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两人的晚餐

      路晓华自己猜到了后面的事:“那后来肯定是缠着你不让你回来了。”

    “嗯,娘子聪明。”

    路晓华白顾禹一眼,拍她马屁没用:“那你怎么回的?”

    “装醉,再溜回来的。”顾禹低下头,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为夫怎能让娘子独守空房。”

    “这有什么,”路晓华死鸭嘴嘴硬,“你不回来才好呢,这么大的床我一个人,爱怎么翻都行。”

    顾禹叹气,没有揭穿她的谎言,而是说:“是为夫,没有娘子在身边无法入睡,娘子可怜可怜为夫,收留一晚可好?”

    路晓华拿乔地假装想了想:“那...行吧,我是看你可怜啊。”

    “是,娘子最是心善,为夫谢谢娘子。”

    听他这么一本正经地夸,路晓华不太好意思地又打他一下:“睡觉睡觉,困死了被你给吵醒。”

    “是,为夫的错,来,为夫伺候娘子就寝。”他扶着她的腰背,让她平缓地躺下。

    路晓华向来对他这种用严肃正经的语气,说着不着边撩拨她的话抵挡不住,没忍住噗噗地笑了,但很快又赶紧收起来,大声哼一声表示自己还很不满,并没有原谅他。

    明知道护卫可能会不说实话,还让护卫传话,摆明了要让她心酸一下是不是?

    对于这点,顾禹确实有点冤枉,他当时若不让护卫传话,怕是更奇怪,他想着他去去就回,所以给暗中的人手下达的指令是“护好夫人便可”,有什么事,等他回去再亲自跟夫人解释。

    没想到还是拖了点时间,让他娘子等久了一点。

    顾禹在路晓华身边躺下,不管她气不气,硬挨了过去,强硬地把她搂到怀中:“为夫错了,下次改进。”

    都是第一次爱人,他也在摸索着要怎么对一个人好,要怎么爱她,到头来还是忽略了她的心情,确实是他不该,他改进。

    路晓华嘴里还是哼哼,可自个也顺势地窝在了他怀里,因为肚子的原因,依旧是侧背对着他,由他支撑着她的背可以靠着,比较不会腰酸。

    她正要说什么,忽然一声“咕噜噜”的声响,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也打断了路晓华要说的话,本来“气势凌人”的她立马就蔫了,心虚得恨不得给顾禹塞上耳塞,让他什么都没听见。

    果然,她听到顾禹不太“友好”的声音:“晚上,没吃?”

    路晓华很想“呵呵”两声应付过去,但这招对顾禹是不管用的:“不是,我吃了,就是胃口不好吃得少了点...真的,晚上我还下厨了,怎么会没吃呢。”

    “娘子,你可是答应过为夫的。”彼此都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对方担心,她却没有做到,这让顾禹很生气。

    他这次语气里的严肃是真严肃。

    一听他话语变得冷漠,路晓华也慌:“我真的有吃,真的,我就是...就是心里堵得慌,有点想吐,吃不下去...你要我硬塞下去吗?”说到最后那句时,她很委屈,刚收回去的眼泪又冒头了。

    她最近怎么那么爱哭!

    顾禹顿了下,随即将她搂进:“是为夫不好。”

    没有在她身边照顾她的是他,孕娘本身就容易有各种问题,心情更是容易上下起伏,是他没有事先考虑周全,让她难过了...他刚生气只是不愿看到她有任何的不舒服,他更气的是自己。

    路晓华摇摇头,却不太想说话。

    顾禹轻叹,随后放开她坐起身来,路晓华忙抓住他:“去哪?”

    “给我家娘子弄吃的。”他语气已经恢复了往常,路晓华就放心了,放开他的衣服,略喜滋滋地躺床上等着。

    但顾禹却心情沉重。

    因为他看到了桌上的菜。

    黑夜阻止不了他的视线,即便也没到将每道菜都看得清楚的地步,他也看到了满桌的盘子,盘子上都是些他喜欢吃的菜,只是这会,全都凉透了。

    桌上还放着两幅碗筷,两幅碗筷都摆得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没人碰过,路晓华跟他说吃过一点,应该是骗他的,可他此时哪里还怪得了她。

    他仿佛看到她坐在那个位置上,等着他,等着他...

    “相公?”路晓华见他站了半天没动,奇怪地唤了一声。

    “无事,想了点事。”顾禹语气正常地说着,然后走到桌前,选了三道她也比较喜欢吃的菜,再次窗户钻了出去,想偷偷到灶房去热下菜。

    做可能不会做,热菜还是会的。

    路晓华看他跳窗出去,觉得好笑,明明是他们自己租的房子,却连正大光明去厨房热个菜都不行,正门都没得走,可怜啊,他们夫妻俩真可怜。

    顾禹手脚很快,在路晓华频频打呵欠,快撑不住想睡的时候,他带着他的菜回来了。

    将热过的菜放在最前面的位置,顾禹便将路晓华抱过来坐下,还拿了披风给她披上,生怕她着凉。

    “来,快吃吧。”路晓华手里被塞了筷子,瞪着眼前的菜...虽然她适应黑夜后,也能看到不少东西,可还没到能摸黑吃饭的地步啊。

    “点了烛火,定会被发觉到,我们先将就着吃点。”

    路晓华扁着嘴:“可我都看不到。”

    随后,她再次被顾禹当娃娃一样抱了起来,是整个抬起来的那种,然后他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她则被他放在他腿上坐着。

    再之后,她的筷子被拿了回去,他两只手圈着她,一手拿筷子一手拿碗,碗里的饭也是他热的,然后他就跟喂孩子吃饭一样,一口饭一口菜的喂到她嘴里。

    路晓华不用看,不用动手,只要张嘴就行。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动了动:“你不吃吗?”

    “娘子吃了为夫再吃,不急。”

    路晓华张嘴吃进一口米饭,含糊地说:“可一会菜又要凉了。”

    “不会。”

    路晓华又动了动:“我很重的现在,会不会把你的腿压塌了?”

    顾禹似有些无奈地放下双手搁在桌上:“娘子,你再重一倍,也不会压塌为夫,倒是娘子再这么动下去,为夫就不敢保证,这顿饭你还能吃完了。”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