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7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7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7

    么那根尖刺那么凑巧刺穿了对方的喉咙?

    为什么一切的一切会这么凑巧?

    刘春阳不敢下去看他,从脚底攀爬上来的懦弱一下子击溃了他。

    他只是害怕杨景,不想坐以待毙、被他杀死,满手沾上鲜血并非他的期待,为什么反倒迎来了这样的结局呢。

    空气中安静得过分,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只能感受到胸口剧里跳动的心脏。

    似乎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在专注自己的事,无论是睡眠还是别的什么。

    刘春阳此时希望有人推开房门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同时也恐惧,他害怕有人看见自己杀害了杨景,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于是匪夷所思的,他迈开了步伐。

    不是去查看下面已经不动了的杨景,更不是去寻求安慰。

    他朝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好似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

    他是一个胆小鬼,只想把自己缩起来,剩下的事,谁来解决都好,但一定不是他。

    刘春阳这样想着,迈开的步子漂浮又沉重,好像有人往他的脑子里注了铅块和浆糊,摇晃起来快要将他的所有神经都死死地黏在一起。

    他抱住自己回了自己那间房,关上门,仿佛把一切都挡在了那张门后面,然后他加快了步伐,脚一崴瘫在了床上。

    痛,感觉全身都在痛。刘春阳把自己缩在柔软的床铺中央,一闭上眼睛,就能够看见杨景拿上可怖的脸靠近自己,将他苍白的嘴唇贴在自己的唇瓣上。

    那是他的初吻,对方伸了舌头,湿漉漉的触感落下来,舔舐在他因为紧张微微干涸起来的唇缝间。像是一条灵巧的蛇,一面吐着蛇信,一面酝酿着尖牙,随着要释放他的毒液。

    他正当18岁,还在渴望爱情,渴望与爱人交换情谊与柔软的舌头,此时却只觉得浑身冰冷,堕入地狱。

    刘春阳只能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努力看清自己的手掌。自己就是用这双手杀的人,从此再不配谈爱情。

    一夜未眠。

    第二天的微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天空渐渐变蓝,刘春阳依旧躺在那里,动弹不得。

    他在等门外的尖叫声,等有人敲自己的门,问自己发生了什么。

    然后自己就坦白,承受该要付出的结局。

    现在暂且多缩一会,不去面对杀人的后果,不去面对傅宇青和周琪茜的关系,不去承受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目光。

    他躺在床上,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太阳渐渐强烈了起来,透过窗户倾洒在他的脸上,刺疼了他的眼睛。

    门外可以听到轻微的走动声,甚至交谈声。

    为什么?

    刘春阳躺在那儿,即使是一夜未睡,却仍旧清醒得吓人。他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判死刑,这个早晨像是个单纯的平乏无奇的早晨,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想了又想,发呆愣神,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他猛地坐起,拿过来划开看,只是每月二号提示的欠费短信。他这才发现自己还是怕的。

    “咚咚咚——”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了。刘春阳心底生出一丝戒备,但是他知道自己得压制住这样的戒备。

    “春阳,你醒了吗?”

    他听见了傅宇青的声音,对方还叫着自己“春阳”。

    刘春阳顿时五味陈杂。

    他应了一声,爬起来开门,脚还有点儿软。

    那个温柔的男人站在门外头,带着和煦的笑容:“来吃早饭了。”

    “嗯,好。”

    “你黑眼圈怎么出来了?昨天晚上没睡好?”

    “……”

    看着傅宇青关心的神色,刘春阳心里还是温暖的,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还能这么神色如常地同自己对话,没有任何异样。

    “怎么不说话?傻了啊?”男人揉揉刘春阳的头发,“去洗脸刷牙吧,今天早饭是杨景做的,他厨艺很厉害的,你等会试试就知道了。”

    刘春阳僵了一下,别说是回答傅宇青的话,此时他已经快忘记自己是谁了。

    杨景?

    早饭是杨景做的?

    不知道是更像笑话还是噩梦,听见杨景的名字,自己就控制不住的瑟缩,更何况是听见了这样的话。

    他等着被宣判死刑,可是傅宇青却说,今天的早饭是杨景做的,那声音温柔浑厚,让人安心,可是刘春阳却觉得自己像是块飘在大海中央的木头,摇摇晃晃不知归途。

    “杨景……杨景哥哥……他还好吗?……”

    “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了。”傅宇青笑了,“他挺好的,昨晚大概是睡得比较好,精神状态完全恢复了。倒是你……”

    刘春阳的额头被轻轻敲了一下。

    他抬头看向面前的人,觉得恍惚。

    “可是我……我把他推下楼梯了……他……”刘春阳语无伦次起来,“我把他害死了……那个工艺品从他喉咙……我把他害死了啊……”

    “你在说什么呀?”傅宇青看着他,“我说你今天黑眼圈怎么掉脸上了,原来是做噩梦了啊。没有的事,别怕,杨景好好的呢。”

    刘春阳感觉像是被什么狠狠地砸了一下,脑袋嗡嗡的响。

    杨景没死?真的吗?

    为什么没死呢?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高兴,该庆幸,该觉得劫后余生。此时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错开傅宇青向下跑去,腿还是有些发软,他撑着扶手踩下去,把疑惑的傅宇青抛在身后。

    楼梯尽头干干净净,不论是血液还是工艺品,统统都不在这儿。

    地毯没有铺过来,刘春阳知道,真的沾上了血液,清理起来也并不困难。

    他控制住自己摇摇欲坠的情绪,向餐厅一步一步走过去,那儿在墙一边的拐角,在没走过敲头便听到了声音。

    几个人聊着天,气氛很好,刘春阳仔细分辨他们的声音,想要搜寻那仿佛被磨砂玻璃罩住的音色,却没有找到。

    他快速向前两步,窜到了众人的面前,像是推开了一道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门,剩下的五个人都好好的落座在那里,包括杨景。

    那一点儿也不像杨景。

    他把头发扎了起来,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穿着颜色舒服整洁的衣服。黑眼圈已经消失了,甚至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他看向刘春阳,虽然那双眼睛还是向上飘着,但是由于精神面貌完全变样,导致那双眼睛已经不再如开始那

    分卷阅读7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7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