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44

反派总想拉拢黑化主角 作者:落云烟

正文 分卷阅读44

      反派总想拉拢黑化主角 作者:落云烟

    分卷阅读44

    “我舍不得吃。”修蕾看着糖果可爱的红色包装纸。

    “吃掉吧,就当是个仪式。”钟夜有一种长路跋涉到了尽头的感觉,温柔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修蕾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撕开包装纸,将巧克力含在了嘴里。

    “好甜。”她说。

    ——

    离开天文台前往山下停车场的路上,钟夜执意让她继续披着自己的衣服,刚才抱她的时候总觉得她瘦得夸张了,一只手臂就能圈过来,单薄得有点吓人。

    回到车上,修蕾将外套和围巾还给他,对他的这种想法评价说:“那可能是因为你没抱过别人,瘦一点女孩子抱起来都是这种感觉。”

    钟夜:“……”

    她启动车子的时候,钟夜难免又看见了车钥匙上的挂饰,修蕾注意到他的目光,转头望他,他连忙正襟危坐。

    “这辆车是埃默森出资,奥古斯特请人设计的,算是他们两个送我的饯别礼。”修蕾很快向他坦白。

    “没关系的修蕾,你不用解释这么多。”钟夜没等她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就抢白,“我不在意……不对,我不会乱想的。”

    修蕾笑笑:“以后再慢慢跟你说吧。”她望着停车场的探照灯打出的光柱,叹息了一声,“我还有很多事没告诉你,有些事我都不敢说。”

    “你不用有这种负担。”钟夜看着她,慢慢的,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对了,我也有件事还没告诉你。”

    “什么?”修蕾转头,关切看向他。

    “我……”钟夜避开她的目光,艰难地斟酌着措辞。

    “你不用非得说出来。”修蕾说。

    “不行,必须说。”钟夜停顿片刻,“……其实我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修蕾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比他还苍白。

    她转动车钥匙,让刚启动不久的发动机熄了火。

    钟夜不敢看她的眼睛。

    “严重吗?”

    “不严重。”钟夜抑制住不安,“很少发作,我现在每个月都去看医生,只要多注意,是有很大希望痊愈的。”

    “真的?”

    “真的。”钟夜认真回答。

    修蕾很慢很慢地松了一口气,刚才她一身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但这口气松了还没一秒,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手猛地抖了一下。

    “上次坐过山车你那么难受,不会是因为……”修蕾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是没错。”钟夜心虚地说。

    “你……”修蕾刚下去的冷汗又冒了上来,她简直后怕到了极点。

    沉默持续了片刻,钟夜说:“对不起,我以后会加倍小心的。上次是因为情况稳定了太久,我就没放在心上,今后不会了。”

    修蕾眨着眼睛看他,好像有很多话想要说,比如叮嘱他不要熬夜、少喝咖啡之类的,但最后她憋了半天只说出一句:“我会尽快回来的。”

    钟夜本来还想问她在不在意自己的病症,此刻却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

    修蕾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抛下自己,他很清楚,正因如此,他更觉得愧疚了。

    这件事已经不必继续谈下去,钟夜很快换了个话题:“伊甸园怎么样?”

    修蕾想了想,稍稍笑了一下:“还不错吧,我现在有个很厉害的同伙。”

    “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钟夜微笑,对于修蕾暂时不能告诉他的那些事,他不打算深究。他从包里掏出一把糖来,塞进她的背包:“这些送给你的同伙,就当是预支的见面礼。”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知道你们看见表白就会点进去,你们这些人!qaq

    第30章 bsp;30

    修蕾将钟夜送回家,随后开车前往一个寂静无人的地方,借着高楼阴影的遮掩,她给阿诺特发了条短信:“我要回去了。”附带了她所处之地的精准定位。

    片刻后,周围的景物迅速变化,几乎没有任何过渡,她连人带车就从高楼林立的市中来到了开阔的旷野上,草毯在月光下随着微风起伏,吸进鼻子里的空气清新微冷。

    修蕾拔钥匙下了车,向着小洋房所在的院落走去,离着大概有几百米远,她看到院子上空飘着星星点点的灯火,好像是正在上浮的天灯。

    天灯的数量不多,只有八个,高低错落着缓缓上浮,最高处的已经离着地面有十几米远,最低的才刚刚越过墙头,等她走近了,又一盏温暖的小灯颤巍巍地从墙后冒出了头,慢慢飘向夜空。

    修蕾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院门,看见阿诺特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对着面前一盏点燃的小蜡烛发呆,他的脚边堆满了点灯用的材料:燃料块、打火机和折叠起来的阻燃纸,阻燃纸下面用十字铁丝挂着固定蜡烛的小平台。

    修蕾有点明白阿诺特为什么要把她放在离院子那么远的地方了,她光是走过来就花了十分钟。阿诺特的脸色被烛光映得苍白,眼下微微发青,眼眶泛红,说不定刚哭过。

    不过现在他脸上的神情一片木然,也看不出什么悲伤。

    修蕾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他身边站了站,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约会怎么样?”阿诺特出声了。

    “还不错。”修蕾鬼使神差地问:“你要吃糖吗?”

    “嗯?”阿诺特抬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修蕾手忙脚乱地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他:“……听说吃糖心情会变好。”

    阿诺特噗嗤一笑,接了过来。

    修蕾转过身,看着天上九盏孤灯:“你在干什么?”

    “点许愿灯。”阿诺特嘴里含着巧克力说,“今天是我妹妹的生日。”

    修蕾一声都不敢吭。

    他妹妹的生日他却哭成这个样子,傻瓜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阿诺特拎起一个刚拆封的灯笼,低声说:“我一个人不太好弄,可以帮我吗?”

    修蕾点点头,他买的许愿灯都很小,大概也就一个头那么大,修蕾提着许愿灯,阿诺特将下面的燃料块点燃,操作起来很快,随后只需再等几分钟,等到灯罩里的热气充足,许愿灯开始有了

    分卷阅读44

    - 肉肉屋

正文 分卷阅读44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