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8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8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8

    般阴郁,只是透着些许若有若无的迷离。

    性感的迷离。

    刘春阳此时瞠目结舌,他看向自己的双手,那份猛然用力时手掌的酸胀感仿佛还没有消失,它们轻微的颤抖着,将刘春阳此时惊慌的内心公之于众。

    他分明是记得,自己将他推了下去,他撞到了那个坏掉的工艺品上,被穿透了喉咙,鲜血飞溅,洒在他自己的身上。

    一格格楼梯,滚下去的杨景,那个吻,还有离自己不到两米的那个人如解脱一般的微笑。

    而此时他却好好的坐在这里,甚至像是终于好好睡过一觉,气色良好,普通得很。

    昨晚发生的一切明明还在脑子里停不下来地回放,可是被自己杀死的人却安然无恙。

    甚至暴露在外的他好看的脖颈,上面一个细小的伤口都看不见。

    “春阳他做噩梦了。”

    刘春阳感受到一只温热的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下意识地躲开了,尔后才意识到那是傅宇青。对方也不恼,只是笑着。

    “他梦见他傻了杨景,所以冒冒失失的来看,生怕成了真。”傅宇青偏过头看着他失神的脸,便又摸了摸他的头发,这次手下的人并没有躲开,“怎么样?确认了?只是个噩梦,去洗脸刷牙来吃早餐吧,好吗?”

    “春阳。只是做个梦,别怕啊~”那个掉了两次眼泪的女人看上去精神很好,插了个圣女果喂给周琪茜。

    周琪茜张嘴接下了,然后附和道:“是啊是啊。”

    她们两个人看上去亲密无间,好像之前那些小动作和排斥都不存在了一般。

    唯独孔行怀依旧黑着脸,默默地喝着面前的浓汤。

    刘春阳只是盯着杨景,对方用一种慵懒的眼神看着他,勾了勾嘴角,算是打了个招呼。

    作者有话要说:

    恐怖的部分已经全部结束了(其实也不怎么恐怖……),还有两到三章就完结了。下一个坑暂定一个渣攻心目中的红白玫瑰,在分别被他虐身虐心后搞到一起去了的故事。不过也不一定啦,总之求收藏作者专栏,锁定梨的最新动态,biu~

    第6章 疑惑

    或许是太疲惫,浓汤下肚,从喉咙到胃的温热让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下来。

    刘春阳无法不去想这份汤是出自谁之手,他脑子里的弦早就崩坏了,此时坐在这享受身体上的舒适,精神上却依旧迷惑而涣散。

    不可能的。刘春阳偷偷去看杨景,那个男人正在把一块小面包撕开一点点塞在嘴里,吃得很认真,目光只注视着眼前,什么都顾不上的样子。

    餐桌上并不安静,大家都在找着话题,想要与不同的人热络或者冰释前嫌。

    刘春阳只不动声色,观察者杨景,想找出他的异样来。

    难道是自己情不自禁地生出了妄想,由于厌恶而产生了杀死杨景的渴望,于是在幻景中将对方杀害,但其实真的只是一行虚伪的梦?

    “春阳?春阳?”

    刘春阳回过神来,看向将他轻声唤着的傅宇青。

    这个人还是那么温柔,但是看向他那双“吃饱喝足”透着淫/欲的眼睛,刘春阳却怎么也没法摆正自己的心态。

    刘春阳心乱如麻,怎么会忘记,自己一晚上经历颇多情感,傅宇青带给自己的那道重击绝对算在里头。

    跟别的女人做/爱,喘息,沉沦。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钻进自己的耳朵里,一声声仿佛告诉自己有多多余。

    刘春阳想不通他为什么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还能对自己这么好,这么温柔,看自己的仿佛在看唯一。但是他又不能问,也问不出。他天生就是gay,根本不知道直男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他没有遇到过傅宇青这样的直男,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假装没有什么情感波动。

    他疑惑地看着傅宇青。

    “没事,就是看你吃得不专心,没胃口?”

    听傅宇青这么说,刘春阳才发现自己花太多的精力来观察杨景了。

    “没有,我缓缓。”他回答,“汤挺好喝的。”

    刘春阳自认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杨景好像是听到了有人在夸赞自己做的汤,送过来一道目光,划过去停留在刘春阳身上。

    刘春阳顿时觉得如坐针毡了。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傅宇青笑了,“杨景,春阳说喜欢你的汤。”

    杨景便点了点头,拉开了嘴角,把笑容保持在了很迷人的程度,好像在表示友好,甚至像是在引诱着什么。

    刘春阳头皮发麻,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苏的。他脑子里还在奇怪他之前那副吓人的样子哪里去了,那恐怖的笑容又哪里去了?此时的杨景为什么变得这么不一样,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杨景他……有兄弟吗?……”

    刘春阳小声问傅宇青。

    要说他现在这副摸不着头脑的状态,除了让他的心思绕城一团以至于开始去想一些奇怪的可能。

    “啊?没有啊。”

    或许是他没告诉你呢?

    刘春阳沉吟。难道自己杀死了杨景,然后在这里坐着的是他的双胞胎兄弟?

    那收尸的人呢?也是他?

    他怎么知道杨景死了?

    刘春阳怎么想都觉得不对,脑子里一下子多了许多想法,可是一个比一个离谱,让他赶紧截住了自己的念头。

    现在他只想找个机会,找个适当的时机,能够跟杨景独处一会儿,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再不济也要试探他一下。

    虽然此刻,他抑制不住的问自己,这样难道不好吗,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认定是自己的妄想,这对自己来说有什么伤害吗?

    万一窥探到的真相不是自己所希望的呢?

    事已至此,刘春阳却摇摆不定起来。

    他也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仍旧惧怕杨景,或许那种恐惧一直没变过,只要在暗地里,他稍稍露出“獠牙”,自己就会临阵脱逃。

    可是他却没法不让自己的视线黏在对方的脸上。

    偷看无数次后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刘春阳像是做贼被抓了现行,端起自己面前已经见底的碟子下了桌。

    “春阳,就不吃了?”那边周琪茜问道。

    “嗯。”

    他应了声,在厨房老老实实洗起了碟子。

    水流适中,冲在手上挺舒服的,把洗好的碟子擦干净放进橱柜里,背后的水池又想起了冲水的声音。

    刘春阳原先还在想,就这样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8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