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像个娘们

      路晓华倒不是事事都要参与,明明现在一堆事资金也缺,还要搞事...而是她让常青寨做物流,是看重最后组建的信息网,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在物流上占一席之地。

    其次是,她得赶紧建房子了。

    救出来的那些孩子正在寻找他们的家人,可并不是都能顺利找到,特别是那三个少女,估计跟柳星墨一样没办法回去了,但也不能总让他们待在常青寨上,加上田地还要再买再扩建,还不如跟她的房子一起建造一个大庄园,这可需要不少钱的。

    路晓华算了算,她现在身上只剩下二百两...头疼得很。

    在她加加减减算着可用的银两时,一名员工进来喊她,说家里有事,让她赶紧回去。

    不得不说一下,这个工匠工厂,也请了不少两个村子里的村民,如今,大半村民都有事做,对生活更加期盼起来,对路晓华也就更和气。

    他们在知道顾禹病重,不少人给路晓华送了鸡蛋鸭蛋母鸡等等,他们觉得可以补身体的东西,哪怕这些路晓华自己都有了,还有人缝制了些婴儿出生需要用到的小衣服小鞋子,给路晓华送来。

    如此一来,大家跟路晓华的来往就多了,让路晓华真正体验了一把田园生活的乐趣,就一群女人坐在那喝茶聊八卦,将整个村的人都八了遍...说真的,偶尔来一次,还挺有意思的。

    路晓华挺喜欢现在这种相对和谐的氛围。

    听到家里有事,路晓华跟两位大叔说了一声就赶回去了。

    她刚到家门口,就听到一点黑在叫,叫声不是很惨烈,有点威吓的意思,想来是家里来陌生人了。

    果然,堂屋里坐了三个人,替躺床上的顾禹招待客人的,是伪装成被聘请来照顾顾禹的荆一,另外两个有点眼熟,路晓华想了下才想起是江堡主身边的人。

    “顾夫人!”

    两人看到路晓华立马站起身来行礼。

    “二位壮士快请坐...不知今日来,是江堡主那边有什么事吗?”

    那两人看了一眼荆一,在他们眼里,荆一只是被雇佣的外人,或许老实,但谁知道会不会被人套出话去,当然要避着点。

    路晓华跟着看了眼荆一,不得不说荆一伪装得太好,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的憨厚的老大爷,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威胁性,路晓华初见荆一时感受到的那些血腥气,被他收敛得干干净净。

    她很配合地对荆一说:“尹大爷,我一会要做饭,麻烦您先去帮我烧个火。”

    “好的夫人。”

    荆一一走,路晓华就望向那二人:“我相公在里头休息,就算听到了也无妨,二位壮士,有话请讲。”

    “我们堡主捉到了来刺杀王员外的杀手,您要去见见吗?”

    路晓华眨了下眼。

    之所以会在开审前放出风声,找到了孩子,孩子还能开口指证,并且有王员外的画押,这些都只是为了让幕后的人以为王员外出卖了他们,为防止王员外泄露更多,肯定会派人来灭口。

    王员外早被江堡主里外包围,对方要杀王员外的话,必定要动用不少暗中的力量,甚至是早年埋伏再江堡主里的探子...所以只要对方一动,必定会留下不少线索。

    这杀手抓到就抓到了,本来就在他们的计划里的,现在特意让人来喊她,难道是审出了什么关于她的事?

    但路晓华没有马上回复他们,而是说:“我得去跟我丈夫说一声,若他同意的话,我现在就跟你们走一趟,二位稍等。”

    然后她真的将两人留在堂屋,自己进了卧房里,还关上了卧房跟堂屋的门。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家堡主自然早就调查过路晓华的情况,知道她丈夫顾禹是个病秧子,最近还病重在床。

    而路晓华,有能力开店开工厂,生意越做越好,也能对上他们家堡主还侃侃而谈,帮着找到那些孩子,还帮着出谋划策,甚至提供了不少张县令、王员外和庞九等人的罪证。

    这样的女人,在他们心里已经定下了强人的标签,理所当然的以为,在这家里,她就是说一不二的主,只是因为情义还照顾着她相公...毕竟这病秧子相公,也是她当初什么都没有时,被逼着嫁的。

    可谁知道,有急事出个门,还得征求她相公的意见?且听她提到她相公时的语气,没有任何的不耐或敷衍,是真的认为得她相公同意她才会出门。

    这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同时他们也挺好奇,是什么样的男子,病成这样了,还能“震慑”得住虽外表柔弱,内心强势的妻子?

    卧房里,耳力好得能将刚才堂屋里的话全听个清楚的顾禹,一看路晓华进来,就直接问:“你想去?”

    “嗯,”路晓华走到床边坐下,看顾禹正自己跟自己玩跳棋,就捣乱地去拨乱珠子,“江志虎既然特意让人来请我,估计不是跟我有关,就是跟顾家有关。”

    要牵扯上顾家,江堡主肯定会想到她相公就是顾家大少爷,那么会来找她很正常,这点,其实她跟顾禹早料到了。

    路晓华许久没等到顾禹回答,便抬头一瞧...顾禹面无表情地盯着跳珠,可她就是能感受到他此刻心情很不好。

    不是因为她动了跳珠。

    “相公,你不想我去?”她疑惑道,他们之前提过此事,应该都能预料到现在的,他在气什么?

    “无事,你想去便去,这是正事。”顾禹淡淡地说着,将她拨乱的珠子拨回了原位,一个不差。

    他盯着棋盘,似乎在考虑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忽然一双手伸了过来,捧着了他的脸,随即,手的主人的脸也凑了过来,鼻子都快碰到他鼻子了,然后歪着头看着他。

    “这是做甚?”他问。

    她轻哼道:“相公,你不乖哦。”

    他似不解地回视着她。

    “你到底为什么生气?”她故作凶恶地皱起鼻子,“藏藏捏捏的像个娘们。”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