

    “苏联政工所有的落脚点都确定下来了没有?他们晚上会不会回到聚集地。”领头的间谍等所有人都聚集后,率先开口道。

    “我负责监视的点确认完毕,根据我得到了最新情报,这些苏联政工会在今天晚上聚集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现在越来越糟糕的局面。所以,我这里没有什么问题。”

    “很好,其他队伍呢?有没有确定下来?”领头又开口道。

    “我负责监视的那个落脚点,也没有问题。根据我们这近二十天的侦查,已经可以肯定,这些苏联政工每天都会一个不差的来到我的监视点。我相信,要是没有意外的话,也没有引起对方的警觉,这场抓捕行动会很顺利。”

    “我负责监视的那个点也没有问题,在我来开会时,苏联政工都待在里面,根据最新的消息显示,我的观察点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苏联政工人员走出来过。”

    “我负责监视的那个落脚点……”

    ……“我们这次虽然没有直接负责抓捕任务,但配合其他部门是我们主要的责任。我们必须保证每个苏联特工的落脚点,情报的准确无误。你们都是老情报员,很清楚情报不对会带来什么养的后果。这不单单是在丢我们情报部门的脸面,最主要,上峰要求,全部抓住,并且一个都不能少。你们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

    “很好,行动时间是晚上八点,在行动正式开始前,都必须了解各个落脚点的详细情况。现在都下去准备吧!”】

    ——————————在情报部门开会的同时,夏梦宇亲自来到公安部阎锡山的办公室。两人在办公室里面只谈论了五分钟不到,随即,一则命令被很快传达到蒙古的警察部门和武警部门。

    而在库伦的警察局中,一个只有一只手的警察正在查阅着文件。这位独臂的警察叫徐根宝,是库伦警察局局长。

    徐根宝本来是国防军中一名营长。手臂的伤是在中日之战时,留下的。他当年属于第四军,在进攻日本的虹口时,被躲在房子中的日本军人,投掷出来的手榴弹炸掉了一只左手。而他也是那场战斗时,受伤人员中,他的军衔是最高的。

    虽说距此已经过去了十一年了,但这位局长还是无限缅怀当初当兵时的生活。要不是因为伤残,无法继续待在部队中,他现在绝对还是国防军中的一员。

    伤愈后,徐根宝只能选择转业。警察部门的警员也可以配枪,这也算是另一个战场。而因为徐根宝在军队中的职务,便调来这里当局长。在这里他再次摸到了枪,虽然不允许乱开枪,但徐根宝已经很满足了。

    在库伦地区,徐根宝一待就是七八年,他也一步步的见识了这里的发展速度。可以说,每个月都能大变一次,蒙古人朝着幸福的路途走得越来越快。

    就在此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等他拿起电话时,便听到了一则很重要的命令,而且还是阎锡山亲自打电话过的。

    “蒙古地区所有的警察和武警部队必须无条件配合中华特殊部门,打击恶意宣传的间谍。届时会有情报部门直接来找你们。”

    徐根宝听玩命令后,内心一震。这几天他也略知一二,有人在蒙古地区宣传**立的消息。本来他还想等这件事再搞清楚一点,再向上面汇报。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上面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并且已经有了应对措施。

    特殊部门,徐根宝没有在意,阎锡山都没有说出,他现在最需要能有个任务让他活动活动筋骨。当上局长,天天坐在办公室中,他感觉自己快生锈了。

    库伦警察局的会议室中,徐宝根在接到命令后,便立即召开了会议。

    会议开始时,徐宝根就把阎锡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并且在结尾上还加上一句:“到时候我会亲自带队,来执行这次任务。”

    “局长,你应该待在局里统筹全局,怎么能去第一线。”听到局长想要亲自带队,副局长直接站起来开口道。和徐宝根一样,这位副局长也已经快生锈了,都想好好的活动下胫骨。

    “我是局长,由我决定。”徐宝根并不为所动。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亲自带队,谁来说都没有用。

    别看他现在失去了一只手,但战斗力还是很强悍。一般人,来几个他都不放在眼里,毕竟底子在那里。正所谓受死的骆驼比马大。能在那个时候当到营长,就能说明他并不简单。

    “可是局长,到时候要是上峰知道了,你身为局长擅离职守,那您可担待不起,我看还是我带队吧!”徐宝根不放弃,副局长也一样不放弃。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在怎么说也要努力争取一番。

    “出了事我负责。我还不清楚你的心思,无非是要上阵过把瘾而已。”徐宝根很直接就说出了副局长的目地。

    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两个穿着很普通的人走了进来。来人并没有过多的废话,掏出自己的证件道:“我们两个从现在开始是你们的向导,负责为你们找出目标的所在地。”

    原本还在疑惑这两人是怎么进来的,在听到他们的话之后,徐宝根也释然了,既然是特殊部门,进入这里也不算什么。

    “我们是要兵分一路,还是兵分多路。”副局长问道。

    “这次的目标很多,所以我们希望,能出警的都尽量出港。库伦警察局最少要组成三支警力。两支参与行动,最后一支当成后备力量。哪里需要支援哪里。”

    来人的话,让徐宝根和副局长都没有必要再争执下去。现在两人算是如愿了。

    ——————————————库伦郊区的一间民宅中,夜色渐渐的笼罩大地,外面飘着细细的雪花。

    民居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经过一天的演说,所有人都有些口干舌燥。不过现在他们都没有心思去喝水,这些天的遭遇已经让他们丧失完成任务的决心。

    这里的百姓跟本不听他们的演说,这些人都是那些能说会道之辈,再加上苏联政工的培养,已经是一群合格的政工人员。为了不引起蒙古人的反弹,宣传的这些人都是蒙古人。在中华一统时,便跟这些苏联人一起离开了蒙古,他们都是一些独立份子,一心想把**立出来。而且当初他们都是怕中华来清理他们,和他们算算总账。毕竟这些人的手底下都不干净。

    他们都以为,这次回到蒙古,任务应该都会很顺利,再怎么说,先期也最少可以拉出一支不弱的力量。到时候一旦有了苏联的援助,到时候就可以组建一支武装力量。这样便可以和中华正式对抗,只要有了苏联源源不断的支援,到时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蒙古人响应。这样一来,**立是迟早的事。他们很多人都幻想,届时他们就是开国元勋,绝对能名垂青史。

    想法是很好,但现实很残酷。

    这里的一切超出他们的预计,先前虽然都做过调查,但他们忽略了蒙古人对生活稳定幸福的渴望。画饼充饥哪里有真实的利益来得更让人陶醉的。所以他们的行动是注定要失败的。

    这些天来,他们每到一处演说,还没有说到一半,就会本愤怒的民众驱赶。很多都是因为看在同是蒙古人的面子上,只是把他们驱离,有些激进一点的,被打一顿也很正常。

    “真倒霉,今天被几个石头砸中,幸亏他们用的都是小石头。不然非要被石头活活打死不可,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一个满脸青紫的苏联政工叹了口气说道。

    “一样,要不是我跑得快,我现在很可能就要进警察的监狱。”另外一个苏联政工接着说道。回想起今天的遭遇,他就感觉到浑身冒冷汗。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局面,被几十人上百人拿着刀具在后面追猛追。一想起,心有余悸。

    “最悲惨的是,一个和我一起去演讲的人,被毒打了不说。还被送到了警察局,我估计,我们现在已经暴露了。真是倒霉催的。”

    第三个人的话,引起了民宅中所有人的共鸣。现在他们最怕落在中华手中,因为他们很清楚,不说以前造的孽,就是如今的动作,一旦被抓,那不死也要脱层皮。

    只不过他们还不清楚,从他们来到蒙古的第一天起,他们就是苏联哪来刺探中华反应的工具。可悲他们之前还做着春秋大梦。

    (未完待续)

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清扫毒瘤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