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9章 ?不许你金盆洗手(求月票)

笑傲不群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第0209章 ?不许你金盆洗手(求月票)

      丛不弃也有些愕然,看了眼一众趾高气扬的嵩山派弟子,轻轻笑了笑,并没有吱声。
    林易华哼了一声,看向嵩山派弟子的眼神变冷,令狐易冲眼中出现危险的目光,左手扶了扶插在腰间的长剑,仰头一口喝下杯中之酒。
    林易之气得满脸通红,紧紧抓住一双拳头,青筋都冒了起来,岳易华和陆易有都目现惊讶,相互看了一眼,又看看旁边桌子的师叔和师兄,见大家都没出声,忙伸手拍拍林易之,让他别动气。
    高易明和梁易发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站在了三个小师弟一桌边上,抱着手臂,冷冷看着嵩山派一干人等。
    堂下江湖豪杰都鼓噪起来,眼神不善地看着嵩山派众人。
    刘正风怒哼一声,朗声道:“各位朋友,也都看到了,嵩山派如此威胁于我,我若屈服,岂不让人笑话,今天这金盆洗手还真就洗定了。”
    说完再次向金盆走去。
    史登达伸手拦住,说道:“刘师叔且深思!”
    刘正风并不停步,右手一伸,五指成爪,突然抓向史登达门面。
    史登达早有准备,猛地深吸一口气,双膝微微弯曲,右掌一竖,高高扬起,一掌劈了下去,竟欲以刘正风正面硬憾。
    眼看史登达一掌就要劈到,刘正风右手一转,避过史登达掌锋,拿向史登达右手腕。
    史登达哼了一声,五指收回,一拳正正轰了下去。
    刘正风感觉史登达的拳风威力,知道拿他不住,五指一张,拍了过去。
    “噗”
    一阵沉闷的响声炸开,劲力四溢,把四周的酒桌上的碗碟都震得掉落不少。
    史登达脸色一青,一股巨力临身,按捺不住身体,蹬蹬蹬连退了五六步。
    刘正风想不到这个嵩山派弟子的武功如此不凡,居然没把他击倒,正要上前,左右两个嵩山派弟子抢出,四只手掌呼啸着拍向刘正风。
    刘正风身体左右一晃,双手闪电般击出,破开两人掌法,拿住了两人手腕,顺手一抡,向史登达砸了过去。
    史登达刚顺过气来,两个师弟就砸了过来,忙伸手去接,刘正风轻轻一跃,跟着抡出的两人,来到史登达身前,右手一探,抓向史登达。
    负责看住刘家后院的嵩山派弟子万大平,看史登达师兄有些不敌,高声叫道:“刘师叔,你再向前一步,我可把你这公子杀了。”
    刘正风脚下一顿,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万大平,冷冷道:“天下英雄尽在堂下,我看你嵩山派,如何杀我儿!”
    林易之家之前被青城派欺凌,得师们相助才得以保全,特别看不过这种逞强凌弱,此刻再也忍耐不住,跳了出去,手指着那万大平道:“你敢动刘师弟一根毫毛,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挫骨扬灰。”
    万大平看了林易之一眼,见他是华山弟子,哼了一声,刚要喝骂,高易明慢慢踱了过去,站在林易之身边,也不说话,冷冷看着万大平。
    刘正风环视一周,向林易之点点头,突然身形一闪,跃到大堂中央的金盆边,双手伸向金盆,只要洗手成功,按江湖规矩,江湖上的恩怨,就与自己无关了,事情或可挽回。
    刘正风的手还没有触到水面,突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一根银针射向金盆。
    令狐易冲突然右手一挥,手中的酒杯瞬间消失,出现在银针之前,‘叮’的清鸣一声,酒杯被银针击得粉碎,碎片合着银针落在地上。
    刘正风双手浸入水盆,轻轻洗了两下,抬头看着从屋顶跃下三人,轻笑道:“原来是嵩山派费大侠、丁大侠、陆大侠,来了本府,不在厅中喝酒,跑到屋顶日晒雨淋,却是为何?”
    费彬道:“奉左盟主之命,不许你金盆洗手!”
    刘正风接过向大年递过的毛巾,慢条细理擦拭干净水迹,道:“我已洗手完毕,以后江湖事务再与我无关,费大侠却不用再说了。”
    费彬冷冷一笑道:“左盟主未首肯,你这洗手就不算!”
    刘正风脸色一僵,想不到嵩山派丝毫不顾江湖规矩,非得拿自己说事。
    林易华突然想起经丛师叔转达掌门的话,五岳的安定团结来之不易,不能被某些人破坏,原来指的就是嵩山派,那就不能让嵩山派得逞。
    “好大威风!”
    林易华突然扬声道:“这左盟主也管得太宽了,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何况这区区联盟盟主。”
    嵩山派三个一流高手现身,场内情形一变,嵩山派气势更是高涨,其他心有不忿的人,已经有些胆寒,不想居然有人直面嵩山派,无数的牧目光都投向了华山派这两桌。
    费彬双目一寒,转头狠狠看了林易华一眼,训道:“无知小子,竟敢对左盟主无礼,丛师兄,你华山弟子一再阻挠嵩山派行事,是何道理?”
    丛不弃眼神半眯半开,轻轻一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历来都是我华山优良传统,这些小子也算没白教养,还是知道是非好歹,费师兄可不要胡乱出口伤人。”
    费彬脸上怒气一闪,张口就要说话,丁勉伸手一拦,道:“费师弟,丛师弟不知道真相,维护这刘正风,不过是被刘正风所欺骗罢了,说清楚就好,相信丛师弟还是分得清是非黑白的。”
    华山派实力虽不如昔日,但依旧不可小觑,丁勉不想节外生枝,先解决了刘正风再说其他。
    丛不弃笑道:“这是非黑白,我华山派自然分得清楚,嗯,像这种掳人家人之事,就肯定不是白的。”
    下面的江湖人士都哈哈笑了起来,这种五岳剑派内部打架的事,寻常时间可见不到。
    刘正风拱手道:“谢丛师兄为师弟说句公道话。”
    丛不弃笑道:“刘师弟不必客气,我华山派可做不出吃着人家的酒菜,却对人家的不幸视而不见。”
    天门等人均感脸上无光,目光不善看着丁勉等人。
    丁勉左右看了看,对刘正风道:“左盟主不许你金盆洗手,是要查清你勾结魔教之事。”
    场中之人均一怔,刘正风勾结魔教?
    这是疯了吗?
    好好的衡山派长老高手不做,偏要去做人人喊打的魔教教徒。
    刘正风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笑道:“丁师兄这话说的可笑,我勾结魔教干嘛?他是要送我万贯家财,还是要把这魔教教主之位让我?”
    丁勉厉声喝道:“你说,你认不认识曲洋?”声音之内蕴含内力,震得整个大厅嗡嗡作响。
    厅内外顿时一片寂静,数百双眼睛不由自主看向刘正风,只见刘正风神情木然,坐到大厅中央椅子,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下。
    “哪来的野狗乱吠乱叫,扰人清静,喝酒都不自在!”
    丁勉猛的转身,肥胖的脸庞抽动几下,眼睛眯成一条缝,恶狠狠盯着令狐易冲。
    这令狐易冲不知何时,手中又拿了一只酒杯,眼睛看着杯中之酒,叹了一口气,头一仰,把酒喝完,一副陶醉的样子。
    刘正风怔了怔,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楞楞看着华山派那两桌人。
    丁勉是嵩山派有数的高手,十三太保之首,位高权重,在江湖中大名鼎鼎,何曾有人敢如此轻视他,不想今日被人骂成狗,虽说没有点名道姓,但人人都知道是指他,如何能忍?
    丁勉慢慢转头看向丛不弃,寒声道:“丛师弟,这你怎么说?”
    天门等也不满看着丛不弃,后辈弟子说这话,可真是无法无天了。
    那想丛不弃呵呵一笑,转头斥道:“喝了两杯马尿,就昏头昏脑了,还不快向丁师叔赔罪!”
    令狐易冲斜着眼呵呵笑:“师叔……呵呵……”
    丛不弃转头看着堂中一干人等,笑道:“丁师弟,你看,这小子马尿是喝多了,有些不太清醒,莫怪!莫怪!”

第0209章 ?不许你金盆洗手(求月票)

- 言情海 https://www.yanqinghai.com