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4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正文 分卷阅读14

      请你杀死我 作者:亚里彩

    分卷阅读14

    刘春阳以课业为借口,喝完那碗汤便离开了傅宇青家,返回了学校。

    将那栋别墅、那群关系混乱的人甩在身后,刘春阳不可避免地松了一口气。

    在这里待了几天,他觉得自己像是转性了一样变得不正常。

    开车送他出来的是杨景,对方好像不敢跟他说话似的,但一旦停车就会偷偷地瞄他,还以为他发现不了。

    “你明天想吃什么吗?”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杨景问道。

    “没什么想吃的。”

    “想吃焦糖布丁吗?我很拿手的,做给你吃?”

    “……”

    刘春阳想问,你不是还想来找我吧?我没打你已经够意思了。

    更何况打杨景还没什么用,打成狗也两分钟痊愈。

    “还有提拉米苏,辣椒炒肉,罗宋汤……”

    这都哪跟哪,都不是一个类别的,这么说出来很没食欲好吗?

    “你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都给你做。”杨景把背撑得笔直,“真的。”

    事发的那天晚上,杨景看着刘春阳那双眼睛。它们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深,从中像是能看见海水。

    三番两次地恶意对待,对面前这个人,杨景越发的觉得罪恶难安。即使这是一个愚蠢的念头,但□□已经自己转动了起来。

    杨景想,要是这一次还是死不成呢。

    他掐着刘春阳的脖子,感受到了快被自己遏制的呼吸,突然觉得双手滚烫。

    得做多少来弥补,怎么可能还得清。

    如果这次依然失败,那就好好活下去,好好对待面前的这个人。

    杨景这样想着,感受着对方往自己身上用力踢下一脚承载的恐惧,然后慢慢的跟了过去,拿出了被藏在角落里的破碎的工艺品。

    他被对方即将生出的、需要自作自受的自己好好承受的强烈恨意,难过地发出了无声的轻叹。

    作者有话要说:

    说好的三万字以内的,紧急刹车了,但是之后应该还会改改,感觉自己没有完全说清楚,囧。

    以及希望大家能收藏我的新文《两个面瘫凑一对》,轻松向。

    之后可能还会有个番外吧,总之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太谢谢了。

    第10章 番外

    杨景说到做到,开始频繁的出现在饭点,截住放学之后饥肠辘辘、走在前往觅食路上的刘春阳。

    “你不工作吗?”

    一次两次还正常,刘春阳没有想到杨景能坚持那么久。他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想不通杨景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

    “我说过了的,我想好好补偿你。”

    杨景说这话倒是显得温柔且人畜无害,但刘春阳觉得他就是放了血之后脑子也不清醒了,自己不是没追究吗?他到底在补偿些什么。

    “我现在还很闲,下半个月又有新的项目了,可能就没法天天来了。但是我不会反悔的,工作做完了我会坚持下去。”

    谁让你坚持了?

    刘春阳只觉得焦头烂额。

    果然,到了下半月的时候,杨景便连着好几日没有再来。

    刘春阳松了口气,但是不得不说,杨景做的东西的确很好吃。

    他承认,他的胃有些被养刁了,某个星期五的晚上想杨景的鱼饼汤想到失眠。

    自从经历这次的事,他和傅宇青已经很少联系。当期待消失殆尽,他便在努力的遏制自己的念头。至少他已经彻底放下了。他从前睡不着会去找傅宇青,对方只要也没睡着,便会耐心地回复他。但是现在当然不会再这样。

    刘春阳吞了吞口水,发了条朋友圈。

    “大半夜想喝鱼饼汤啊啊啊。”

    然后他平躺着,望着天花板,觉得在来份米饭也不错。

    不行……不能再想了……

    手机就在这时震动了起来。

    杨景:我现在就给你做。

    杨景:你再忍忍。

    刘春阳望着手机呆若木鸡。

    那天晚上,他头一次爬窗户从寝室出去。快要落地的时候杨景把他抱在了怀里,他奇异地没有挣脱。

    杨景身上有鱼饼汤的味道。

    刘春阳觉得有些好笑,眼睛又酸酸的。

    不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刘春阳跟着杨景到了他家里。

    很整洁,虽然住在里面的是个单身男人,但看样子,杨景把自己收拾得很好。

    虽然追寻自杀,但热爱生活?

    要不要这么矛盾啊。

    杨景去厨房揭锅,给刘春阳盛汤。

    “你先去餐桌坐着吧。”

    刘春阳应了一声,坐下了,有些拘谨。

    餐厅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很有家的味道,温馨舒适,背后凉凉的,胳膊上有一小层鸡皮疙瘩,但是很舒服。

    他心里有危机感,身体却不想动,只想好好坐在这里。

    杨景把汤端出来,还给他盛了一碗饭。

    刘春阳说了声谢谢,看了一眼杨景。

    此时的他被笼罩在暖黄色的灯光里,温柔得不可思议。

    “我说想吃你就做了……你也不怕我是开玩笑……”

    杨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你工作做完了吗?”刘春阳又问道。

    “主要的已经结束了,之后只用再跑几趟公司。”杨景眼睛底下有层淡淡的黑眼圈,以他的恢复能力出现这样的情况,想必是没怎么休息。

    “干嘛这么赶……”

    “你是知道的。”杨景又朝着刘春阳笑。

    对,他知道,但是他实在是不想承认,比如自己为什么一直对他给自己送各种各样的食物却没有一次狠狠的排斥,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有机可乘。

    刘春阳叹了口气,看着他。

    “谢谢你。”

    “你知道的,我不需要你说谢谢……”

    刘春阳等着他继续往下说,杨景却缄默了。

    刘春阳喝着汤,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发酵。

    吃完之后已经是很晚了。杨景给刘春阳准备了崭新的衣服和洗漱用品,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却不是因为尴尬。

    刘春阳有些羞赦,接了过去,没再道谢。

    晚上他躺在客房里,失眠了,他想起床喝口水。

    上次坏事也是喝水,在楼梯口碰到了杨景,被掐了脖子,发现了傅宇青和周琪茜的关系,然后被跟上来的杨景抱了个满怀,被刺激

    分卷阅读14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14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