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3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13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13

    春阳更不可能不记挂。

    “难啊。”杨景回答,“诶,你想知道易淮卿为什么那么八卦吗?”

    刘春阳想说你这样也挺八的,但是也没敢说,就点了点头。

    身后声音嘈杂,气氛还算热烈,好像是易淮卿抽到了牌面最大的牌,她在那儿嚷嚷着不说真心话了,大冒险吧,你去倒个立吧,现场又是一片起哄。尔后传来了孔行怀骂骂咧咧的声音。

    杨景在旁边把火打开,把刚刚留的菜回锅。

    刘春阳嗅了嗅因为加热腾升出的香味,等杨景跟他说八卦。

    “咳,我得先说一个很长的引子。”

    才刚记事没多久的年纪,杨景就经历了父母双亡。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开车去门,经过红路灯的时候被一辆闯红灯地货车掀翻在路边。当时的杨景也挺小的,所有人都觉得是他运气好。明明货车是从侧面撞过来,照理说与前座该受到同等的伤害,但是他却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被送到了寄养家庭,与傅宇青成为了邻居。

    寄养家庭待他并不亲,这种生活让他心思总是特别敏感。从吃饭一定要最后一个动筷,还一定要最后一个下桌,收拾东西,看别人的脸色开始,便无师自通地开始做一个小心的人。

    从小他便发现他很难受伤,有时候明明感受到了痛感,可是检察情况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有一次给阿姨削水果不小心划开了手,他一时没有找到创可贴,可是在他像无头苍蝇一般转着的时候,手指却自己迅速地恢复了。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高中随队野营掉了队被困在了山里。被蛇咬了小腿,滚下了山坡,甚至清楚地记得那种停留在终结边缘的痛感,意识模糊地觉得一定是到不了明天了,可是结果却出于意料。

    醒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全都不见了。

    一开始的杨景可以说是兴奋过度的,他知道了自己是不会死去的事实。

    那是杨景最刺激也是最放肆的岁月,他尝试各种各样的极限运动,用玫瑰色染红了青春,从飙升的肾上腺里获得了难以言喻的刺激和快感。被一些人群模仿、喜爱、崇拜。

    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像一团火一般从这里飞速蔓延到那里,在生命的长河上把玩着明火,从而触碰到感官边缘的细枝末节。

    也是某一天,稀疏平常。

    杨景站在一座山的山崖边,旁边的同伴拿着dv录像,起着哄。

    他看着离自己并不算太远可以随意翻越的另一座山崖,还有底下被云雾笼罩看不清晰的景色,突然就厌倦了。

    太刺激的生活,兴奋、乱混、轰轰烈烈,之后突然一下失去了热情,整个人像是被倒空了一般,对任何东西再也提不起兴趣。

    他开始尝试更过方式的自杀,非常多次,但是都死不成。

    杨景第一次尝试,是藏进浴缸里偷偷地割腕。

    研究了半天才准确地割到动脉,血液几乎是飞溅出来,落在了浴缸里,溅到了他的身上。

    后来放出来的血都被杨景自己冲了下去,心脏那儿像是装着□□,冰冷却时刻会放出巨大的热量,让他觉得恐惧。

    还有东西是会被恐惧的,这或许是个好兆头,可是当那件东西是“无法死亡”这样荒唐的东西,就会变得更像是煎熬。

    他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他杀上。

    主动要求做人质,故意不好好过马路……尝试了非常非常多的方法,但是都没有用。

    他想,或许是因为这些杀害我的人中,没有哪个是真正知道我是谁,真正恨我的。

    杨景跟傅宇青从小就是邻居,他对傅宇青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但至少是真心待他。

    傅宇青是个简单的人,他知道杨景的性格,更知道他的小心翼翼,便很乐意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比如最近认识了哪个女人,跟她开房的滋味。

    他最近的床伴叫周琪茜,是在一个朋友办的party上认识的。杨景也跟着去了,他那次认识了孔行怀,不出十分钟便轻而易举地感受到了孔行怀对周琪茜的喜欢。

    所以当他知道傅宇青跟周琪茜滚到一起去的时候,差点没忍住多管闲事。

    只是某一天,非常突然的,傅宇青跑去他现在自己住的公寓去找他,告诉杨景最近有一个学弟特别喜欢缠着他,每天给他发消息,跟流量不要钱似的。

    杨景知道,傅宇青那个人,对弱小者都非常温柔,不论性别,喜欢上他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只是傅宇青自己不知道自己总是无意识地对身边的人暧昧,杨景也没法去提醒他,毕竟是他自己的社交。

    傅宇青给杨景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对方叫刘春阳。

    杨景突然觉得心头一颤,脑子里开始出现了一条清晰的线。

    他想最后做一件坏事。

    一行人之间的氛围剑拔弩张,杨景想着怎么弄坏自己买给傅宇青的工艺品,却有如神助一般因为一场争执发酵了。

    不用他做更多的事,便让傅宇青认识到了孔行怀对周琪茜的感情。

    还有易淮卿因为对孔行怀的喜欢诞生的小心思,都成为了这一切发生的催化剂。

    多角关系容易造成灾难,任何人之间都不例外。

    易淮卿如杨景一般,摸清了感情线,她害怕周琪茜真的会投入孔行怀的怀抱,所以在言语上总是有意无意地站下了立场。

    好像本来就万事俱备,只欠一场东风。

    这次假期的聚会,是杨景提议的,他给了傅宇青不少暗示,让他带上刘春阳。

    黑眼圈多熬几天夜就有了,长头发披下来弄乱一点就显得萎靡了,惨淡的气质几天不吃饭就行了,反正就算是不吃不睡也不会死。从傅宇青描述的刘春阳来看,这个有些柔软的男性,一定会讨厌这样的人。

    泳池,那天夜里,或者是那些刺激的话,从口里说出来,也只是为了让刘春阳对他生出恨意。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杀死我。

    刘春阳眨巴眨巴眼睛,想你这他妈是驴我呢,憋了八百年才肯说一个真相,还骗我说是易淮卿的八卦。

    虽然的的确确有八卦在里面,但奶糖里面包着巧克力也是欺骗消费者啊。

    “怎么样,听完有没有特别想出去玩真心话大冒险?”杨景说得有点哆嗦。

    “你放个血怎么跟醉了一样。”刘春阳说,“晚上的骨头汤挺好喝的,你明天也熬这个吧。”

    第二天杨景果然又熬了骨头汤。

    分卷阅读13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13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