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0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10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10

    景眼神挺真诚,倒像是真的关心自己。

    “噢。”

    刘春阳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的手像是突然放松了下来。刘春阳又多看了杨景两眼,捕捉到了他没掩饰住的几分躲闪。

    “杨景哥哥。”刘春阳故意这么叫,“我不会割到手的。”

    杨景又说不出话了,他盯着刘春阳那双直视着自己的眼睛。此时里面过去的那些排斥和恐惧已经渐渐消散了,因为自己的示弱,透露出属于刘春阳本身自带的那种通透和清澈。

    他心脏突兀地撞了两下胸口,尔后感受到了手掌里的温度,连忙松开了手。

    刘春阳看了他两眼,心情有些好的将刀子淋了淋,削起了皮。

    他心里还是忌惮这个人,但同时,他又不记事地放松了下来。顺风顺水长大的这么多年,刘春阳还学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只知道现在他很乱,很迷惑,可是当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透露出一点点善意,他便会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

    但这放松也是有界限的。

    比如他一边削皮,一边用余光偷偷的去瞄杨景。那个人正在调酱,手里握着酱油瓶子却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小空间中只有他们两个人,难得的独处环境。

    “昨天晚上……”

    刘春阳总算是开了个头,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厨房的门便被拉开了。

    是孔行怀。

    “我来帮忙。”孔行怀语气还是很差,“刘春阳,他们叫你去客厅玩牌。”

    被点名的刘春阳愣了愣,应了声,然后回头看了眼杨景,对方朝自己点了点头,还说:“没事,去吧。”

    什么叫“没事”啊?……

    刘春阳觉得杨景刚刚一定是松了一口气吧,可是孔行怀在这儿,他说什么都不是,只好闷闷地出了厨房。

    刘春阳坐在客厅里跟他们打扑克。玩的牛牛,周琪茜手气很不好,每一把牌都烂到了极致。她那张精致的脸已经皱成了一团,愁眉苦脸,连说玩不下去了。

    易淮卿正好在洗牌,她看了一眼周琪茜,连忙说道:“要么我们换个游戏吧。”

    “玩什么啊。”毫无存在感的男人说道。

    “大家一起抽牌,只抽一张。牌面最大的可以问牌面最小的人一个问题怎么样?”

    “这不就是真心话大冒险吗?”男人无语道,“谁会在饭前玩这个?”

    “玩嘛~”易淮卿撒娇,撞了撞周琪茜,果然周琪茜点了点头,同意了。

    看她点头,傅宇青便也开始说服那个男人,并且他还转过头问了问刘春阳:“春阳,你觉得呢?”

    刘春阳只好点了点头。

    “呢,少数服从多数啊。”易淮卿笑道,然后让大家抽牌。

    第一轮点数最高的是周琪茜,最低的是傅宇青。

    易淮卿立马开始起哄,小动作不断。周琪茜撞了她一把,却也不像是生气,更像是娇嗔。

    “宇青你……在场的人中间有没有你喜欢的人啊?”

    她问得娇羞不已,而傅宇青也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

    易淮卿立马“哦~”了起来,那个男人也被这气氛感染了,好奇地起哄。

    “诶对了,傅宇青你这家里有没有蜡烛啊?”易淮卿问道,“我们把灯关了换点蜡烛气氛会更好哦。”

    “你不觉得这样会很灵异吗?”那个男人再次无语。

    傅宇青回答道:“有的,在杨景睡的那间房里,就在我房间旁边。”

    “好,我去拿~”

    杨景的房间……

    “我去拿吧。”刘春阳的嘴巴快脑子一步脱口而出,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易淮卿倒是乐得清闲,笑着望向他,笑了:“那谢谢你了。”

    可是话说出来的语气又不太对了,相比单纯的感谢倒更像是在调笑。刘春阳站起来,说了声不用,心里却越发怪异了起来。

    他顶着不适的感觉往楼梯那儿走去,背后笑闹成一片,似乎是吵着让周琪茜亲傅宇青一口。

    刘春阳心里乱,想起刚刚周琪茜捏着那张方块k,问傅宇青在场有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傅宇青望向她的那抹意味声长的笑。这哪是真心好奇他喜欢的是谁,分明就是情侣之间的小玩笑,增进感情的催化剂。

    虽说经历了昨晚亦真亦幻的一夜,刘春阳面对傅宇青的这颗心已经快要灰飞烟灭了,可是他心里又摇摆不定,害怕只是自己的恐惧引申出的一个梦,害怕只是错怪。

    他一步步上了楼梯,很快将刚刚那份已经越发可笑和没有意义的情感抛在了身后。

    背后的笑闹声离自己越来越远,往上走着安静的气氛越来越强烈。

    刘春阳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他觉得从心脏到肚子都酸涩麻痹,像是有什么东西快要冲破自己的身体跳出来。越安静,那种感觉便越强烈,他的步伐越来越快,甚至后背冒起汗来。

    他走到刚刚傅宇青所说的那扇门前,把手扶在门把上,心疯狂地跳动着。

    仿佛这扇门后面,就藏着他想知道的真相。

    “吃饭了。”孔行怀似乎是因为跟杨景聊了一会儿,面目没有那儿凝重了,甚至叫人的语气挺轻快,“易淮卿,别照镜子了,看再多眼也那样。”

    可易淮卿却没有被羞辱后的愤怒,反倒是显得十分的愉快:“要你管!”

    然后她回头看向周琪茜,朝她笑了笑,对方也朝她眨了眨眼睛,眼神示意她快过去,易淮卿便笑着蹿起来,跑去和孔行怀一起摆弄碟子了。

    杨景从厨房出来,在门口休息了一会。

    “辛苦你了。”傅宇青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杨景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春阳呢?”

    “去你房间拿蜡烛去了。”周琪茜走过来,“卿卿说那样氛围比较好。”

    杨景却突然面色铁青,十分骇人,吓得周琪茜又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阿景?”傅宇青捏了捏他的肩膀问道,突然像是被击中了,想起了什么,“啊,我把它放床底下的抽屉里了,刚刚忘了说,应该不太好找啊……”

    杨景本来皮肤就白,现在越发惨白了。他似乎并不想解释,只是张开了嘴唇轻声说道:“……我去看看。”

    说着就朝楼梯走去。

    靠近周琪茜的时候,对方被他身上的气场镇住了,竟情不自禁躲开了一些。

    刘春阳把两个床头柜翻遍了,也没找到蜡烛。

    抽屉里塞满了被划上

    分卷阅读10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10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