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吃醋惹的祸

      曹忠海闻言,也跟着看了路晓华一眼,有些明白又有点恍惚地点了点头。

    路晓华看看他们,这会两人都很正常,她便将之前的疑惑压下。

    三人接下来也聊起了别的,大部分是关于吃的,顺带问问路晓华,这沙发怎么弄的,曹大人表示也想在家里给自己弄一张,好好享受享受。

    不止曹忠海,下午来的李慕白也问起过,但路晓华没告诉他,跟他谈起了另一桩生意,她的罐头,这也是李慕白的目的。

    他本来的目的不是这个的,就纯碎来庆贺一下路晓华的第一家店开张。

    可他看到每张桌子上,都会放着三种酱料罐头,和一个人搭配着一个干净空着的小碟子,看客人喜欢那种酱料就倒那种,非常的受客人喜欢,李慕白一来就尝了尝,马上就想跟路晓华买下来。

    路晓华却道:“配方我不卖,但我可以批发价卖给你。”

    李慕白一听就明白了:“意思是,让我跟你进货?可你有专门出产这罐头的地方吗?”

    “马上就有了。”路晓华自信地说,“不过,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让你投资,到时候让你占两成的利。”

    “就两成?”

    “已经很好了,你只要出点钱,剩下的不管是场地,人员,技术都需要我来,给你两成还得看你投资多少呢,要是少了,那两成都没有。”路晓华那是一点不客气。

    两人也算是熟了,可以算是半个朋友,李慕白认真想了想:“那我投资了钱,我拿货也要出钱?”

    “不然呢,货都让你白拿走了,不等于你投资的钱抵消了,你还想拿两成利?李公子,你想得可真好哦。”

    被笑着讽刺,李慕白也不恼:“那总得便宜点?”

    “这样,只算你材料价和一点人工价,你到时候多进点货,再以我们订好的外售价卖给别人,保证你能赚,再说,等我们这工厂还是售利了,你还有两成的分红呢,这么算一算,你根本没花钱...”

    “反倒能赚大钱,是吧?”李慕白没好气地接过她的话。

    路晓华笑得很灿烂:“那李公子愿不愿意呢?”

    “愿意。”李慕白一点都没有犹豫地说,“那就祝我们再一次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路晓华下意识地朝李慕白伸出手,要跟他握个手...然后在李慕白不解,顾禹冷冷的眼神下收回手,假意做运动的摇摆摇摆,“呵呵,今天客人很多,我刚炒菜炒得手有点酸。”

    顾禹哪不知道她什么心思,却还是将手搭在她的手臂上,给她按揉了起来,非常的贴心。

    那狗粮将李慕白砸得,都没胃口了,于是他决定打包,带回去吃,顺便算一算,他能出多少钱去投资路晓华说的工厂。

    李慕白一走,路晓华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怯怯地看了顾禹一眼:“相、相公?”

    顾禹没理她,还在给她揉手。

    本来还好的,她饭做多了,倒也不是非常难受,反倒是被他给按得有点疼,又不敢阻止他,因为他现在看起来真的有点可怕:“相公,你怎么了?”

    “……”

    “相公,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咱现在是夫妻,夫妻要和睦,最重要的就是要沟通,有什么就要对彼此说,藏在心里你不好受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了,迟早有一天,将这些负面情绪一下爆发出来,把我们的感情都给爆没了...哦,相公,你,轻点!”

    也不知道她那句话刺激到了他,让他有些失控地在她手臂上用力捏了下,可疼死她。

    顾禹一顿,他也发现了自己刚刚手重了,赶紧撩开她的袖子,结果发现不止刚按重的那里,其他地方也一片红。

    他眼睛当下就红了,声音冷飕飕的:“刚谁说,有事要沟通,不互相隐藏的?”

    “额?”

    他握着她的手臂抬了抬:“疼了为什么不说?”要不是最后一下,她疼得没控制住喊了一声,是不是还打算一直忍着。

    “我、我...”她咽咽口水,“我刚看你好像很生气,就想等会、等会再告诉你。”

    “所以,任由着我捏?”

    “唔...”路晓华左右看了看,现在过了饭点,客人少了下来,二来也没什么人,只有外头阳台还有一桌客人,看不到他们这张桌子,所以她打算换个政策。

    她猛地往他身上一扑,把自己塞进他怀里,两手抱住他的腰,脑袋在他胸口上蹭着:“相公,我错了嘛,那你不能怪我,你刚才的样子很吓人嘛,我哪里敢说,你不摆着冷脸吓我,我不就告诉你了?好了,我们都不生气了好不好,好不好啊,顾禹?”

    顾禹最受不了路晓华对他撒娇,她一撒娇他就没辙,但这些,在最后那声名字的呼唤下,就不算什么了。

    “顾禹”二字,从她嘴里喊出来,有种缠绵的,让人心里痒痒的味道。

    顾禹憋了憋,没憋住,叹了口气,掰开她抱着他腰的某只手,再次掀开袖子,将手掌捂在最红的地方,他的手掌好像瞬间变得更热了,烫得她刚刚还疼的地方很舒服。

    她听到顾禹说:“我练过武,打人杀人不在话下,可...”给人按摩这么细腻的动作,“我不太控制得力道,你疼了,要告知我。”

    “哦...可我上次腿抽筋,你不是按得挺好的?”

    “当时,你稍不舒服就会哼一声。”

    诶?有吗?

    而且,顾禹没说的是,他刚确实在生气,以至于下手重了点。

    “以后,”顾禹停下了给她暖臂,将手抚上了她的脸颊,很轻柔的,可转瞬间,他一把捏住了她的面颊,“再敢随便对别人那样笑,你就给我等着!”

    “什么、什么笑啊?”路晓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说的什么,赶紧讨饶,“不敢了不敢了,不笑了不笑了,相公你快放开我!”

    她要知道都是顾禹吃醋惹得锅,她才不会对李慕白笑呢。

    可她都道歉了顾禹还不放开她,觉得被捏得痛了,路晓华果然哼哼出声:“我真错了啊,放开放开,顾禹,顾禹!”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