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曲嫔

      拥护太子的那几人喊得还挺凶的,荣亲王顺应他们之意,让屋里的禁卫赶紧先将路晓华抓起来,说她估计是想拖延时间逃跑。

    伏倾寒一身肃杀之气,挡在路晓华身前,虽然没说话,可行动上已经表明了,谁敢碰她,就得从他身上踏过。

    让其他人意外的是,牧元帅也很激进,怒吼一声让禁卫退下,敢在没弄清楚事情前就抓人,是以为他现在提不动刀了吗?

    有这两个男人在,除非太子喊来外头守着的侍卫和禁卫,否则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可偏偏,这两个男的都不是现在的太子想拉下马就拉下马的。

    为何他要迂回地先对路晓华动手,而不是直接将屎盆子扣伏倾寒头上?直接说伏倾寒自己进正龙殿下毒,总比他还特意带路晓华进去更有说服力。

    因为,谁也不知道蝠龙卫的指挥使暗藏了多少力量,他们以前只听从皇上的,特别是指挥使,人家的官职甚至不输给老丞相,要逼急了调动暗中的力量来个鱼死网破...太子可不敢赌。

    所以才想折中地先拿下路晓华,让伏倾寒不要轻举妄动,一切还有的谈。

    至于牧元帅,那更不用说了,战场上的战神,得罪他就等于得罪军方,如今他国虎视眈眈,太子还真不敢轻易对元帅动刀,否则,他就算真坐上皇位,敌国打来了,却因为牧元帅的原因少了很多可以打仗的...不,太子不敢赌。

    所以在这两人强势想要阻挠下,太子也不想跟他们硬来,他阻止了禁卫,也摆手让大家不要再吵,随后看向路晓华,居然还能闲聊一样问道:“本宫没有理由这么做,哪怕是江御医,也一直找不到治疗父皇的办法,若本宫真那么在乎那个位置,完全只要耐心地等一等,何必这么急切?”

    “您当然要急,皇上的体征一直很稳定,虽然没法醒过来,却也不会轻易就死,除了景王,还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皇子和皇族国亲,随时可能发生变动。”

    路晓华对当前的情形一点不惧,面对太子的威压也侃侃而谈,将她所有的猜测一一讲明:“还有,我丈夫身为蝠龙卫的指挥使,一直帮皇上做了太多连你们都不知道的事,在他身上随时可能出现变故,您怎么可能任由着他在外,不受您任何掌控?现在,既能加速皇上的死亡,又能借用我拿捏住蝠龙卫指挥使,岂不是一举两得?”

    太子笑了笑:“即便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可这样做对本宫来说还是太冒险了,在局势最有利于本宫的情况下,本宫没必要急着这么做,你看,还给了你们质疑本宫的机会,多不划算。”

    路晓华也笑:“要是正常情况下,您确实不会选择冒这个陷,想来,最能忍的荣亲王,也定会规劝您。”

    她这话,摆明了将荣亲王跟太子完全的绑在了一起,哪怕在此之前大家都清楚明白,可也只是心里明白,不会这么说出来,可路晓华这么一说,就是不给这两人解绑的机会了。

    路晓华不等荣亲王发火,马上接着说:“可荣亲王还是任由太子这么做了,我想,估计是发生了什么迫在眉睫的事,让太子不得不这么谋划,哪怕这计划漏洞百出。”

    伏倾寒非常配合:“皇上昏迷前,曾派我秘密调查一件事,因为过于私密,且关乎皇族尊严脸面,连蝠龙卫都不知道,除了我,和我的几个亲信。”

    大家对伏倾寒突然说这事有些不明白,机敏如牧元帅几人则意识到,皇上要他调查的事很可能跟太子有关,特别是在伏倾寒这么说时,太子的面皮明显紧绷了起来。

    牧元帅也非常配合地搭词:“那现在可以说了?皇上让你调查了什么?”

    有大臣在太子的暗示下试着开口:“这种时候,哪有时间管其他的,还是先将...”

    牧元帅和伏倾寒同时瞥一眼过去,成功让那个大臣闭上了嘴。

    伏倾寒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皇上要我调查当年曲嫔的真正死因。”

    曲嫔?

    听到这个称呼,几乎所有人都是愣怔的,脑子里也是模糊的,想不起来这么一号人物...后宫里有这么一位嫔妃吗?

    “有的,二十多年前,一位在宫里不上不下的嫔妃,不是很受宠,但偶尔也能被皇上记起的这么一位嫔妃。”就是很普通,如很多在后宫里,虽然开了花,却因为不是什么名贵花种而不被人记住的这样一位存在。

    “那她...”

    “当年生产时,不幸难产,母子皆亡。”

    听到普及,很多人还是没想起来这位嫔妃是谁,而且:“所以呢,皇上调查一个二十多年前就死了的嫔妃为何而死?这是做什么呀?”

    皇上吃饱了没事干,还是突然纪念起了这么为短暂陪过自己的妃子?

    伏倾寒往下说:“有件事,你们可能会觉得过于巧合,曲嫔生产的时间跟元后生产是同一天,也就是,太子出生那天。”

    太子喉咙滑动,面部尽量轻松:“哦?本宫倒没关注过这种小事。”

    路晓华哼笑:“当时元后的嫡长子出生,同时,另一名皇子夭折,这并不是小事吧?”

    太子目光阴恻恻地看向路晓华。

    路晓华却没什么感觉一样,还疑惑地问:“其实我也很好奇,虽然这位曲嫔可能没什么存在感,可她跟元后差不多时间生产,还难产死了,不应该是会被人轻易遗忘的吧,可我刚看大家,几乎没人记得她,可真有意思。”

    这点不说不知道,说出来后大家确实觉得有点奇怪,就好像有人特意要抹去这位曲嫔存在的痕迹,让她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

    荣亲王道:“你们说这些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想说太子的出生夺走了另一名皇子的生命吗,简直荒谬,而且,这跟现在的事又有什么关系?”

    伏倾寒看了他一眼,不受影响地说:“根据我的调查,曲嫔生前,伺候她的宫女太监,表面上被派去了别的宫里伺候新的主子,可实际上,他们全都失踪了。”

    喜欢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请大家收藏:()娘子好霸气:我的病娇夫君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