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买药

      武宁问:“要不要紧啊,胡婶来看过了吗?”

    “还没...”路晓华顿住,她在想要不要找胡婶来看看。

    顾禹情况特殊,而且他不是摔伤而是中毒,那劳什子毒的毒性特殊,就像是身体的免疫系统被破坏,然后攻击自身,以此累及身体,身体虚弱只是其一,严重着是影响内脏器官甚至神经,除非有解药彻底解了这毒,否则他的身体就没法好起来。

    但路晓华想,胡婶解不了毒,但能治病啊,那毒引发的各项病症如果能被治疗的话,顾禹不仅能好受点,也能多活一些时日,虽然下一次毒发,所有的治疗都会白费,但好过不治,等着被毒侵犯得更重不是?

    路晓华就是这么想的,才一直给顾禹喝灵水调养他的身体,想让他更好的对抗下一次毒发。

    可谁想到,他这次毒发作得这么厉害...说到底还是王员外这一干人害的,否则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来,好好养着的顾禹不会这么快毒发,也不会这么严重!

    越想越气,路晓华狠狠地锤了下桌子。

    武宁见状,以为她着急顾禹的病,忙道:“路姐,你先别急,好大夫很多,如果胡婶不行,我们就去找别的大夫,我以前听我爹提过,说有个神医,医术非常好,人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能治好。”

    路晓华一听,也来了兴趣:“哪个神医,在哪呢?”

    “我只知道姓舞,在京都出现过,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路晓华又蔫了下来,只怕顾禹的身体,根本撑不到去京都,更别说去了还不一定找得到人。

    “路姐?你...你还好吧?”

    路晓华打起精神,将武宁担心的样子,调笑道:“哟,咱小宁也会安慰人了啊?”

    武宁马上“切”了一声表示不屑:“我那是担心顾哥,也怕你太蠢,照顾个人把自己也照顾得病倒。”

    路晓华不说话,只笑着望着他,武宁自己脸涨红起来,气呼呼地:“我去看看娘和胡婶。”然后他转头就跑。

    他一走,路晓华脸上的笑就挂不住地垂了下来,随后又逼自己振作地拍拍脸,起身去做晚饭。

    她不能倒下,她要倒下了顾禹怎么办。

    结果她刚下锅,就听到胡婶的喊声,她边擦着手边往外走,看到胡婶跟武婶,带着武宁,自己打开院门进来了。

    胡婶看到她的一眼就是责怪:“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这么大事也不知道说一声?就算什么大病我医不了,好歹多个人给你多把手不是?你别忘了你肚子还揣着一个呢,要不是小宁告诉我,我们都不知道,你说说你……”

    路晓华愣愣地看着她们。

    “顾禹呢?在里面吗?”

    胡婶嘴里问着,人已经往屋里走了,武婶则来到路晓华身边,安慰两句,陪着路晓华也进了屋。

    屋里,看见顾禹的胡婶已经在给顾禹把脉了,周河的事给了胡婶信心,但更多的是顾禹的情况一看就很不对劲,胡婶摒弃心中多年的顾虑,只想先知道顾禹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救能不能救都是后面的事。

    胡婶专注着指尖的脉搏上,面色越来越凝重,最后更是难以言说的...像是震惊、不敢置信。

    哪怕知道胡婶救不了,可路晓华还是带着期望地屏息等着,她眼见着胡婶面容难看地放下手,心里也跟着咯噔一声,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还是心慌纠结,忐忑紧张地问:“胡、胡婶,怎么样啊?”

    武婶搂着路晓华的肩膀,安慰她的同时也看着胡婶,等着她的结果。

    胡婶张口就是:“他怎么全身都是病!”

    路晓华咬住了下唇。

    胡婶似也不知道怎么说,那句话爆出来后,琢磨了很久才道:“他现在肝肺心脏胃都有一定的问题...他这不是摔伤吧?”

    不用路晓华想借口回答,她又往下说:“他现在跟瓷娃娃差不多,就算想给他用药,都怕跟其他的冲突...唯一好的一点,是他身体这么糟糕了,却还带着生机,这是人体最重要的,有这一点生机就有无限的可能。”

    但也只是可能,且只是拖延时间罢了,因为治不好还是得死,可胡婶看路晓华那惨然的模样,不好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路晓华怔怔地站在那,武婶捏了捏她的肩膀,对胡婶道:“那就慢慢治,一个一个治,总能好起来的。”

    她给胡婶使了个眼色,胡婶也道:“是啊,慢慢来,我先开个温和的药方,咱一点点治。刚听你说,他还能坐起来跟你聊天说话,思路清晰得很,这就是好的,说明他没那么糟。”

    这话是真的,按理说,以顾禹现在的身体情况,他该是坐不起来,也说不了什么话的,可路晓华的描述里,顾禹除了没力气下床,面色实在不好,睡的比清醒时多外,真的是比她以为的要好很多。

    大概就是意志力和那较为旺盛的生命力的缘故?

    路晓华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的点点头:“谢谢胡婶。”

    “跟我说什么谢啊。”

    家里早就买了纸笔,胡婶写了个药方,让路晓华到城里抓药,因为药方上一些药,胡婶这里也没有。

    “好,好,我马上去抓。”路晓华将药方仔细地折好放进怀里,贴着自己胸口的位置。

    “让小宁去吧。”武婶按着路晓华,生怕她真的冲动之下现在就跑出去,“他不是得回店里上工嘛,让他给你带吧。”

    “没事,我也是要去店里看看的。”路晓华随便扯了个借口,她确实要去一趟县城,只不过不是为了一段香。

    有胡婶和武婶在,确实让路晓华空出点手来。

    她做好晚饭,将睡了一天的顾禹喊醒,喂他吃了晚饭,然后委婉地告诉他,自己要去城里给他买药。

    “现在?”顾禹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天都黑下来了,“等你到了,药铺怕是关门了。”

    “没事,再把他们喊起来就行,晚也晚不到哪去。”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