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一文钱都不准带走

      冬菊不死心:“管家,您说那位指的是?”

    “自然是你身后房里的那位。”

    “管家,您老糊涂了吗?”冬菊心里很慌,面上却不得不撑出一副愤怒的样子,“这可是小姐,您直称‘那位’是不是过分了,再怎样,她是小姐你是仆!”

    “只要是牧家的主子,那就是我的主子,我确实是牧家人的仆人没错。”老管家说话铿锵有力,如果说现在冬菊的愤怒是强撑出来的,那他的愤怒就是实打实的。

    “那你...”

    “可里头那位,并不是真正的牧家小姐!”

    冬菊一愣:“难道我刚认错了,有人冒充了咱们的小姐?”

    “你是错了,我们都错了,”老管家刚刚听到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到现在都不能平复,道,“冬菊,你让开吧!”

    “不,我不会让你们这么对小姐的。”冬菊仍旧选择挡在门前。

    她倒不一定那么忠诚,其实她现在心里很慌,她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老管家都出面了,就表示这真是元帅和夫人同意的,连爹娘都放弃了女儿,可不是好兆头。

    而是她知道,她在牧府能有那么高的地位,是因为小姐的存在,她得先保下小姐,等夫人他们“冷静”下来,或许还有机会,毕竟哪有真不要子女的爹娘啊!

    老管家毕竟把牧嘉涵当主子那么久,他还是想用温和点的方式请人离开,并不想太激进。

    可牧嘉泽已经不想再耽搁下去了,他按住了老管家的肩膀,回头一看,身后围了不少仆人过来。

    早在老管家来的时候,他就让之前的婢女,把当前在府里的护卫、仆人都喊过来。

    这会,人也都到齐了。

    牧嘉泽扫视了一眼众人,直言道:“从今天开始,牧嘉涵就不再是牧家小姐,她甚至不姓牧,不过是一个盗贼,冒名顶替了不属于她的身份,享受了不属于她的人生,现在,虽还不能真正的各归各位,至少,也不能让一个盗贼继续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连牧嘉天都颇为意外地看着他大哥,他没想到大哥会这么绝,这话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口,还宣称牧嘉涵是盗贼,这等于断了牧嘉涵再回牧家的后路,明明白白地将牧嘉涵钉在了耻辱柱上。

    牧嘉涵害得大哥大嫂成为世仇,大哥最后也选择了隐忍,自己离开了牧家,没想到今日会这么果断绝情....只是因为知道了牧嘉涵不是真正的妹妹?牧嘉天觉得没那么简单。

    “大少爷,这...”老管家有一丝丝的不忍,“是不是太过了?”

    “过?”被家人以为稳重且厚道的牧嘉泽冷然地扯起嘴角,“还有更过的。”

    他转向几个护卫:“将里面的人抓出来,直接丢出去,以后,牧府的大门,谁敢让她进来,就一并论处发卖!”

    这话一出,大家都暗暗倒吸口气。

    大伙不一定有救牧嘉涵的心思,但如果牧嘉涵要回来,拿出她近二十年在府中累积的威信,仆人可能还会因为害怕而帮忙,但牧嘉泽的这一番话,估计就没人敢犯了。

    更何况,牧嘉涵在牧家的人缘并不好,大家敬她听她的,不过是害怕她而已。

    “你们,”牧嘉泽冷然而威严地盯着那几个护卫,“还愣着做什么?”

    几个护卫赶紧行动起来。

    牧嘉泽是领兵打仗过的,他的令一下,这些受过训练才得以在元帅府做护卫的人,根本不敢反抗,可以说本能地就开始执行命令。

    他们没什么难度就推开了冬菊,直接撞门进去。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那可是小姐的闺房啊!”冬菊大叫,这么多男的闯进小姐房间里,以后还有谁敢娶小姐啊?

    等冬菊从地上爬起来,想进房间帮忙时,牧嘉涵已经被护卫们压着出来了。

    “不要,放开我,大哥,二哥,我也做了你们这么多年的妹妹,你们就真那么绝情吗,离开了家里,你们让我去哪,让我怎么办,你们一定要逼死我才甘心吗,我就这么罪大恶极吗?要说起来,这事错的是你们,当时我也是婴儿啊,我懂什么,是你们,是爹娘没有把我认出来,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怎么办……”

    牧嘉涵哭得很凄惨,她的话似乎也没错,至少在刚知道她不是牧家小姐的老管家听来,觉得这身份互换的事,好像也怪不到她身上。

    至于杀母的事,在蝠龙卫所已经说好了不往外公布,如今自然也无法用此来打破她可怜的嘴脸。

    “大少爷...”

    牧嘉泽举起手阻止了老管家想说的话,他缓步走到牧嘉涵跟前:“觉得我狠?”

    牧嘉涵哭红的眼睛看着他,她虽极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委屈可怜,可眸中深处还是有没有隐藏著的恨意流露出来。

    “我还有更狠的。”牧嘉泽站直了身,道,“搜仔细了,除了几件衣服,其他的一概不能带走,包括银钱。”

    牧嘉涵大惊:“牧嘉泽,你是真要逼死我?你凭什么一文钱都不给我?”

    “为什么给你,家里的这些钱财,有哪一文是你赚的,有一样是属于你的?”牧嘉泽背过身去,“丢出去吧,别在这里碍眼。”

    “牧嘉泽!牧嘉泽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牧嘉涵被拖着走,向来在牧府里耀武扬威的人,今儿狼狈又丢人地被人拖出了牧府,对骄傲的牧嘉涵来说,真的是最大的折磨了。

    冬菊倒试图阻止,可当牧嘉泽说,她再多动一下就跟着一起滚,她见大少爷来真的也怕了,不敢再动。

    等人都散去,牧嘉天凑到大哥身边:“哥,你这次怎么...这么狠?”

    居然真的一文钱都不给她,这大小姐怕是真要沦为乞丐了吧。

    “你知道,路小华当初嫁给伏倾寒,是什么情况吗?”牧嘉泽却忽然赚了个好似不相干的话题。

    牧嘉天懵懵地问:“什么情况?”

    “她当时,也是身无分文...”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