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11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11

    叉的废弃文件和一些超市小票,像是傅宇青舍不得扔便全堆在了这里。刘春阳觉得有些可爱,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听到自己的声音才惊醒,便又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

    你有病吧刘春阳。

    他回头看向衣柜,想着衣柜下面或许也有抽屉,说不定是放在了这里。

    刘春阳拉开了柜门,听到了一阵塑料袋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看过一部刑侦片。里面的凶手就是杀了人之后,把死者的头砍下来扎在塑料袋里,全部塞在床底下。

    刘春阳心里顿时生出了恐惧,虽然只是听见了塑料带的声音便产生这样莫名的联想十分的愚蠢,但这毕竟是杨景的房间。

    他这才知道,自己一直是怕着的。那些觉得自己已经放松的错觉,仿佛一下子被倒空了。

    刘春阳在心里狠狠地警告自己不许胡思乱想,说不定那塑料袋里就是蜡烛呢,又不是不可能。

    他安慰着自己,然后抓住塑料带的边角将它拖到了自己面前。

    透过白色的一层,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样子。

    刘春阳屏住了呼吸,他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是那个工艺品下面的尖端。

    就是这个东西,戳穿了杨景的喉咙。

    他的内心瞬间被恐惧遮蔽了。他想要马上站起来,逃离这个地方,可是腿却软得不像话,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嘭——”地一声,房间门关上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空间里有了两个人。

    刘春阳觉得已经找不到自己的意识了,他不敢回头,眼角流下了生理的泪水,怎么忍都抑制不住。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很缓,可是每走一步发出的声音,都狠狠地敲在了刘春阳的心头,让他越发地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身子。

    “春阳……”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搞不完了,不好意思。

    第8章 再次

    刘春阳听见脚步近了,下意识地将塑料袋捏在了手里。

    这个东西弄死了杨景一次,但是他没死。

    刘春阳不介意再来个第二次。

    他现在已经到了紧绷和崩溃的临界点上,再受一点刺激可能会带来非常糟糕地连锁反应。

    手心里都是汗,有点打滑。刘春阳趁着对方的影子还没有延伸到自己的面前,将东西狠狠捏在自己手上。甚至太过用力了,尖端刺破了塑料袋,可以看见凝固在上面的血迹。

    刘春阳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否则没有退路。脚掌上麻痹的感觉却停不下来,他用全身的力气转过身去,后背抵着柜子,给自己找一点安全感,然后把破碎的工艺品用力地握在自己胸前。

    杨景的身躯被笼罩在灯光下。

    他真的很高大,现在站着的位置背光,刘春阳看不清他的表情,泪水一批一批涌出来,很快又把他眼前的景象模糊。

    杨景往前走了两步,影子盖过了刘春阳。

    阴影下的刘春阳现在浑身都是倒刺,恐惧和戒备写在了脸上。

    或许还有想要活下去的渴望吧。

    杨景叹了口气,蹲下来,不敢靠他太近,也不想离他太远。

    “春阳,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

    开口之后,杨景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它们因为过度的负面,影响到了身体状态,此时的自己的声音十分的嘶哑,只怕是又要吓到他了。

    果然,刘春阳仿佛没有听到,还是将手里的东西抓得很紧,手仍然在颤抖着。

    杨景想去抓住那只手,可是又不忍心。

    他知道刘春阳怕自己,相比较安慰,可能自己马上消失才是最好的方式。

    他迟疑了。

    鬼使神差,他伸出手来,不顾刘春阳此刻的状态,抓住了他的手。

    刘春阳猛地挣扎了起来,想甩开他,但是杨景似乎非常的执着,毫不顾忌对着自己的锋利。

    并不是做出来的,像是真的不在乎,他按在刘春阳肩膀上的手越发地执着起来,衣料底下可以感受到温暖的皮肤。那温度舒适甚至微微发烫。那是个热乎乎的生命,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对方是刘春阳。

    杨景突然像是被灼伤了一般地抽开了自己的手,他看刘春阳的眼神有那么几分含情脉脉。

    因为运动散落的额发垂下来,细碎地盖住了眼前的技术光。

    刘春阳拿工艺品的尖端抵着他的胸膛,此时他已经没有再哭了,眼神有些嗜血,可是他却没有进一步动作,仿佛在告诉杨景,让他走开。

    他似乎也没有忘记,这个工艺品当初戳穿的是谁的喉咙。

    是谁倒在血泊中,是谁与地面撞击,发出“咚——”地一声。

    刘春阳握紧了手里的东西,看着有着退开趋势的杨景,悬着的一口气终于小心的呼出去了一点儿。

    他害怕杨景,可是当杨景不再伤害自己,不再将手伸向自己的脖子,不再故意对他露出阴森森的笑,他又觉得,或许他的害怕,跟广义上的害怕,并不是同一种。

    他此时只能拿着手里的东西,抵在他的身前,求着他听自己的话。

    就像是之前三番两次的推开他。

    别再伤害我了,他想这样说。

    别再伤害你自己了。

    他或许更想说这一句。

    杨景突然再次抓住了刘春阳的手。

    片刻的僵硬后,刘春阳下意识地想将手往后缩。他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有种强烈的预感,如果再继续这样僵持下去,杨景或许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举动。

    果然,也是那么片刻,杨景笑了。

    他现在面色惨白,可是他的笑却不吓人,甚至称得上温和。刘春阳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可是已经晚了。

    杨景抓着刘春阳的手,将那尖端重新送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还笑,还说着话。

    “第二次了啊。”

    杨景说道,他脸上浮现出很痛苦的表情。

    “但是没关系。”杨景去抓刘春阳那只因为过度惊吓,没有力气而滑落的手,“你不要怕啊,你这是什么表情,没关系。”

    他嘴巴里说着“没关系”,可是此刻的刘春阳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什么“没关系”?

    刘春阳想不明白。

    第一次,他从楼梯跌了下去,像是刻意布置好的一样,命中上了那根尖细的顶端。刘春阳站在楼梯最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11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