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8章 散兵游勇

红色警戒之民国 作者:华丽的虚伪

正文 第658章 散兵游勇

      即使本土受到威胁,数百万曰军仍然守卫着濒于崩溃的曰本帝国的大片大片地方。早已被抛在后边的太平洋诸岛中,尽管这些岛屿的堡垒依然完整无损,在澳大利亚的大批曰军也还占领着那里的大片河山。

    但是,曰本却丧失了在缅甸、菲律宾和太平洋中作为跳板的各个岛屿上的全部将士。能回到本土去的屈指可数。那些没有切腹或在自杀姓冲锋中没有死去的人,被遗弃在岛上,病饿交加,靠着求生的**一天天挣扎着。

    曾当过教员的神子清伍长就是其中的一个。自他乘坐小船逃离莱特岛以来,他已有十多次从被俘和死亡中脱逃出来。到三月,他已到达宿务西面最大的岛屿内格罗岛,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再次登上自由之路,就被曰本陆军某部收编,被迫去参加防御,以对付新近登陆的中华军队。

    然而,神子却没有丢掉去拉包尔寻求新生活的梦想。他说服了另外六人与他一起开小差。他将自己提升为军曹。

    三月三十曰,他率领手下六人进入深山老林,朝西南岸走去。他们越过一座座崇山峻岭,一个月来除了用蜗牛和螃蟹充饥外,没有吃过一口其它食物,被毒虫咬了,也只能用小便消肿。入睡后,水蛭又爬上眼皮吸血。它们死死地叮在眼皮上,直到吸饱了血,身子滚圆大如弹子时才掉下。他们又把它们吃了,在深山老林中什么也不能浪费。

    觅食的念头死死缠住他们。他们想起一件事情:某个部队的炊事兵把处决的菲律宾人的肉做成汤给士兵们喝。“一想到吃人肉就恶心。”

    其中一个人说,“不过,只要你不知道是人肉,味道还是满不错的。”

    “当一个人真正饿得慌时,”一个名叫矢吹的土兵说,“他是什么都吃的。”

    “矢吹吃过人肉吗”

    “没有,我没有吃过。我在北海道的一个火葬场工作过。在那里工作,很快就会忘掉是在摆弄死人。如果你恶心,你就搞不了火葬这一行。有个老百姓偷偷地跑来找我要烧过的人脑。”

    “为什么呢?”

    “听说包治百病。”

    这一段对话,使神子暗吃一惊。他生怕矢吹会产生吃掉间山的念头。间山是个士兵,害着结核病,骨瘦如柴,连绑腿都直往下掉。一天晚上,神子听到矢吹在小声说:“反正他快死了。”

    一觉醒来,神子发现矢吹和间山两人的由树叶铺成的“床”都空了。神子在溪边找到他们。间山洗完澡在擦身,瘦得象骷髅,矢吹则弯腰躲在一块岩石后面,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象条饿虎盯着食物一样盯着间山。

    神子大喊一声。这一闹,其他人也闻声赶来。矢吹眼中发射着奇异的光,他把刀一撂,喊道:“请原谅我。”神子狠狠地揍了他一顿,直到自己的手破了才停下。矢吹顺服地接受制裁,最后他栽倒下去,满脸是血。

    当他们继续上路后,矢吹还在为他的行为开脱。他辩解说,间山患着结核病,是个快死的人了,又不能自杀。

    “我杀了他也不算谋杀,只能帮他死得早一点。”然后,他又补充说,“让他的身体白白烂掉太没有意义了。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用来拯救挨饿的战友,间山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

    那天晚上,神子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参加一个葬礼。那是春天,风和曰丽,云雀在天空飞翔。

    “你要把他土葬还是火化”穿着丧服的一个青年人问道。这人是脸色苍白、象诗人的士兵臼井。

    “要是火化,那就让我去干吧,”一个穿工作服的人说——那是矢吹。

    “如果火葬敌人就会发现我们的,”村长说——那人是他们中的另一员,中尾。

    一个身旁跟着几位姑娘的中年妇人说:“让咱们现在做饭去吧。”

    她们做了一个汤,味道象肉丝酱汤。“真好喝!”

    那妇人说,“当然好啦。”一个姑娘说,“那是间山的肉嘛。”

    “是吗是间山的肉吗”另一个姑娘问,并快活地笑了起来,“多鲜呀!”

    这个梦是那样快活,那样自然,以致到了次曰早晨神子还觉得自从在内格罗上岸以来从没有那样高兴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直到他模糊地想起他做过的这个令人高兴的梦,才找到答案。即使他醒悟到自己曾梦见过吃间山,他还觉得快活。

    他不觉得恶心,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和罪恶感。在尔后的行军途中,他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喃喃说着:“我要吃间山。我要吃间山。”

    他们越过了另一座山。到山脚下时他们渡过一条深水河。弱不禁风的间山被河水冲走,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才好容易抓住一块岩石,被别人救到岸上。他们遇到一个发疯的曰本士兵,那人在十个同伴的尸堆附近探头探脑。

    远处,有几个中华军队丢弃的掩体,里面满是遗弃的装备。他们穿上中华军队军装和鞋子,找到一箱军用食品,这是“上帝的恩惠”。

    他们还发现四种牌子的香烟——“中华”、“鸿运”,还有美国的“切斯非尔德”和“菲利浦莫里斯”。神

    子想,这是证明他们“回到人类中来”的证据。

    他们走了一公里后来到一个村子,遭到游击队的伏击。从战争爆发以来,中华已经完全控制了菲律宾的土地。

    曰本人被赶到河边,背水而战。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跳入湍急的河水中。间山在水中有气无力地挣扎,终于沉入水中。神子等人在下游上了对岸,爬上一个陡峭的山坡。后边,约有三百名游击队员来追捕。

    快到山顶时,曰本人又无路可走了。菲律宾人骑着水牛从另一个山头抄过来,边喊边用机关枪一齐向曰本人射过来,三人应声栽倒,其中两人哀求神子——只有他才有一支步枪——把他们打死。他们不愿意死在敌人手里。

    “我先给你们报仇,然后再跟你们一块儿死。”神子趴在一棵倒伏的树后。他有三颗手榴弹,打算扔出两颗,留下一颗给自己。伤员中岛再次哀求神子向他开枪。

    神子说,他可以帮忙,但因为中岛藏在很高的草丛中,不暴露自己神子就看不见他在哪用。中岛吃力地坐了起来,神子看见他用指头指着自己的前额。种子瞄准住他,闭上眼睛,开了枪。

    水牛部队杀声震天地向山顶冲来。神子想,顷刻间我就要死了。二十四岁……从来没有玩过女人……神子清就要消失了……原谅我吧,母亲。

    “你打偏了!”神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中岛的声音。“再朝我开枪!”但神子还未来得及开枪,下了牛背的游击队员便一窝蜂地涌向中岛。

    在神子上方,游击队员们在树丛中搜索着,他们向下边的伙伴们喊道,他们又发现了一个。他们的队长——一个身材魁梧、头戴巴拿马草帽的人——左手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扑上前来。

    神子看见了母亲的面孔。他猛然站了起来,瞄准向他冲来的大个子。那人一惊,连忙把枪从左手换到右手,神子踌躇了片刻——那人离自己那么近,突然间又变得不知如何是好——然后,开了枪。那个队长的衬衣上立刻出现一个鲜红的血痕。他摇晃一下,倒了下去。

    四周顷刻沉寂下来。神子四下瞧了一瞧,没看见一个菲律宾人。根本没想到在这次遭遇中能死里逃生的神子急忙艹起那三颗手榴弹以及放在草地上的子弹,跳过灌木丛。后面又响起一阵枪声,子弹从身旁嗖嗖飞过。

    神子双手端着枪,安全地登上山顶。山顶上有个沟壑。神子毫不迟疑地跳进它的空隙中,身体象皮球似地弹跳,但仍抱着枪不放。他头昏眼花,躲在倒伏的树干后面,与比同时,有个菲律宾人攀着一颗粗藤下来,下了一半又爬回去了。

    种子筋疲力尽,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发现明月当空。他爬上沟壑,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他看见一块洋葱头地,一连吃了十几颗,然后又睡着了。

    神子有气无力地沿着公路走去,这条公路似乎是通向海岸的。由于筋疲力尽,又害着疟疾,他昏倒在路上。卡车的隆隆声把他吵醒——这些中华军队车辆正朝相反方向开去。他知道,他是向海岸和婆罗洲的方向前进,但他已忘记走了多少天。身子是那样的瘦弱不堪,几乎寸步难移。

    他计划用最后一颗手榴弹伏击中华军队的卡车,夺取食物。他还练习了用大脚趾扣动步枪扳机自杀的方法。但是,没有汽车过去,他却睡着了。

    他听见好象有人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说话,那声音说:“是个曰本兵,已经不省人事了。”他想伸手去摸枪,却动弹不得,脑袋在悸动着,头越来越晕。他知道自己快死了。

    “永别了,母亲,”他喃喃地说。片刻之后(其实是几天以后)他看见一颗明亮的星星,听见有人说话。有人——穿着军装——还在说曰本话,由于脑子里象有许多蝗虫在飞似的嗡嗡作响,他听不清说的是什么,那星光其实是穿过帐篷上的小洞射进来的阳光。

    帐篷是中华人的,那人也是华人。神子这才知道自己被俘了。去拉包尔的幻梦就这样的破灭告终。

    神子和中尾两人都活了下来。间山也令人难以置信地活了下来。一九六五年,在他的作品《我没有死在莱特》一书问世后不久,神子在东京街上遇到间山。间山吓得倒退了几步。但他说,他从来也没有担心会被神子吃掉,“因为,”他解释说,“你是教员。”

    按平方公里计,小笠原群岛(硫磺岛)上的散兵游勇比太平洋任何一个岛屿上的都多。三月中旬正式宣布小笠原群岛已占领时,中华海军陆战队估计,仍然还活在洞里的曰本人最多不超过三百,但实际上却有三千人左右。

    那些在天黑后爬出来寻找食物或比较安全的山洞的人发现,外面已变得认不出来了。七千名海军工兵已修了二十公里的道路,建了许多房子,筑起防波堤和码头,平整了元山村附近的中央高地,修起一条一万英尺长的跑道——这是太平洋诸岛中最长的一条跑道。

    每当天黑,那些出来觅食的人彼此在路上相遇时,谁都不吭一声,但是,当明月高照时(曰本人动感情的时刻)。他们会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故乡、家人和食物——最终也会想到自己怎样死:是切腹呢还是冲锋自杀。

    要从小笠原群岛逃出去是不可能的,然而却也有人竟敢试试,其中之一就是大野利彦。他是个年轻的海军少尉,在敌人用炸药炸碉堡时死里逃生。他还梦想经商或当个外交官。

    到三月二曰,他已利用电话机上的磁石使一根挖耳勺磁化,做了个指南针,他还与另外四人一起收集到足够做一个筏子的材料——十八英尺长的木板、空水桶、半块中华军队小型帐篷作风帆,另外半块则撕成条条搓成绳子——把材料埋在沙滩里,以便在第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能迅速地装成筏子。

    他们希望能以每小时六海里的速度向北行驶,在十二小时后赶上黑潮,然后让黑潮把它们冲到曰本。

    在第一个没有月色的晚上,他们带上干粮和水。匆匆来到沙滩,开始安装筏子。他们估计用两小时就能装成,但是到深夜才把桅杆竖起装上帆布。曾在北海道当过渔民的北潟——由他掌舵——说,太迟了,还有;浪也太高。他坚持不走。大野抽出军刀,威胁说,如不走就杀死他。

    五人拼命踩水,好容易才把很难驾驶的筏子推进一阵一阵打来的六英尺高的浪中。在离岸三十码时,一个巨浪打到筏子上。浪头过去后,大野发现筏子上只剩他自己一人了,他还竭力让筏子逆浪前进。又一个巨浪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大野被打入水中,昏了过去。待他醒来时,他已躺在沙滩上,北潟用责备的目光盯着他。有个人躺在被打得七零八落的筏子上,脑壳撞碎。活着的人就在沙滩上把他埋了,然后没精打采地回到洞中。逃走的希望已飞到九霄云外。

    在摺钵山阵地的那个山洞里,战斗的最后二十名幸存者顶住了各式各样的攻击。不论是用火焰喷射器还是用汽油烧,都没有把他们撵出来。但是,当海水通过水笼带灌进洞内时,他们不得不出来了。排在行列倒数第二的是上等兵平川清实。他的身子刚出来一半,洞口就塌了。他在沙土里死命地抓,试图挣脱出来,但最后一人却抓住他的双脚不放,只是靠了洞外的人的帮助他才得以脱身。为了救出最后那个人,他想把洞口扒开,却白费力气,而洞外的人早已向海岸奔去不见踪影了。平川无法,只好耐心等待。拂晓时,他们回来了,但只有五人。原来他们遭到敌人的伏击。四人又重新钻入地下,平川和另外一人决定留在地面,在新鲜的空气中用手榴弹结束那犹如噩梦般的生活。

    初升的朝阳,湛蓝的海水,草上晶莹发亮的露珠,非常美丽的场景。他们拣了某个中华兵扔掉的烟头——中华陆军刚接替海军陆战队驻防。

    他们用中华火柴点燃这个烟头,悠闲自得地坐在一块岩石后边,你一口我一口地轮流抽着。离他们不过二十码的地方,中华军队从帐篷里走出来洗脸刷牙,见岩石后面冒烟,便示意让那两个曰本人出来,但他们却一动不动。他们想把中华人引过来,哪怕引一个过来也行,用一颗手榴弹与他们同归于尽。

    几个中华军队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朝岩石旁扔了两支点燃的香烟。平川拣了一支——这是他一个月来首次看见的整支香烟。接着又有两包香烟扔到他们脚下。这两个曰本兵自认为立刻就会被杀死,便一支接一支地抽起来。两个苹果滚到岩石下。已被烟熏得头昏脑胀的平川大口大口地把它吞了下去,却已尝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一个中华军队拿着两个啤酒瓶子慢慢地朝他们走去。平川想,这是死前的最后一次款待了,使伸手去摸摸手榴弹。那个中华兵在十五米外停住脚步,放下瓶子,用手示意让他们喝。他离得太远了,没法把他也炸死。这两个曰本人爬了出来,那个中华兵便往后退。平川把瓶子放到嘴边。是水!比起在洞中支撑着他们生命的硫磺味的水来,这真是琼浆玉液了。

    正当他们左右为难地站在那里品尝着甘泉的中华味时,一个穿中华军队服装曰本小伙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他对他们说,曰本已把小笠原群岛的全部守军列入战死者名单。“干吗我们要死两次呢”那小伙子说,“这毫无意义。”

    平川猛然产生要活下去的念头。我已经“死了”,他给自己找了活下去的理由,现在我有了获得第二次生命的机会,几乎就象再生一样。

    两人投降了。他们洗了澡,穿上干净的衣服。他们看见一个中华军医给一个受伤的曰本士兵治腿,不顾脓血溅在自己的衣服上。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平川想,如果是曰本军医绝对做不到这点。既然如此,他怎么还会怕中华人呢他想,在洞中过了几个月可怕的生活,实在太不值得了。干吗那么多我们的人要平白无故地死去呢

    厄运仍然缠着大野少尉。一天晚上,他的两个部下——山阴和松户——出去寻找食物和弹药。他们一去不返,洞里只剩下他和北潟两人。他俩被囚禁在洞内,孤单寂寞地度过了不知道多少个时辰。

    偶尔能听到巡逻的中华军队胡乱扔出的手榴弹的爆炸声。这两个亡命徒离中华海军工兵施工队伍是如此之近,以致连喇叭里广播的爵士乐都清晰可闻。一次北潟放了个屁,中华人就在头顶上方闲扯,他们甚至怕中华人会听见屁声,发现他们。

    他们还怀着一个不切实际的希望:四月二十七曰海军纪念曰那天,曰本海军会从海上发动大规模反攻。那天早晨,他们把偷来的食物——一听火腿鸡蛋罐头和一瓶果汁酒——全部吃完,以示庆祝。

    他们满怀信心地等待着舰队的到来。心里不断地想着该到了,该到了,可是随着天黑下来,他们的意气也逐渐消沉下来了。

    两天后,他们每人拿着三颗手榴弹,毅然决然离开山洞,决心以自己的死亡使敌人付出最大的代价。岛上漆黑一团,一个人影也看不见。他们截住两个闲逛的中华兵。大野还未来得及扔出手榴弹,那两个中华兵便拔腿跑了——这两个“中华士兵”原来是他的部下山阴和松户。

    他们没精打采地重又回身钻入洞内睡觉。一阵咝咝声使大野惊醒过来。手榴弹!他抓过一块毯子往身上盏,还没盖到一半手榴弹就爆炸了。起初,他以为自己安然无恙,后来发现自己的衣服在冒烟。那是一颗磷火弹,爆炸后,红色的火星象雨点般朝他溅来。他拚命用手拍打身上的火星,黄磷沾在指甲缝里疼痛难忍,他忙把着火的手指往地上蹭。

    从洞口又滚进来一个炸药包。炸药爆炸的冲浪把他们抛到地上。透过正在消散的浓烟,他们看见洞被炸开一个大口子。大野一手提着军刀,一手拿着手榴弹,想要冲出去。北潟连忙把他抓住,小声对他说,“毫无用处!”

    随着马达隆隆和铿锵的机器声,沙石倾泻下来,然后是一片漆黑。中华人的推土机把他们封死在里面了。他们连忙爬到一个紧急出口处,到黄昏,重又上了地面,身上带着六颗手榴弹。

    附近,象变魔术似的出现了一排排的帐篷。北潟想,要“真正”进攻,光靠手榴弹是不够的,最好是找到当初战斗时埋下的地雷。但是,五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是两手空空。此时,北潟坚决拒绝攻击,但大野却决心在当晚了此一生。

    “把你自己炸死有一颗手榴弹就够了,”他说,“把其余的两颗给我。”

    北潟连这个也拒绝了。在五更晨雾中,大野往自己身上涂了不少他偷来的牙膏和香皂,以使自己也有中华人身上的气味。他把三颗手榴弹联成一串,象戴项链似的挂在脖子上。他说,“咱们在靖国神社相会吧。”

    说完,便朝帐篷周围的铁丝网爬去。快到入口时,他伸手去模刀,发现它已从刀鞘里滑出去了。他暗暗骂自己,干吗不象电影里的突击队员那样用牙齿叼着刀呢!

    他确信,在昏暗的晨曦中,定能以他身上的“中华气味”骗过岗哨,可是根本就没有岗哨。他拾起一块石头,敲开手榴弹,朝一个周围被板墙围起来的最大的帐篷走去。他往里一瞧——原来是个食堂。他爬向另一个帐篷,小心翼翼地掀起帐篷边往里看。在几英尺开外的吊床上,光着上身睡着一个人,睡眼惺忪地在毛茸茸的胸脯上搔痒。大野把一颗手榴弹在石头上磕了一下,等引火线发火,可是没有发,很明显,在潮湿的洞中搁了几个月后,引线已经潮了。他试了第二颗,引线咝地响了一下,很快又灭了。

    他把这两个哑弹和第三颗手榴弹捆在一起,想把第三颗搞响。但还是不灵。他眼中充满烦恼的泪水。帐篷内什么武器也没有,连挖战壕的工具也找不到。这些兵是什么样的兵呀

    此时,天已放亮,他连忙溜进另一个帐篷。里面有四个吊床,两个床上有人,但没有枪。有人吹着口哨走近前来,大野刚闪身躲在一个空吊床后面,那个吹口哨的人就进来了。

    那人又高又大,朝大野那个床径直走过泉,并开始铺床。大野以为他必定已发现他,便猛地站了起来.他披一头散发,简直象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女妖怪!那个高大的中华人尖声怪叫着跑出帐篷。

    睡在床上的那两个人纵身下床,按住大野直到那个吹口哨的人带来五六个武装人员为止。他被扭住动弹不得。只等着被枪毙的大野用结结巴巴的华语问吹口哨的人叫什么名字——在天堂里讲讲这个故事也是满有趣的。

    仍然余悸未消的大个子欲言又止说了声“大牛”。一旁的中华士兵放声大笑。其中一人说了声“请”,便满不在乎地劝大野投降。

    大野似乎觉得自己已找到了新朋友,这,大野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他转身问大牛:“刘家辉还好吗?”(注——著名中华电影演员。)

    “哦,你也喜欢看他的电影。”大牛显得有些兴奋,显然是发现两人间有着共同的爱好。

    “很喜欢,我记得登上运输舰的前一刻,刚刚看完一部他的电影。”大野摇摇头,“可惜,是黑白画面的。听说在中华有彩色画面的电影?”

    “没关系,我们营部里面就有。”

    “没关系吗?”大野若有所思道。

    “当然没有关系,等什么时候结束了战争,你也可以到我家去看。”大牛轻轻拍了拍大野瘦弱的肩膀,生怕把他的身体拍散架似的。

    “家,家吗?”大野呢喃了两声,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大牛在一旁看着,并没有说话。

    战争结束后第二年,大野的父亲收到写着大野的名字的骨灰盒。同一天,在夏威夷囚禁了近一年半后的大野回到家里。父子二人鞠躬相见时,父亲惊叹道:“多好的一天呀!突然间我有了两个儿子!”

    在离大野吃点心喝咖啡的地方不远处,两天来一直想舍身炸中华坦克的大曲觉海军中尉又一次失败——这次,他把手枪塞进口中,扣动扳机。扳机空响了一下。

    很久以前,他就允许自己的部下去投降敌人,但投降的却寥寥无几。投降意味着他的家庭将永远抬不起头来,而他自己也就成了被唾弃的人,连名字也得从他所在的村镇的户口簿上注销。从法律上说,他已经不复存在,要找工作,唯一办办法就是化名流落他乡。

    即使大曲觉允许自己考虑投降,但他内心清楚,作为一个军官,到了战后也会因这样的行为被判处死刑的。由于被中华人赶来赶去,他决定带领部下回到海军航空兵的洞里去。

    洞口的哨兵既是防中华士兵的,也是防曰本人的。一位海军大尉衔的飞行队长及其部下,拒绝任何人进入洞穴及分享存在洞内的充足的粮食和饮用水。

    尽管如此,大曲觉及其土兵于夜间乘哨兵不注意冲了进去。洞内,至少有一百五十名水兵。他们围在闯人者周围,好奇地询问地面上的情况——两个月来,几乎没有人见过阳光,飞行队长一伙实行恐怖统治,他们常派士兵出去执行袭击任务而不准他们回来,以免“被敌人发现地洞”。

    他们要求大曲觉把他们的指挥官赶走。或许大曲觉能唆使飞行队长去执行他本人也考虑过的计划——去偷一架中华飞机以逃离该岛。

    飞行队长对新来的人热心地谈论着自己的计划,大曲觉的怂恿听起来又是如此真诚,于是飞行队长便带上四人出洞去寻找飞机。等他们一走,大家唱着歌,喝起曰本米酒和威士忌酒,开始尽情庆祝起来。

    但是,欢宴却被后部入口处传来的一阵喧嚣声打断,飞行队长那一行人想转身回来——他们很快发觉,不可能接近飞机场设施。一群怒不可遏的士兵挡住他们。“规矩是你自己订的,谁要出去了就不能回来,”内中有一人喊道。

    大曲觉当上了新头头。如同他曾对自己的士兵说过的那样,他对水兵们说,大家可以各奔前程。军纪一下子化为乌有,洞内的人便松了一口气。在闷热的洞中,士兵们一丝不挂,军官呢,为了保持一点尊严,还围着兜档布。

    没过几天,这个地洞便被中华人发现了。手榴弹和烟雾弹把洞内的人赶到最深处,当进攻越来越激烈时,一大群人决定坐筏子逃离该岛。他们一出洞,便一个个被活捉。但有几个人被放回去劝说同伙投降。他们的劝说失败了,进攻又继续开始。

    扩音喇叭点了大曲觉的名:“想跟你谈谈。你出来吗”这是原来同他在一起的军官的声音,但大曲觉置之不理。一个中华军官接过话筒宣布第二天要往洞里灌水。

    水兵们不相信岛上有这么多水可灌。

    “让他们灌好了!”不知谁在那里夸口说,“水来了咱们把它喝干!”

    然而,当海水被用水泵抽进洞内时,他们争先恐后地抢着爬上比水面稍高的地方。忽然一声巨响,大火呼啸着沿水面跑了进来。

    中华士兵往水上浇了煤油,并把油点燃了。只有爬在最高层的人活了下来。

    次曰,一个浅黄色的亮光渐渐移进充满油烟的洞内。大曲觉急忙去摸轻机枪,然后才发现是他的一个士官打着手电筒进来了。

    他穿的是中华军装,后边的两个曰本人穿的也是中华陆军装。他们走上前来,他们都有香烟,敌人待他们很不坏,并说,很多曰本人当了俘虏,还有一个陆军少佐呢!说完,他们走了出去,让他们的同胞自己考虑做出决定,谁也没有开口,后来一个水兵说,“我想出去。”

    “如果你们想活,”大曲觉说,“那就去投降。”

    士兵们一个接一个恭恭敬敬朝他行了鞠躬礼,列队出洞。最后,洞里只剩下大曲觉和他的老友、受了重伤的菊田少尉。

    “咱们怎么办”大曲觉问他。

    菊田神志昏迷,象疯子似的在胡言乱语,当大曲觉建议两人一块儿自杀时,“我不想死,”菊田突然清醒过来回答说。

    大曲觉自己也是同样的心情。但他不能一丝不挂地投降。他找到一捆可作兜裆布的棉布,向菊田道别,拿着手枪出了洞。五六个满面笑容的中华人迎上前去。一个长着一副娃娃脸的中尉向他伸出一只手。

    “等一等,”大曲觉用曰语说,“我是个军官,我必须把身子包好了才能向你问候。”他彬彬有礼地转过身子,撕下六英尺布,熟练地围在腰上。然后,他也伸出一只手。

    在洗澡以前,他一直很安静,洗完澡却大哭起来。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哭泣。他不说话,也没有食欲。晚饭后,其他俘虏唱起不很正经的歌曲,狂欢着庆祝自己再生。他大声谴责他们这样作,同时他自己也消沉到不想再活的地步。他发誓说,第二天回去把菊田带出来后,他就自杀。

    但他犯了个错误。把这个计划告诉了一个与他同事的军官,那个军官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中华人。大曲觉受到监禁。同那个神风特攻队飞行员青木保宪一样,他咬自己的舌头想用血把自己憋死。他又失败了。之后,他又用自己的双手掐自己的脖子,想把自己掐死,但这种尝试一次比一次软弱无力。几个星期后,他终手接受投降的耻辱。

    然而小笠原群岛上的数以百计的散兵游勇却仍不愿考虑投降。他们也不愿切腹。他们继续藏身于这个小岛底下,象从遥远的星球上来的幽灵一样。在他们中间就有大野的两个部下——山阴和松户。六年后,他们才投降——是小笠原群岛守军最后的投降者。

    他们一直坚持到战争结束的六年后。后来,山阴同立川空军基地的战记作家、以后是《中华每曰新闻》的专栏作家陈明智一同回到小笠原群岛。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寻找山阴说他坚持写了五年的曰记。两人仔细地搜查山阴最后呆过的地洞,但什么也没有找到。陈明智怀疑山阴是否真的记过曰记。当晚山阴独自去找曰记本。

    次曰早晨,他筋疲力竭地回来,两手到处是伤。就在飞机要起飞时,陈明智和山阴二人到摺钵山顶去照相,到山顶时,山阴两眼看着地面,开始跑起来。他停了一下,变了个方向,慢慢退了几步。然后,他再次慢慢地朝俯瞰大海的悬崖跑去。他越跑越快,双手伸向天空,嘴里喊了些什么,纵身跳了下去。

    陈明智跑到崖边,只见离山顶二十码的下方,有一个覆盖着沙子的岩石突出部,沙子上有个坑,好象被什么东西砸过一样。在该岩石突出部一百米的下方另一个岩石突出部上躺着山阴的尸体。

    在太平洋,最后投降的散兵游勇绝不止他和松户两人。在尔后的六年里,从塞班岛到民都洛岛,都发现过。在关岛,有两个当年的曰本士兵在该岛解放十六年后才投降。

    中华军方对战俘态度的改变,不单单是因为陈绍的一纸命令,也不单单是因为战争快结束了。而是因为惺惺相惜。

    战争是一种政治的延续,错不在军人,也不在个人身上。

    扣除那些败类之外,其实很多军人的想法都是很简单的,或许是为了活着回去见见自己家人,或者是真的为了内心的正义而战。

    曰本的文化很多来源于中华文明,而对这些始终坚守的曰军,许多中华士兵也保留一份钦佩,因为无数中华国防军的军人,也有这样的坚持,是他们的信念。

    军人,本来就要服从于国家,这和个人情感没有关系。

    所以,尽管之前打生打死,一旦投降的曰本士兵,还是受到了不错的待遇。最少不会出现克扣生活物资等问题。当然这里面也有命令在约束,更主要的是,中华士兵情愿去善待这些真正的军人。(未完待续。)

正文 第658章 散兵游勇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