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4章 汉京宣言

红色警戒之民国 作者:华丽的虚伪

正文 第664章 汉京宣言

      佐藤大使发给东京的报告德国完全断交的电报,尽管安德里答应他发,但始终没有拍发。德国人自己在几小时后播发了这个消息。

    那天凌晨,即第二波核打击的机群距离长崎几百英里时,外务省电报室监听到这条消息。

    这样,东乡所竭力主张——尽管他心里明白毫无希望——通过德国进行和谈的最后一线希望便化为泡影,曰本没有预先得到警告,被人暗算了——他与珍珠港事件那天的赫尔一样,怒不可遏。

    他亲自把这个消息报告首相小矶国昭,责怪他在前一天没有召开“六巨头”紧急会议。其实东乡发火是大可不必的。这次,小矶国昭既不辩解,也不转弯抹角,他的反应既简单又直截了当。

    “让我们结束战争吧,”他说。但是,他首先要确定天皇是否同意立即投降。他到御文库晋见天皇,裕仁同意接受任何能导致和平的条件。

    小矶国昭得到这个保证后便召开“六巨头”紧急会议。其时是上午十一点,即第二次核弹落在长崎前一分钟。“在目前局势下,”小矶国昭说,“我的结论是,唯一办法就是接受汉京宣言,结束战争。关于这点,我想听听诸位的意见。”

    谁也不说话。

    “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米内海相问道,“除非大家直率讲话,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

    军方另外三位领导人对米内愿意讨论投降事宜甚为不满,但是,美国龟缩在美洲本土,对曰本的援助已经成为奢望,德国也和曰本完全断交。虽然以前曰本还本着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来打动德国。但是这点已经被事实打击得支离破碎。德国很干脆的拒绝,并且极其不待见曰本人。曰本眼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看起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一个军官拿着一份电报走进会议室。第二波原子弹已经投下。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加上从柏林传来的消息说,对阿南、梅津和丰田三人的压抑已久的不满情绪已公开爆发出来,他们三人心下明白,投降是不可避免的,却硬着头皮拒不接受汉京宣言,即使允许天皇继续统治也不行。除此之外,他们还坚持要让曰本人自己审判战犯,军队由曰本军官来解散,占领军的数量应受到限制。

    东乡很不耐烦,试图使他们承认局势的现实。曰本已到了接近崩溃的地步,盟国无疑会拒绝这些条件,这样就会危及谋求和平的全部努力。军方能拿出任何导致胜利的希望吗陆相阿南拿不出来,但他仍要求曰本再打一场大决战——在曰本本土打。你能阻止敌军登陆吗东乡继续问。

    “要是有运气,我们能在侵略者上岸前把他们击退,”梅津回答说,“无论如何,我敢说,我们能把入侵部队的大部歼灭。也就是说,我们能给敌人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失。”

    东乡紧追不放:那又怎么样呢敌人必要时会第二次、第三次进攻。除了提出求和的最低限度反要求外,没有别的办法。

    会开了三个小时,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小矶国昭宣布休会,并亲自把这个毫无结论的结果向木户报告。“只有一个解决办法,”他对木户说,“我们请天皇做出决定。”

    这是个大胆的建议,天皇的权虽然大,却不包括提出政策。但木户也认识到,只有天皇采取破例的行动才能拯救曰本。木户毫不犹豫地向天皇说明了局势。裕仁也认为必须打破传统。

    当天下午召开的内阁会议与上午开的“六巨头”会议一样,没有解决问题。军方——除米内外——再次一致反对文官。米内认为,继续战争不可能有任何收获。“所以,我们必须丢开‘面子’,尽早投降,立刻开始考虑如何才能把国家保存得最好。”

    他的话使同僚军官大怒。阿南简直无法克制他的憎恨。“敌人入侵曰本时,我们肯定能使他蒙受严重损失,”他说,“反败为胜,扭转战局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有,前线的陆军部队也不会乖乖地听令解散。“皇军兵士将拒绝放下武器。他们知道是禁止他们投降的。除了继续进行战争外,我们确实没有别的法子。”

    四位文官——农林、商工、运输和军需相——不同意。国民已处于筋疲力尽边缘,稻谷收成是多年来最少的,国家已无力再战。

    阿南不耐烦地打断别人讲话。“这一切谁都知道,但是不管对我们多么不利,我们必须打到底!”

    ————————

    在浦上川河口,火车站附近的圆形煤气储存罐被抛上天空,象一团团大火球,落到地上又弹入空中。鼓形油桶飞得更高。北面,幸存者茫然设法逃离爆心地带。有个赤身[***]的男人,脸上毫无表情,背着一个肠子已流出来的孩子。有只猫,毛已烧成纽结,在舐一匹马肚子上吊着的肠子。

    西田是三菱制钢所的收发员。闪光烧掉她的头发。她急忙穿过体育场上方的铁路大桥逃跑,可她不知道自己正向毁灭中心走去。由于枕木已被烧毁,她只好沿着歪歪扭扭的铁轨,摇摇晃晃地平衡着身体一步一步前进。河面上漂满尸体。岸边,有个女人的屁股被炸得象气球似的。附近,有一条黑白斑牛,身上满是紫红斑,在安静地饮水。

    西田一度差点跌倒,忙叫迎面来的一个姑娘帮忙。那人是她的同班同学,但西田被烧灼的面容却使同学吓了一跳。同学大哭起来,不愿碰西田。西田懊丧地慢慢来到东岸。她从一个烧焦的**的男人身旁走过,那人象一尊雕像站在那里,四肢伸开——已经死了。

    远处,她看见一包一包的木炭。她差点踩上去,突然发觉那是人。他们的脸又圆又肿,好象充了气似的。四周没有建筑物,只有平坦的还在冒烟的瓦砾。在爆心地点附近,她碰见一个同班男同学。直到她说话他才认出她来。“你真的是西田吗”他问。

    他们周围全是一片痛苦的呼救声。西田身不由主地向他们走去,却又惊恐地转身跑到河边。他们两人向南沿河岸缓缓前行,到了浅的地方便过河。他们经过坐在一块烧焦的蒲团上的母女二人。女儿的身体向前倾,死了,脑袋泡在水里。母亲有目无光地看着她。她干吗不把女儿从水里拉出来呢,西田不解。她继续向南走,经过制钢所,连自己的鞋底被烧穿了也没有发觉。

    夜幕降临,长崎的恐怖景象也渐渐看不见了。成千上万的余生者因为受伤或无力而不能离开爆心地带。东海和子,就是那个离爆心点仅二百七十五米被土层薄薄的防空洞救了命的小和子,同父母一起蜷缩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公用防空洞里。天上星星快出来时,和子的父亲死了。母亲的声音也越来越粗,越来越听不出来了。“别死呀!”和子在黑暗中哀求。没有回答,和子叫她不醒。她也死了。姑娘等待着。在广大的虚无世界中,万籁俱静。只有我还活着,她想。

    天空中,一架环球霸王飞在一千米的空中。飞机上面特别安装的大喇嘛,一遍又一遍用曰语宣读着汉京宣言。

    这份宣言是中华帝国和欧洲联盟以及那些站在中华这一边小国领导人一起发出的宣言。宣言有三份,一份针对英国,一份针对曰本,一份针对美国。

    而此时这架盘旋在长崎上空的环球霸王,一遍又一遍宣读的内容,就是针对曰本的那一份宣言。

    (一)余等:中华帝国中兴皇帝、伊朗、伊拉克、阿富汗临时政斧、以色列余等亿万国民,业经会商,并同意对曰本应予以一机会,以结束此次战事。曰本投降

    (二)中华之庞大陆、海、军部队,业已增强多倍,其由西方调来之军队及空军,即将予曰本以最后之打击,彼等之武力受所有联合国之决心之支持及鼓励,对曰作战,不至其停止抵抗不止。

    (三)对待曰本之心,不可衡量。吾等之军力,加以吾人之坚决意志为后盾,若予以全部实施,必将使曰本军队完全毁灭,无可逃避,而曰本之本土亦必终归全部残毁。

    (四)现时业已到来,曰本必须决定一途,其将继续受其一意孤行计算错误,使曰本帝国已陷于完全毁灭之境之军人之统制,抑或走向理智之路。

    (五)以下为吾人之条件,吾人决不更改,亦无其他另一方式。犹豫迁延,更为吾人所不容许。

    (六)欺骗及错误领导曰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权及势力,必须永久剔除。盖吾人坚持非将负责之穷兵黩武主义驱出世界,则和平安全及正义之新秩序势不可能。

    (七)直至如此之新秩序成立时,及直至曰本制造战争之力量业已毁灭,有确定可信之证据时,曰本领土经中华之指定,必须占领,俾吾人在此陈述之基本目的得以完成。

    (八)汉京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曰本之主权必将永久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九)曰本军队在完全解除武装以后,将被允许返其家乡,得有和平及生产生活之机会。

    (十)吾人无意奴役曰本民族或消灭其国家,但对于战罪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虏在内,将处以法律之裁判,曰本政斧必将阻止曰本人民**趋势之复兴及增强之所有障碍予以消除,言论、宗教及思想自由以及对于基本人权之重视必须成立。

    (十一)曰本将被允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须及可以偿付货物赔款之工业,但可以使其获得原料,以别于统制原料,曰本最后参加国际贸易关系当可准许。

    (十二)曰本将除必要警察武装之外,罢黜所有军队、预备役建制,海上武装船只不可超过百吨,飞机数量不可超过百架。严禁研制开发战略及大规模杀伤姓武器。

    (十三)为了保证曰本限于四岛领土的安全,中华将永久驻军四岛。保护曰本百姓生命和财产安全,维护曰本限于四岛的领土完整。驻军费用,由曰本承担。

    (十三)吾人通告曰本政斧立即宣布所有曰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并以此种行动诚意实行予以适当之各项保证,除此一途,曰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未完待续。)

正文 第664章 汉京宣言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