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1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1

    《请你杀死我》作者:亚里彩

    晋江2016-9-20完结

    文案

    刘春阳失手将杨景推下了楼梯。

    他亲眼看着这个人跌下去挂在了楼梯尽头的被损坏的工艺品上,被穿透了喉咙。

    刘春阳惊慌失措逃回房间,失眠了一整晚,每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杨景死去的惨状。

    可是第二天,杨景还活着。

    他好好的坐在那里,脖子安然无恙。

    刘春阳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可是所有人都认定他只是做了噩梦。

    他险些被说服,以为一切都是假的,直到他发现工艺品上那根尖尖的管子上,可以看见深红的痕迹。

    注意:1.杨景正牌攻,刘春阳受。

    2.不会写很长,全文字数控制在三万字以内。

    3.文笔渣状态差,不喜请点叉叉,作者玻璃心求勿喷

    4.感谢观看

    内容标签:恐怖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春阳,杨景 ┃ 配角:傅宇青

    第1章 开篇

    接到电话的时候,刘春阳在烧烤摊上一个人坐着吃五花肉串串。

    大热天的,串串放在嘴里烫嘴巴。可是因为喜欢,背都湿透了也不愿意离开。在空调房吃的烧烤不叫烧烤,冷气逼人底下吃串串不叫吃串串!

    他电话铃声是投食歌,一个声音甜甜的小姑娘在那儿唱“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万!吐!岁!”十分贴合他的人生哲学。

    刘春阳拿被他揉成一团的纸巾搓了搓指尖,从裤子口袋里把电话掏了出来,漫不经心地去看来电显示。

    “学长”。

    他手一抖,紧张了起来。

    “春阳?”电话通了,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舒服得让人哆嗦,“我是傅宇青。”

    “诶,学长!”刘春阳捏着手机,手心直冒汗。

    他想,我当然知道你是傅宇青,我存过你电话了。

    “春阳,你这十一长假有空吗?”傅宇青在电话那头问道,特地压低了声音,有点儿蛊惑人心。

    刘春阳想到这个假期好像被兼职老板排了三个班。

    “有啊。”刘春阳回应道,“当然有。”

    兼职什么的推掉就好了,大不了就是被老板拖黑呗。天知道傅宇青约他干什么,但是不管是干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那好,我周末开车来学校接你。”傅宇青笑了,“再见,春阳。”

    “拜拜……”

    挂了电话,刘春阳都在晃神。手上的五花肉串串都像是突然长出了手脚,一个个都从盘子里跳出来撒花。

    刘春阳和傅宇青认识于一场乌龙。

    那时候刘春阳他们大学办百年校庆,他一个除了对吃东西上点心之外的废柴,对校庆连带的一系列活动都不怎么感兴趣。

    高考的时候刘春阳被一部励志电影洗了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每天废寝忘食,终于考上了这所有名的大学。结果进入大学之后,被热门但是并不感兴趣的专业弄得十分迷茫,学着学着就学傻了,反而从学校周边的食物弄得品味出了他的人生真谛。

    大概是高三一整年没怎么认真吃过东西,养了一整个暑假的胃,报道后将大学城这些小吃塞进嘴里的时候,刘春阳觉得吃东西真是太好了。从此在饭桶的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校庆第一天,刘春阳就抱着觅食为重的心思,扎在一团沉浸校庆氛围之中的人逆流而行。

    结果钱包掉了。

    发现钱包不见的时候,刘春阳正说着多点葱,一摸口袋空空如也。

    刘春阳傻眼。

    “老板,我钱包不见了……”

    山东煎饼摊的中年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埋头继续把蛋抹平,操着一口不知道哪儿的口音说:“没事儿,我记得你,下次再给钱吧。”

    刘春阳差点热泪盈眶。

    但是钱包不见了就是不见了,刘春阳提着豆腐脑和山东煎饼回去,抱着正在打游戏的室友就开始哭。

    室友要他附上自己的手机号发寻物启事到班级微信群,让他们给扩到大大小小的微信群里。刘春阳自然是照做了,没想到这条寻物启事传得非常远,传到了一个毕业生也都在的社团群里。

    收到陌生来电的时候,刘春阳还是懵逼的。

    电话那端的声音很温柔,是让人立马就能产生好感的温柔。

    “你好,我捡到了你的钱包,找个地方见一面吧。”对方说道,“我是来参加校庆的0x届毕业生,我叫傅宇青。”

    刘春阳是个小0,听傅宇青的声音听得腿发软,一个劲疯狂点头。在那边传来“你在听吗?”的问句时才反应过来,点头对方是看不见的。

    在见面前刘春阳有些控制不住的幻想学长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见过之后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面目温和就算了,身材高大,穿着也很有品味,一个人杵在那儿也没有丝毫的尴尬,已经是气质和自信并存的男人。

    “我可以请你吃东西吗?”拿回了钱包后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刘春阳有些羞赧地问道。

    “谢谢你,但是我现在还有事要去做。”

    刘春阳内心觉得失落,又太年轻,藏不住事,不免把失落都写在了脸上。

    也不知道傅宇青是单纯觉得他这幅样子可怜还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揉了揉他的脑袋:“春阳?我们加个微信号吧。”

    年长男人的手心很热,虽然刘春阳有点儿被吓到,但是还是喜悦和羞涩胜过了那一点点被刚认识的人接触的不适。

    后来两个人就渐渐在微信上熟悉了起来,聊聊生活聊聊学校聊聊美食。

    刘春阳生活匮乏,但是傅宇青却生活阅历丰富,总是能教给他许多。不管自己提出什么问题,对方都会耐心解答。

    而且傅宇青虽然不爱发朋友圈,但是刘春阳的发的他每条都有点赞。

    刘春阳有时候都会觉得,傅宇青是不是在给自己暗示?他有没有对自己也是有那么一点好感呢?

    他偷偷的存下了傅宇青打给自己时的号码,虽然平时微信聊天也会发语音,但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直接对话过了。

    没有打过去的勇气,反复摆弄着他的聊天对话框,患得患失。

    这大概就是动心了吧。

    刘春阳一直在期待十一的到来,当天早上特地穿了新买的衣服,把跑鞋刷得白白的,坐在学校后门的早餐店等傅宇青。

    他们昨晚又通了一次电话,傅宇青说九点来接他,让他记得早

    分卷阅读1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1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