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不准欺她相公

      “好心?劝我?”路晓华眼神发了狠,周身充满了戾气,顾禹想阻止她,都被她甩开,她一步一步地朝徐娘走去,“你诅咒我丈夫,就是劝我?”

    说她腹中的孩子,她忍了,毕竟孩子还没出生,还听不懂这些话,可说她丈夫...她忍不了!

    “我没...啊!”

    靠近徐娘的路晓华手往前一抓,抓住徐娘的衣领,将她拽到自己跟前,眼睛恶狠狠地直盯着徐娘:

    “我每日尽心的调养他的身体,费劲心力地想让他好起来,想让他能活得再久一点,结果你一遍又一遍地说他短命?”

    “不、不是,我...”

    “我每天都要绞尽脑汁地想着遇到了什么趣事,好说给他听,就怕他在家里太闷,怕他胡思乱想,怕他因为身体不好而过于敏感,我这么小心翼翼维护的人,竟然被你这么糟践,每一句、每一句,都往他心窝里扎,当着他的面说他短命,还要给他媳妇说亲?你他娘的安的什么心?”

    顾禹:“……”

    他看着暴怒中,连面容都有些扭曲的路晓华,再微微垂眸,看着黑袋子中露出来的一角,那是...书和纸?

    “路姑娘,你、你可能误会...”

    “我说了,”路晓华咬牙切齿,她从地上捡起坛子的碎片就抵在徐娘的脖子上,“叫我,顾、氏!顾氏!你耳聋了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要你这双耳朵干什么,信不信我割了它!”

    她将碎片移到了徐娘的耳朵上,作势真要割下来。

    “不不不,顾、顾氏!”徐娘再不敢反抗,被路晓华现在这狠样子吓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将她脸上的胭脂冲刷,糊了妆容,看着跟鬼一样。

    “我跟你说一遍,就这一遍。”路晓华眼帘微遮,就像睥睨着蝼蚁般的徐娘,“顾禹,是我相公,是我精心照顾着,盼望着他好起来的家人,我要再听到你或者你身旁的人诋毁他一句,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我会将你拖出来,一刀一刀的,剐了你——”

    徐娘打起了寒颤。

    “听到没有?”

    徐娘赶紧点头,点了好几下。

    “顺便告诉让你过来的那位,不用掩饰,我知道是姓金的。”愤怒让路晓华连忌惮都抛到了脑后,“凭他,还娶我做小妾?他有资格吗?”

    她冷讽地一咧嘴,狂妄极了:“让他把xia身洗干净了,等我去阉割吧!”

    随后她手一堆,将徐娘推开,徐娘没站稳,直接摔到地上去,被坛子的其他碎片割破了手掌。

    徐娘又疼又不敢叫,喊了一声马夫的名字,被吓傻的马夫这才将她扶起来,两人逃一样地跑走了,没多久就听到了马蹄和轮子拖动的声响,应该是走了。

    但路晓华还站着不动。

    她正好面相着门口,眼睛就一直盯着门外,看样子还在气头上。

    顾禹走过来想安抚两句,才发现她眼睛都红了,像是气的,又像是委屈的。

    顾禹那会觉得有点好笑,被侮辱人的是他,怎么反倒她委屈起来了呢,但又想着,他原本也是气的,只是这种程度的气恼还不足以让他失控,毕竟他经历过比这还残酷千百倍的事,但也确实是有气的。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气的?

    就是路晓华为他发飙,为他出头,为他怒骂徐娘警告徐娘,连金真福都敢拿出来骂的时候。

    从来没有人,会为了一点诋毁或侮辱为他这般出头,他从有记忆开始,没学会爱,先学会了疼,没学会嚣张,先学会了隐忍。

    可来到这落后贫穷的村子里,却接连有人因为他一点事,就为他生气为他着急,这人却是眼前这个,本是因为利益强行卖给他冲喜的妻子。

    这个表里不一、爱装爱演,硬生生闯到他心间留下一颗火种的妻子。

    看看她,刚还盯着门口一副杀气腾腾想要日天日地的张狂样,他一过来问候,眼角立马沁出泪水,可怜兮兮地好像刚才被拿碎片威胁,被恐吓的是她自己。

    明知道她现在是理智恢复了,有一半是跟他演呢,但...他牵住她的手举起来,将她还紧紧捏在手中的碎片取出来,然后手臂一捞将她搂进怀中,温柔轻哄,声音低沉:“没事了。”

    路晓华一窝到他怀里,给顾禹看的可怜样就散了,从眼里迸发出来的,是深深的,快化为实质的仇怨。

    媒婆刚刚的话中,几次提到谣言,用此来攻击顾禹,让她不得不把这些事和某些人串联到了一起。

    金真福!

    昨夜设计她的人!

    所有笑话她和顾禹的村民!

    她紧紧地拽着顾禹的衣服,将所有的怒火在胸口里一遍遍酝酿。

    她确实很矫情,不敢承认自己心底对家的渴望。

    一个孤儿,半生飘零,从未有人在家里等着她,从未有人在她身体不适时反过来照顾她,从未有人陪伴在她身边,支持她做任何想做的事,关键时候还会提供帮忙和建议,遇到事情,坚定地站在她旁边。

    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

    她不敢承认,这段时间虽然苦虽然累,虽然还心心念念的以后跟顾禹和离过自由人生,可她是开心的,因为这个名为家的地方,不再是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她偷偷地将顾禹藏在一个特殊的位置,偷偷地把他当成家人,一个从来没有拥有过的家人。

    可是,她弥足珍贵的,被她偷偷珍惜的家人,却被人一次次的践踏,将他的脸面踩在泥地里,悲哀到尘埃里。

    那么,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小华?”

    顾禹久等不到她吭声,偏她身子却又崩得很紧,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不必生气。”

    路晓华大着胆子举起双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胸口里,闷闷地道:“我做不到。”

    顾禹的手搭在她肩上,他有些失控地紧了力道,似要将她揉碎了一般,听到她闷哼一声,他清醒过来,赶紧松了力道,但还是环抱着她的肩膀。

    他垂眸看她,面容棱角似乎柔软了些,眸子里更是凝着温柔,温柔中包裹着戾气:“不怕,不气。”

    他声音轻柔得像在哄孩子,却无端端地让人觉得阴森森,冷飕飕,“他们,抢不走你。”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